首页 > 古代 > 

何必如今岁岁寒

何必如今岁岁寒

何必如今岁岁寒

来源:麦子云 作者:生何往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18 17:04:55

抖音热文沈洵风苏拂《何必如今岁岁寒》小说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试读:沈洵风的眼中满是怒意,他冷笑一声:“明日,我便要娶瑾毓进门,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别给我惹出麻烦,否则,你诚郡王府最后一条人命,也不在了!”我被他甩在地上,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大喊:“沈洵风,我恨你!我恨你!”鸡鸣声响,今日便是沈洵风迎娶林瑾毓的大喜之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看着他,一眼不眨,生怕错过他一丝反应。

“你什么意思。”沈洵风的眸色微暗,里面是我看不明白的情绪。

我将那张丝帕放在了他面前,紧盯着的他的双眼:“是林瑾毓,她就是杀害我哥的凶手!”

空气一瞬间沉寂,我甚至能感受到从沈洵风身上迸发出的冷意。

他……不相信吗?

我心中一慌,急着想跟他解释。

我上前揪住他的衣袖:“父亲走之前同我说,这张手帕的主人,便是杀害我哥的凶手!”

“前些日子,我在林瑾毓那儿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手帕,她也亲口承认了,这手帕只有她有!”

“沈洵风,她就是杀害我哥的凶手,你要为我哥报仇!”

我满怀希冀的看着沈洵风,默默乞求着他相信我!

可我等来的,是我的手被他一把拂开。

是那张手帕在火苗中忽地燃烧殆尽……

“郡主,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

我看着沈洵风冷诮的眼神,整个人僵硬的坐在原地。

“那又怎么样呢?”

沈洵风声音像是魔咒一样在我脑中不断重复着。

“你……在说什么?”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沈洵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洵风的唇角一勾,看着桌上丝帕的灰烬道:“没想到诚郡王还留了这么一手,叫你知道了真相。不过没关系,现在,不会有人知道了。”

我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同床共枕了五年的男人,明明刻进心底的脸,却突然那么陌生。

他知道,他竟然一直都知道!

这些年来,他一直隐瞒凶手的身份,还为了我的仇人打掉我的孩子!

现在更是要和她成亲!

只因为林瑾毓是他爱的女人么?!

我既心寒又愤怒。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沈洵风,我哥对你有救命之恩啊!你忘恩负义……”

“别再拿你哥说事!”

他猛地钳住了我的下颚。

陡然拉近的距离让我看清他眼中所有的情绪,也在刹那间被冻的浑身战栗。

“如果不是他以权势相逼,我怎么会娶你!”

沈洵风的眼中满是怒意,他冷笑一声:“明日,我便要娶瑾毓进门,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别给我惹出麻烦,否则,你诚郡王府最后一条人命,也不在了!”

我被他甩在地上,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大喊:“沈洵风,我恨你!我恨你!”

……

鸡鸣声响,今日便是沈洵风迎娶林瑾毓的大喜之日。

我呆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苍白憔悴的脸,骤然失笑。

看啊,苏拂。

你爱了多年的男人,终于要迎娶他的心上人了,你怎能不送份大礼?

走出屋子,耀目的阳光晒在身上,我却只感到彻骨的冰寒。

这身郡主宫服从五年前嫁给沈洵风起,我便再未穿过。

院中的喧闹声绵延不绝,鲜艳的大红遍布各个角落。

八抬大轿,正门入府。

他把她当做明媒正娶的正妻。

宾客恭贺的话语不断在耳边响起,正堂里宾礼喊道:“夫妻对拜”

我怔站在堂外,心底的痛犹如千万柄刀狠狠扎入。

林瑾毓是他的妻?!

那我是什么?

我紧咬着唇,甚至能感觉到泪珠从脸颊滑落。

我猛地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怀中哥哥的牌位,才找回了一丝勇气。

迎着满堂宾客或诧异,或兴味,或讥嘲的眼神,我踏了进去。

“本郡主还活着,她算什么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