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嫡女狂妃

嫡女狂妃

嫡女狂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喵星人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11:27:00

《嫡女狂妃》小说的主角是司徒妖娆澹台无月小说试读:没什么,有男装吗?”司徒妖娆无害的问道。可怜儿闻言,心里的不安更大了。不过在不安,怜儿还是如实回答:“有,小姐您经常会穿着。”司徒妖娆闻言,笑的更加无害了。这笑看上去,让人觉得身体发寒。夜深,司徒将军府后院的一个狗洞处,一穿着月白长袍的人从狗洞爬了出去而后回头道:“怜儿,我出来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呸!老娘信你就有鬼了!

司徒妖娆心想着,便道:“回三王爷的话,我司徒妖娆励志看遍天下美男。对你?没兴趣!”要拒绝,那就要拒绝的霸气,让这妖孽再也生不出来招惹我的心!司徒妖娆心里想的好,然而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三王爷一听司徒妖娆这话,大笑了起来,凤眸晶亮,神采飞扬:“哈哈,真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那么,本王也决定了,只要你一日不嫁人,本王便一日不娶妃。以此证明,本王真心!”说完,三王爷拂袖而去。

那背影,叫一个潇洒自在。那态度,叫一风流不羁。那留下的话……叫一个害人不清!

这三王爷来的快,走的也快,可是带给众人的心理阴影,是不可磨灭的!东方珏脸色变了几次,对司徒宇抱拳道:“司徒将军,晚辈今日先告辞了,改日,定来下聘,迎娶红泪,绝不白了她。”

对东方珏,司徒宇是相当满意的,尤其是东方家的财产!武将,最想的,便是粮饷。这天下间能养得起司徒家**的,也就只有东方家了。可惜,妖娆不争气,但是红泪争气也是好的!

司徒宇心想着,笑的爽朗了起来:“哈哈,你且回去吧。红泪这丫头,定是你东方家的人!”

东方珏闻言,心中一喜,看了一眼红泪,握拳离去。

红泪对着男子微微一笑,但是转瞬,确是目光冰冷。袖子下,手指掐在手心里,贝齿轻咬,双目之中,一片怒色。

该死的司徒妖娆,竟然得了三王爷的青眼!我怎能让她得意?这司徒家的小姐,只该有我一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日后,我借着东方珏的名声,名动江湖,自也有那高高在上的皇室子弟来娶我!到那时,夫人也好,还是司徒妖娆也好,都给我滚出司徒家!

“人总算都走了!爹,娘,我先回房了。”司徒妖娆松了口气,随意的伸了个懒腰,便要走。要知道,怜儿可还在外面等着呢,如果没有怜儿她可找不到她的住所。

“回房?哼!想得美!为父问你,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外人都走了,司徒宇也发作了,他冷冷看着司徒妖娆质问道。

“老爷,妖娆头上还有伤呢!”司徒夫人不满道。

“有伤?我看她活蹦乱跳的,比谁都精神!司徒妖娆!你给我去祠堂关禁闭三天!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滚出来!”司徒大将军一声怒吼,司徒妖娆身子抖了抖,有些不死心的看了眼司徒妖娆的母亲。靠啊,才穿来就要去关禁闭?我才不要!

不过,司徒妖娆的母亲可不知道司徒妖娆心里想什么,只是温柔的摇了摇头:“妖娆,莫要让你爹爹生气了,禁闭而已,娘保证,明儿个就让你出来。”女子温柔的话,让司徒妖娆心中一软。

她是爹娘都不管的,记事之后,便是那群老不死的在教导。据说是因为她根骨出奇,是练武的材料,所以,这群老不死的便将她带在了身边,一直到死,她也没见过父母。此时,看司徒妖娆的母亲,心里有了一丝憧憬,若是自己的母亲在身边,或许也该是这样吧。

这样一想,司徒妖娆便乖巧了。点了点头,委屈道:“娘你一定要把我从祠堂救出来。”

司徒夫人被司徒妖娆的样子逗笑了,点了点她的头道:“好了,一定。你快些去吧。莫要让你爹架着你去。”

“恩。”司徒妖娆说着,出去了。

“哼!你就惯着她吧!早晚有一天要闯大祸!”司徒宇冷哼一声,而后看着红泪,还有那一直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妇人道:“我送你们回去。”

“谢谢将军。”那女子,声音好听,如珠落玉盘一般。听的司徒宇目光放柔。

司徒宇一生,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司徒夫人。她生在大户蓝家,是他最好的助力,放眼天下间,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她更适合给司徒宇管家。而还有一个女人,便是这司徒红泪的母亲,她性子温婉,模样可人。又会说贴心话。任凭铁汉也会被她柔情所化。百炼钢也会变成绕指柔。司徒宇对她,更多的,是爱情。

司徒夫人看着司徒宇带着那女人还有司徒红泪离开,眼底划过一丝暗色。她为正室,她女儿是嫡出。她雷厉风行,可又能如何?

得了的,不过是尊敬。而那个女人?却是得了他的心!

“小姐,您总算出来了,可急死奴婢了。”外面,等了许久的怜儿一见司徒妖娆出来,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司徒妖娆一脸晦气:“呸!别提了!我被关禁闭了,快些带我去祠堂。”司徒妖娆不情不愿的说道。

怜儿闻言,傻了:“哈?禁闭?怎么回事儿?”

“你之前没见三王爷那厮进去?”

“哎呦!奴婢见了!那三王爷没有把您怎样吧?”怜儿紧张道。

“没有,不过,我却被罚了禁闭了。好了好了,你快些带我去吧。”司徒妖娆催促道。

怜儿闻言,忙点头。

祠堂就在这大堂的后方。不一会功夫怜儿与司徒妖娆便到了。

这守着祠堂的人一见司徒妖娆来了,都笑了:“大小姐您又来了啊。”

“这次是几天?”

这守祠堂的人毫无恶意。司徒妖娆闻言,也爽朗一笑道:“不多,就三天!我娘说了,明儿个就把我带出去。行了,你们开门吧!”

说着,祠堂的门打开了。

怜儿随着司徒妖娆进去,然后……司徒妖娆整个人就惊呆了!她颤抖的指着那空荡荡的屋子中放着的牌匾,难以置信:“我今天就住这儿?怎么住?”

“小姐冷静,您晚上都是顺着地道跑出去的。”怜儿忙安慰道。

“地道?”司徒妖娆眼前一亮。

“您想干什么?”怜儿一脸警惕。

“没什么,有男装吗?”司徒妖娆无害的问道。可怜儿闻言,心里的不安更大了。不过在不安,怜儿还是如实回答:“有,小姐您经常会穿着。”

司徒妖娆闻言,笑的更加无害了。这笑看上去,让人觉得身体发寒。

夜深,司徒将军府后院的一个狗洞处,一穿着月白长袍的人从狗洞爬了出去而后回头道:“怜儿,我出来了,你快点。”

“是,奴婢这就来!”

说着,里面一穿着蓝色男装的人也钻了出去。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关禁闭的司徒妖娆与她的小丫鬟怜儿!

“小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怜儿看着司徒妖娆不解的问道。之前问了好几次,司徒妖娆都一言不发的。让她心里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