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执手画江山

执手画江山

执手画江山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玲珑如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15:04:45

《执手画江山》小说故事简介:为救心爱之人,她甘愿入宫为妃委屈承欢他人身下。 为光复门庭,她为父筹谋,不惜将自己一次次置身与为难绝处之地。 她冰雪聪明,美貌倾城,在美女如云的后宫中却仍旧步步惊心,举步维艰。 当终有一日圣宠在身,家族复兴,却得知心爱之人早已被日夜相伴之人赐死。 心中的恨意徒然燃起,当她手里拿着足以颠覆那人江山社稷的龙脉时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叶海此时眉头深锁,大气都不敢出,紧紧盯着小姐手中渐渐打开的信笺。片刻之后,只听一声长长的呼吸传来,叶海紧张的水眸中映照出海蓝萱舒缓的神情,她也随即重重松了口气。

叶海指着梅烟说道,“梅烟,你好糊涂。入了宫,小姐就是皇上的女人了,再与其他男子私信往来便是死罪。若要是被有心人算计,不仅咱们几个没命,还会害了海蓝一族你知道吗?”

梅烟颤抖着身子,此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泪水流了满脸,“小姐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请您原谅奴婢一次吧。”她跪在地上不停的求情,哭泣。

海蓝萱起身走到梅烟的身边,慢慢站定了身子,双手紧紧攥在一起,面色凝重中透着艰难的挣扎,最后她还是挥手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响脆的声音回荡在一时寂静无声的屋子里。

紧接着她伸手将梅烟扶起,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自己的泪却如雨落下,“这一巴掌是为了让你记住今日的过错,梅烟,我不怪你。可是,你记住,这样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否则便不是一个巴掌就能过去了,你,我,叶海都难逃一死。”

梅烟狠狠点头,“奴婢……记住了!”叶海流着泪说道,“小姐当初就不该将你自大小姐的铁蹄下救出,若是日后因为你的差错害了小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她狠狠的说着,却心疼的为梅烟半边通红的脸擦着药膏。海蓝萱哭着拥紧她们俩,心中酸楚不已,“在府中,还是在这皇宫中我只有你们两个。这个世界上除了娘,我只有你们两个。所以千万不能出事,知道吗?我们都要好好的,必须好好的。”

主仆三人相拥而泣,这一刻她们的心中被苦辣酸甜浸透。皇宫中步步惊心,举步维艰,稍有差池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她没有办法不处处小心。

叶海看着屋子里依旧亮着的灯火犹豫着是不是要进去,这时海蓝萱却推门而出,“进来吧,我睡不着。”她边走进去边说道,“小姐,时候不早了为什么不睡?”

海蓝萱并没有回答她,却自顾的问道,“梅烟睡着了?”叶海点头,“恩,睡了。”随后她的声音略小些传来,“小姐,当初不该带梅烟一起来。”

她看着叶海,那目光却渐渐变得灼烈。叶海不敢再看她的眼,却仍旧执拗的直言,“小姐此次入宫前路坎坷诸多凶险,奴婢只怕到最后她却成了小姐的绊脚石。”

海蓝萱的脸上逐渐变得柔和,“梅烟的确是单纯了些,可是我相信她不会害我。”叶海点头迎上她的视线,“小姐说的是,奴婢只担心她涉世尚浅被人利用。”

海蓝萱双眸深凝着叶海,心头一股无端之火便徒然涌起,“她在这个世上早已无依无靠,你是要我将她送回府里,让海蓝慧折磨死吗?”

叶海顿时哽住,主仆俩沉默了半晌,海蓝萱心中自然是知道叶海也是为她着想,不过受人欺辱的日子她实在是过够了,如今又怎能再将梅烟置于那种境地。

只是,许久之后当叶海今日所担心的都成为了现实,她才顿然醒悟,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知恩图报。今日她言辞凛冽相加的叶海,最后落得那么惨烈的下场时,她的心中才悔不当初。

最终还是叶海先开了口,她缓缓的拜倒在她的脚下,“奴婢知道小姐心地醇厚,待奴婢们好。奴婢心中充满感激,也替梅烟感激小姐此番恩情。是奴婢不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小姐原谅,从此叶海再不会提及此事。”

海蓝萱急忙将她扶起来,“叶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只是,既然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要好好照顾你们,永远不离不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凶险,我也不能丢下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否则,我又何以有让你们追随的理由。”叶海点头,眼中已是凝满了泪水,“奴婢明白。”

海蓝萱紧紧抓住她的手,“明白就好,梅烟日后还要多靠你提点。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小姐放心,奴婢定会尽心尽力的。”如果小姐真的将梅烟送走,她的心里还会不会如此刻般心存感激,还会不会这么笃定的誓死追随。

她轻轻的扬起一双充满迷雾的眼眸,眼中又是那年大雪天,她昏倒在已经死去的母亲的身侧。六岁的海蓝萱将背回了家,母亲死了,是被冻死的。而她活下来了,是小姐救活的。

从此后,一碗饭小姐要分给她一半。

每每午夜的梦中,都是两个瘦弱的身影为母亲安葬立碑的情景。海蓝萱与她不仅仅是救命之恩,还有再造之德,若是没有她,她们母女定会惨死路边,化作孤魂野鬼。

所以,在她的心中,对海蓝萱的衷心早已根深蒂固,如磐石般坚定不移。

送走了叶海,海蓝萱独自坐在床头,睡不着。

入宫的时候匆忙,宫中的规矩她不过是在这几天才跟宫女姑姑们那知道了些。今日她过了最后一试,那么是不是代表她已经就是皇上的女人了。接下来的便是册立和侍寝了吧。

侍寝!想想这两个字,她的心中便是止不住的颤抖。跟一个还从未谋面的男人同床共枕,想想就觉得可怕。心中还深爱着洛哥哥,她真的能再去接受别人吗?

第二天一早上,她就被院子里的吵闹声吵醒。昨夜睡得原本就晚,此时脑袋浑浑噩噩疼的厉害。她蹙着眉头本想翻个身继续睡去,却似乎听见了叶海和梅烟的声音,而且越来越真切。

她一咕噜坐起身子,披了衣服便走了出来。

推开门便看到叶海在前,身后的梅烟脸颊红肿,脸上挂着泪痕。她手心一紧,双手死攥在一起。

“怎么回事?”她冲着此时站在叶海跟前,还不断在嚷嚷的女子。

她自是不会不认识这个女子,与她同样是此次秀女,一直以来骄横跋扈,靠着家世显赫而嚣张至极。她早就嘱咐过叶海和梅烟不许招惹她,谁想还是没有躲过。

那女子一看海蓝萱出来,嗓门更高了,嚷嚷说道,“你这个主子是怎么当得,如果你管不了地下的人,今日我就替你管管。”

海蓝萱不知情况,目光看到叶海的时候,叶海急忙说道,“小姐,梅烟今早去打热水的时候已经足够忍让,等了许久。可是顾小主的侍女却将热水都放到了地上也不给咱们,所以梅烟才会打翻了她们的脸盆。”

海蓝萱点头,此时已经足够明白了,分明是顾迎春故意为难。转而梅烟一侧脸上红肿的五指痕迹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她安慰的看了梅烟一眼,随后对顾迎春笑道,“我的婢女冲撞了姐姐,我给姐姐赔不是。还请姐姐大人有大量不予计较。”

这时候在宫中还未站稳脚步,实在是不易再招惹是非,何况听闻顾迎春的父亲是翰林院学士,虽然官职不高,也并无实权。但是很多机密的诏制都是出自翰林院,而翰林院更有“天子私人”的说法。

此次选秀并非如以往一样三年一大选,而是只有少数名门望族未出阁的少女佼佼者被太后,皇后钦点而来,可见顾迎春的身份不一般。而自己便是那名单之外的一个,所以太后当日才会有些吃惊吧!再加上自己家世衰落,更难免会让这些大小姐心中充满怨念和嫉妒吧。

她明摆着退让,可是顾迎春却并不打算息事宁人,她脸色一绷,“你可知道我洗脸用的盆子可是纯金打造,现在竟被一个*丫头说摔就摔,你一句道歉就想了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海蓝萱眉头轻簇,“那姐姐想怎么办?”

“除非你赔个一模一样的给我。”她蛮横的模样简直与泼妇一般,哪里像是饱读诗书的翰林院学士之女。

海蓝萱坦白说道,“妹妹家贫,不似姐姐家显赫,只怕赔不起你!”海蓝萱的话要是明理人便已经听出一二,可是,这个顾迎春偏就是草包一个,竟然脸上扬起一股子得意之色。

此时其他屋里的小主也已经闻声出了门,有的站在远处观瞧着,有的好信的便走到了她们跟前,却都默不作声。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口井说道“那就让你的丫头自那里跳下去。”她的话一出口,海蓝萱顿时脸色大变,“素问顾大学士,饱读诗书,博古通今,德行高尚,深的皇上赏识。难道没有教过姐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宽容大度吗?”

她的话说的顾迎春顿时哑口,涨的满脸通红,海蓝萱咬牙深施一礼,语气减缓“腊月寒冬,若是当真跳到了井里只怕顿时冻僵了手脚,来不及将她救起便已经要了她的命。还请姐姐慈悲为怀今儿就饶过梅烟一次,萱儿给您赔不是了。”

顾迎春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岂能善罢甘休,眉头一拧厉声说道,“奴才的错,也是主子管教不周。我可以不与她计较,除非你今日当着众人的面心甘情愿的给我磕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