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柳小七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19 11:11:13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小说简介:21世纪天才鬼医顾清离,一朝穿越下堂妃,左手医术惊异世,右手银针乱九州。 她是世人厌弃的懦弱棋子,人人可欺她,负她,伤她,辱她! 她是惊世风华的天才鬼医,人人皆羡她,求她,爱她,护她! 殊不知,一袭红衣之下,她亦是她…… 待得尘埃落定,他白衣胜雪,丰神俊逸,一手将她拥入怀,眉眼温润,“这一次,你逃不了

在线阅读

刚累得四仰八叉想躺会,就听有人敲门:“王妃,奴婢来服侍您洗漱。”

“进。”她懒懒道,这才想起自己到底是个王妃,居然还有人伺候来的。昨夜想必萧奕修雨夜追妻火气大,将这些奴婢都赶走了。

进来两个桃红衣裙的丫鬟,顾清离一愣,记忆一闪,当先的居然丞相府的陪嫁丫鬟玉梨,因原身的懦弱胆怯,连府中婢女都不将她放在眼里,这玉梨也是人前恭人后倨,成日里欺到她头上的。

后面一个面生的长得挺俊俏,道:“奴婢雨樱,是王爷派来服侍王妃的。”

顾清离想了想:“去烧点热水,本王妃要沐浴。”

很快两个婢女便备好一切,伺候顾清离去洗浴。

她踏进盥洗间,脸一沉:“谁放的水?”

玉梨道:“是奴婢。”

从前在丞相府,她对顾清离可没这么好腔调,如今来了王府大概是摸不透虚实,在雨樱面前还是装得挺温顺的。

好,让你装,别忘了当年怎么欺负原身的。

顾清离盯着她,眼中有丝丝寒气散发:“不知道浴桶里要放花瓣薰香吗?”

玉梨一愣,没想到二小姐到了王府气势也和从前不一样了,什么时候娇贵到沐浴还要花瓣薰香了!

她刚想放下脸,就看见雨樱盯着她,只得道:“奴婢初来乍到,不知道薰香的干花在哪里。”

“外头寒梅开得正好。”顾清离抬起纤手指着窗外,泛起一丝凉凉的微笑。

“记得,不要快凋谢的残花,得快些,不然这水可凉了。”

玉梨出了门就气得跺脚,这大冷的天,分明消遣她吧!回想刚才顾清离冰冷的眼神,她忽然觉得寒飕飕的,不知为何就不敢抗命了。

她慵慵懒懒地往美人榻上一卧,狭长凤目微眯起来,猫儿般性感又神秘,似乎随时带着攻击性。

雨樱恭谨地站在一旁,却见顾清离朝她勾了勾食指:“过来,帮本王妃揉揉腿,今儿在宫里跪久了乏力。”

“没吃饭吗?”顾清离的声音低柔缓慢,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压之力。

她冷眼看着雨樱,说是派来侍候她的,八成是萧奕修那腹黑安插在她身边监视她的。

雨樱目中精光一闪,但随即平静下来。

装得还挺像!顾清离从她神光外泄判断出她还是个练家子,这丫头,得好生提防。

一会玉梨回来,将花瓣撒匀,顾清离惬意地躺进去,缓缓闭目。

“水凉了,加点。”

“太烫了,想把本王妃烫熟?”

“毛手毛脚不会干活?”顾清离抄起一水瓢冷水,寒冬腊月地就从玉梨领中灌进去。

看着她哆哆嗦嗦地哭着跑出去,顾清离朝雨樱勾起一丝莫测笑容:“好生伺候,别像她一样不知高低,明白么?”

看她长眉一挑,眼神冷峻,雨樱心里也是一寒。

大清早地被人破门而入,这滋味实在不好。

顾清离恼火地从被窝里坐起来,这陌王府到底有没有规矩,昨天是陌王那混蛋亲自闯她卧室,今天又是谁?还夹着门板被踢碎的声音。

“哎哟,我说三儿,你也太用力了,把咱们王爷的新房大门都给推倒了,这可怎么是好?”

随着娇柔婉转的声音,踏入几名衣饰华丽的女子,后头跟着几名丫鬟。

什么推倒,明明是脚踢的声音好吧?

顾清离不动声色地打量她们,当先的女人弯眉杏眼,未语先笑,俏生生的脸上有个酒窝。旁边几名也是春花秋月,各擅胜场。

雨樱悄悄说了句:“都是王爷的侧妃和妾,前面是他最宠的辛子瑶。”然后退到一边。

辛子瑶道:“妾身是带几位妹妹来给王妃姐姐请安的,不想这门……哎呀,王爷真不上心,这新房也没换个结实点的门,委屈姐姐了。”

顾清离笑笑:“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回头劳烦妹妹给本王妃装扇新门,要踹十脚都不会坏的那种厚度,应该不难吧?”

辛子瑶的酒窝消失了一瞬,转脸问身边的女人:“越儿,王妃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夫人凌越儿小声道:“王妃让姐姐赔偿这门。”跟着其余几名妾侍都笑起来,似乎都在取笑顾清离。

“门不结实怎么能怪我?”辛子瑶似笑非笑,“王妃好歹是丞相府千金,怎的就这般小家子气量?

“对呀,听说王妃姐姐的陪嫁也甚是寒酸呢,嘻嘻……”

这哪是请安,分明是来踢场子?

顾清离挑了挑眉,起身下床,施施然上前,朝辛子瑶展开一丝绝美的微笑:“这位想必是王爷最宠爱的侧妃?”

辛子瑶神色有几分傲然:“知道王爷宠爱我便好,姐姐还是对我客气些,我敬你是正妃,总会给你几分颜面……”

顾清离忽然凑到她耳边低语:“别一口一个姐姐,瞧你一脸褶子,叫你姐姐我还嫌你老呢,萧奕修眼光这么差,也就跟你配一脸了!”

萧奕修嘲笑她的那口恶气终于找到了机会发泄,她心里一阵爽快。

说完那句话,她就从辛子瑶耳边退开,一脸清贵雍容的微笑:“三朝后本王妃便该回门了,到时候可得向父亲好好说起各位姐妹待本王妃的好处。”

辛子瑶从被她讽刺的惊愕中回过神,细品味她这句话,原本的一腔怒火倒强压下去大段,毕竟面前这个还是丞相家的千金,不得不忍让几分。

她并不知道顾清离这个嫡女因母亲难产而逝,从不得宠。

玉梨忽然轻轻开口:“小姐,您忘了,出阁前夫人曾经提醒过您三从四德么?既嫁从夫,这些夫家的事,再带回母家细说,恐怕有违妇德吧?”

辛子瑶的念头转得很快,陪嫁婢女都敢在顾清离这相府千金跟前放肆,可见她在顾府也是个没地位的!

玉梨这话,正是宛转地提醒了她,相府夫人早不是顾清离生母了,即使回娘家哭诉也无人会为她出头。

很好。顾清离面似清霜,扫了玉梨一眼,眼中的寒气不经意流转,令她凛然后退一步。

辛子瑶却眼波一转,冷笑道:“王妃既然不喜欢我称你姐姐,那我叫**妹也行,虽说你是正妃,但我伺候了王爷这么多年,有些规矩怕还得我来给你解说一二。”

顾清离流露出散发着寒气的笑:“在这里,本王妃就是规矩,从今日起进这门先通报,不得许可不能入内!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或许辛子瑶这辈子也没看过人脸色,顾清离这样显著的强势只令得对方稍怔片刻,然后抬手指着她冷笑:“你?规矩?我倒要问问王爷……”

顾清离突然捏住辛子瑶快指到自己鼻尖的手腕,暗地里稍加用力,酸麻痛涩等诸般感觉便在她体内流转,她痛得鼻酸,话都说不出。

跟着反手两记耳光,‘啪啪’的巴掌声在空寂的房间内极为清晰!

辛子瑶被打得懵了,当场愣在那里。

随后两个耳光又骤然落在另一个出言讥笑她的妾侍夏婵脸上。

“这两巴掌是告诉你们,谁才是王府的正妃,见了本王妃该守什么规矩。”打完她顺手抽出块手帕,学着萧奕修的模样擦擦手,劈手将帕子甩到辛子瑶脸上。

“明天本王妃就要看见人来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