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招魂妖姬

招魂妖姬

招魂妖姬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玲珑如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15:25:02

《招魂妖姬》小说的主角是燕无尘星儿小说精彩试读:初相遇,她以微薄之力救他与水火,一世繁华抵不过女子半分华彩。他说:“终有一天我会凤笙龙管,紫盖香车来迎你。”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她是阶下死囚。他赐予她新生,对她说,“从此后你就是贺兰枫的女人。”救命之恩,呵护之情,她芳心暗许,倾尽所爱。然后他任另一个女人驱赶她的灵魂,霸占她的

在线阅读

当一个人将一切都放下的时候,不是生就是死。

而她选择了死,不管人世间如何繁华似锦,与她眼中都已草木皆灰。

自小流亡,她从未尝过亲情,体会过温暖。

天大地大,她却只识得那方寸之间。

与这样一个女人来说,曾救过她性命,给过她丁点零星温暖的男人便是她的世界。

此时,他要她死,她便死,绝不活。

信念如此,绝望至此!

可是,若是她知道,她坠崖的一刻,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亦随着她纵身而下,毫不犹豫,她会后悔还是高兴?

她没看懂他的心,他亦然。

他以为,她爱他所以舍不得死,可是忘记了她对他言听计从,更忘记了她的命赖于与他在一起的朝夕,如今,他舍弃了她,她便再也没有理由存活。

那一刻,锦带在空中忘情飞舞,却刺痛他的双眼。

第一次,他有了失去的感觉,第一次他知道了害怕的滋味,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达到目的之后,他会怜惜一颗没用的棋子。

其实,她早已走进他的心里,在他将锦带佩戴的那一刻起,与他而言,她便早已不是一个奴子,而是一个女人,悄然在他心中生了根发了芽。

他拥有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从没有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

可是,就在她抛却系着生命的锦带的一刻,便有了。

人,为何总是在生死一刻,才能看清楚自己的心?

因为,那一刻,来不急思考,凭心做事,凭心付出,人最真实的一面,莫过与此!

他随着她跳下去的一瞬,仍旧没有迟疑,因为来不及思考。

来不及想,过去未来,理想抱负,这一刻他的心里想这个女人活。

可惜,她却永远都不知道了!

真的不知道了吗?

星奴慢慢的睁开双眼,她奇怪自己竟然毫无痛感,那么高的地方摔下真的不会死吗?

四周不是高山丛林,没有绿草茵茵,却有桥有水,还有花。

她发誓,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的最美丽的花。

它,绚丽夺目,不染烟尘,在这漆黑的世界中默默绽放。

她慢慢的站起身,禁不住抬脚向那花而去,她想将它看的仔细。

这花好奇怪,只有花,却没有叶!

突然,一阵刺痛在身体中炸开,炸裂的让她眩晕,让她一瞬痛倒在地。

“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传相惜永相失!”

一道熟悉的声音蓦然响在耳侧,好似隔了千年般遥远,又好似昨天般熟悉,却忧伤无比。

“是谁?”她捂着胸口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喊着。

她发现,只要不看那花她的疼痛便会缓解。

彼岸花,彼岸花,那是只开在黄泉路上的花!

难道,她已经死了吗?

可是那个说话的人又是谁?

“我们又见面了。”身边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影。

星奴胆子小,一张脸顿时失去了血色,双唇颤抖着说道,“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那人轻声笑道,“你自己已是一缕魂魄,还怕什么?”

她顿时豁然,对,她已经死了,此时她亦是鬼,还怕什么?

“请问,我为什么想不起你?”她看着眼前这个终于肯现出真颜的男人。

他有一双琥珀般剔透的蓝眼睛,一头紫色长发不束缚,随意散在肩头,他很美,美得像妖孽。

那人点头,“每一世,我都会在这里等你,可是每一世你都会忘记我,因为你喝了孟婆汤。”

美男子慢慢将她自地上搀起,手轻拂过她的脸颊,“我是你的朋友。”

感觉竟是如此熟悉,她确定她一定是认识他的,可是她此刻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你说要救我吗?”她抬头看他。

“是,我来救你。”他温柔轻语。

“那你要怎么救我?”她轻轻问着,胸口处的疼痛此刻都已经消失。

“送你去下一个轮回!”他说。

“不,我不要轮回,我再也不要做人。”她大喊着,刚刚消失的疼痛,突然再次汹涌袭来,“你以前也跟我说过这句话对不对?我记得这句话。”

那撕扯的力量仿佛堆积了上千年一般,排山倒海狠狠剜蚀着她的每寸肌肤,疼的让她窒息,终于她蹲在地上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她却没有发现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

男子眉宇紧皱,漂亮的蓝眸中流淌出好似千百年汇聚而成的神态。

他慢慢的蹲下身子,将手放在她的肩头,一道道紫色的光将她笼罩,她终于有了一丝力气,那丝透明也暂时被抑制,抬眸的瞬间泪水悄然滚落,“求求你,我不想再轮回,不想再去爱一个不爱我的男人,不要送我去。”

“那你想怎样?”他问。

“让我灰飞烟灭吧!”她答。

心痛永无止境,他点头,“好,不过你要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如果你到时你依然坚持,我成全你!”

她欢喜,却又满心酸涩。

是怎样的痛,会让她想灰飞烟灭才,彻底消失在三界中。

他都了解!

他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牵着她的手,“闭上眼睛。”

她听话的闭上眼睛,那妖娆的彼岸花再次映入眼帘,“那花开得真美,可惜没有叶!”

男子的手微顿,这句话她每一世都要说一遍,可是这是最后一次了。

垂眸看向她,曾经她是天地间最纯洁善良的圣女,她不该承受这些的,可是,命运安排,他改变不了!

你有多痛,我怎么会不知道,每一世我都看着你,看着你流泪,受苦,最后悲惨的死在心爱人之手,然后化作那妖娆的曼珠沙华,苦守黄泉两千年,再世为人,再去遇到他!

可是,这是你的宿命,也是你的重生。

当她睁开眼睛时候,心中惊讶不已。

这里,她再熟悉不过了,蓬莱阁!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还未愈合的伤疤再次被揭开。

“你不想知道你死之后,他怎样了吗?”他淡淡的开口。

她垂头,“我不想。”

自己与公子来说微不足道,她死了,他不会难过。

她不想看到!

男子却含笑不语。

手一挥,他们立即飞上半空。

彩云而立,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

突然,一声低呼。

他将她带到她坠崖的一刻,此刻她已经抛下了锦带坠入无底的悬崖。

“公子不要。”接下来她大惊,呼叫出声,急忙伸出双手去拉随后坠入悬崖的公子,她的手指穿透他的身体,她甚至感受到了他的体温,可是却感受不到他的体重。

七公子就在她的眼前急速坠落而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泪水自紧紧捂住嘴巴的手缝中倾泻,好似天空中突然洒下的雨。

“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她急迫的摇着蓝眸男子的手哭着,喊着。

她从未想过七公子会为了她而舍去性命,她看到燕无尘在崖边呼唤着她的名字。

燕无尘说她喜欢他,为了她他可以与他娘反目。

七公子从未说喜欢她,甚至一直以来冷漠相待,可是他却随她跳下。

他垂头看她,依旧温柔拭去她的泪,“我救不了他。”

“那谁可以救他?”她此刻脑海中悔恨交加,公子并不想她死,是他将锦带扔到了燕无尘的手中,他想她活!

可是她却那么的执拗,只看到他的绝情,没看懂他的心。

他那样说是怕燕无尘看穿他的心思,不去救她。

他从未与她说过爱,却用生命向她证明。

蓝眸男子居高临下看着她,“这是他的命,不过他还有来世。”

她顿时绝望,垂头往下看去,泪如泉涌,熟悉的心痛,将她凌迟。

“来世我还能遇见他吗?”

蓝眸男子眸色中装满沧桑的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子,每一世他都要这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去转生,他心痛却无可奈何。

“你与他命中注定七世情劫,若是得不到**,或者一方放弃,便会灰飞烟灭,永远消失在天地间。”

他说的是事实,可是却有意隐瞒了最重要的,她现在还不能知道。

“他还有几世?”

“一世!”

“送我去!”

“你不是宁可灰飞烟灭都不肯转生?”

“我不要他消失,你帮我,求你!”她跪地祈求。

蓝眸男子将心痛掩尽眼睑,缓缓点头。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再等两千年。”

“我愿意。”

“在黄泉路上,化作彼岸花,你也愿意吗?”他问。

“是的,我愿意。”她要救他,无论付出什么。

“那么公子这两千年去了哪里?”她随后问。

他顿时一怔,被她这句话问的心疼不止。

他去了哪里?她若是知道真相,又会痛成怎样?

良久,他摇头。

“这是天机。**之日,你自会知道一切。”他还不能说,不忍,亦是天机不可泄露。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

两千年的风霜雨露,两千年的寂寞寒凉,两千年的痛苦思念。

她默默等待着,与他重逢之期;

她默默守护着,与他倾世绝爱!

终于,她等来了这一天。

蓝眸男子如期而至,他轻轻挥手间,将她聚成一缕幽魂。

当她终于化为人形,却突然发现脑海中竟然多了另一份记忆,那是一个遥远的时空,一个有着高楼大厦,有电脑汽车的二十一世纪。

只不过,在那个国度中她的人生依旧不甚美满,却练就了一副聪慧敏捷,冷静稳重的个性。

“为什么?”她回到这里的一刻将从前的一切记起,却不解此刻依旧在脑海中清晰的经历。

“那是你为星奴的前一世,那一世的记忆我还你,对你会有帮助。”蓝眸男子看着她。

“那么我脑海中关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都是真的了?”她想着自己大婚当日被未婚夫背叛的情景,心中泛起针扎似的疼痛。

“是的。”他点头。

“可以不要抹去我的记忆吗?”她瑟瑟的问。

他摇头,“二十一世纪的记忆我会为你保留,这是我能做到的全部。”说完,他凝聚神力,浑身紫色光芒摄人眼眸,手中慢慢凝集成一颗珍珠大小的灵丹,她还未反映,灵丹已经被送入她的口中。

“那我要如何与他相认?”她明知道即使他告诉自己,喝过孟婆汤之后她会将一切都忘掉,却仍旧盼望到了那一世可以记得半点零星。

他伸手拂过她的脸庞,万般怜惜,“七世情缘,不用相认,自会遇见。”

她点头,泪水划过容颜,“谢谢你,陪了我两千年。”

他轻笑,“不是两千年,而是永远!”

她一怔,待到惊醒,人已经上了奈何桥。

捧起那碗忘情水,她回眸深深凝了他一眼,心底的痛慢慢脱落,如同离开七公子时一般心痛。她来不及细想,更没有时间去探究。

仰头饮尽,报他以最后的微笑,转身坠入轮回。

那端的男人瞬间满头华发,终于虚弱倒地,孟婆面带怜惜的摇摇头,“若是将这份神力用于凝聚元神,你早已重生。”

男人抬眼间尽是无悔,“我不能负她!”

孟婆点头,“你值得她等待两千年,这一次你可以好好休息了,没有你她亦无法**。”

男子的身影慢慢消散,蓝色眼眸中掩藏了几千年的爱洒满这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