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宋图

宋图

宋图

来源:微小宝 作者:我的伤心谁做主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0 10:47:24

《宋图》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宋图》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一次不经意的时空之旅,让他来到了北宋末年。一连串的生活,让他成了奸臣的女婿,步入了朝堂,感受到了大宋的腐败,萌了心中志向。一次围剿,让他不费一兵一卒收服了梁山好汉,从而渐渐地步入了危机之中。一次战争,让他成为了替罪羊,不能返回大宋,绝境中求生

在线阅读

掌柜的看了看夏伯龙,见他浑身都是伤痕,又见那老头准确地说出了需要的药材,不禁对那个老头产生了敬意。掌柜的接过银子,先是取出了几幅跌打药,给夏伯龙贴在了身上。然后便开始抓药,最后吩咐手下的学徒去煎药。

“老先生,您也是行医的吧?这小伙子伤的可不轻啊,我这里有间卧室,平时没有什么人用,不如将他挪进卧室里吧?”掌柜的关切地说道。

那老头点了点头,将夏伯龙抗在了肩膀上,在掌柜的带领下,进了一间卧室,然后把夏伯龙放在了床上。

“老先生,您在此稍歇,一会儿药煎好了,我叫徒弟给您送进来。”那掌柜的道。

“有劳掌柜的了!”老头抱了一下拳,客气地说道。

掌柜的说了一声“客气”便走出了房间,去忙他的生意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那个老头看着穿着奇怪衣服的夏伯龙,伸出手,抓住了夏伯龙的左手腕,将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根手指搭在了夏伯龙的脉搏上。

过了一会儿,那老头自言自语地说道:“还好,筋骨够硬!”

老头仔细地盯着夏伯龙看了看,见他上身穿着军绿色的短衫,下身穿着一条淡蓝色的半紧身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皮质的奇怪的些。他的皮肤呈古铜色,丰神清秀的五官,一双漆黑似墨的剑眉,澄澈有如深潭般幽邃的黑眸,直挺的鼻梁,丰润性感的嘴唇闪着自然红润的光泽,面颊丰腴,端正的轮廓隐含儒者特有的温文尔雅,秀雅中又透着三分的邪气。

老头发现夏伯龙的身材修长,他便伸出了手,分别在夏伯龙的胳膊、肩膀、胸口、腰、大腿、小腿上摸了一遍。

老头摸完了以后,他摇了摇头,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身体的骨骼很不错,很适合习武,应该是个好苗子。”

“老先生!药来了!”医馆的学徒端着煎好了的药,从门外走了进来。

“嗯,放在桌子上吧!”那老头淡淡地说道。

医馆的学徒将煎好的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向着那老头作了一下揖,便退出了房间。

那老头走到了桌子前,端起了那碗药,然后来到了床边,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然后在夏伯龙的身上连续点了三下。

夏伯龙咳嗽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看到那老头坐在自己身边,慈眉善目地对夏伯龙说道:“你醒了?来……把药喝了。”

夏伯龙在昏迷之前,隐约看到了那老头打跑那几个恶丐,想开口说声谢谢,可嘴巴微微张开,却说不出话来,表情十分的难受。

那老头道:“小伙子,你别说话,你现在淤血当胸,是说不了话的。来,喝完这碗药,我再用内功把你体内的淤血给逼出来,这样你才能够说话,伤势也才好的快。”

夏伯龙的目光里全是感激之情,不禁流出了滚滚的热泪。

那老头脸上不喜,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

夏伯龙眨巴眨巴眼睛,止住了眼泪。

那老头将夏伯龙扶了起来,然后将碗递到了夏伯龙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掰开了夏伯龙的嘴巴,便向他的嘴巴里灌着药。

夏伯龙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物,他不喜欢喝中药,但是又不能违拗那老头的意思,便忍着那种药味,屏住了呼吸,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那老头见夏伯龙把药给喝完了,便很高兴,将药碗随手一扔,那药碗便飞到了远处的桌子上,牢牢地站在那里。好一手绝世武功!

那老头脱去了夏伯龙的上衣,伸出两只枯瘦的手按在了夏伯龙的背上,然后暗暗运起了内力,通过双掌传到了夏伯龙的身上。

没过多久,夏伯龙便吐出了一口淤血。

那老头撤离了双掌,十分高兴地说道:“嗯,这口淤血吐出来以后,你的伤势算是好了一大半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外伤,多贴几幅膏药便可以。年轻人筋骨硬朗,这些小伤算不了什么的,三五天你便可以痊愈了。”

夏伯龙张开了嘴巴,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多谢老人家的救命之恩,我夏伯龙真是无以为报。”

那老头哈哈笑道:“我要是救了人,还求图报的话,那我这辈子算完了,光接受那些被我救的人的回报,我就要接受几十年。”

夏伯龙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老人家,你真会开玩笑。”

那老头呵呵笑了一声,然后问道:“对了,你打哪里来?”

夏伯龙想了想,他本来想说自己是从几百年后穿越过来的,可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于是,夏伯龙眼睛骨碌一转,轻轻地说道:“我……从京师来的。”

那老头道:“嗯,听你的口音倒是京师一带的。不过,你的打扮,却很奇怪,一点也不像中原人。”

夏伯龙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衣服,在现在这个时候,确实可以用奇装异服来形容,再加上他的头发,站在古代的人群里确实很扎眼。他想了想,便说道:“我这身衣服是从西域运过来的,在那边可流行了。”

那老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然后径直朝外面走了出去。

夏伯龙突然咳嗽了几下,这一咳嗽便感到自己脑门在疼,他不禁地伸出手摸了摸头,摸到了一块纱布。他这才想起来,他的头被那个恶丐用碗砸了一下,他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心中立刻冲上来了一股怒气,心里将那几个恶丐恨恨的一阵大骂。

过了一会,那老头从房间外面走了进来,他的步履轻盈,手里抱着一套衣服,走到床边便将衣服抛给了夏伯龙。

夏伯龙看到那套衣服,便问道:“老人家,你这衣服,是买给我的吗?”

那老头点了点头,然后将那套衣服给了夏伯龙,说道:“嗯,穿上试试吧,你身上的衣服太奇怪了,我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

夏伯龙一时激动,但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这老头的姓名,见这老头给了自己莫大的帮助,便十分诚恳地说道:“老人家,您对我那么好,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我……在下还不知道老人家的高姓大名呢?”

“老夫姓周,单名一个侗字,是个武师。”那老头缓缓地说道。

夏伯龙一听说周侗是个武师,便觉得他好像是武侠片里的大侠一样,便学着武侠片里的人物说道:“原来是周老爷子,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周侗淡淡地说道:“不必那么拘谨,跟我在一起,没有那么多讲究。”

夏伯龙见周侗话语间透着一股子武林中人的豪爽,心中便已经将他奉为了大侠,他初到此地,对古代的一切都很新鲜,又想想自己不知道该到何处,便出现了一阵莫名的伤感。

“把衣服穿上,咱们去吃点饭,然后我也该离开此地了。”周侗很平淡地说道。

夏伯龙听到周侗要走,便问道:“老爷子,你要离开此地了吗?”

周侗“嗯”了一声,缓缓地说道:“我接到了好友的邀请,让我到河南府去,所以,我要离开此地,去河南府。”

“河南府?”夏伯龙自己的家就是河南的,所以,他听到河南两个字特别的亲切,便急忙问道。

“怎么?你也要去河南府吗?如果去河南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同路。”周侗听到夏伯龙喊得那么激动,便笑呵呵地说道。

夏伯龙当即答道:“好啊,我正想去河南府看看呢。”

周侗脸上一怔,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想到夏伯龙当真就答应了。他向来一诺千金,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反悔过。所以,他便嘿嘿干笑了两声,略显的有些苍白,淡淡地说道:“那好吧,有个人同路,总比孤身一人好。走!咱们去对面的酒楼好好地吃上一顿,然后再上路吧。”

夏伯龙一听到吃饭,他比谁都高兴,肚子里早已经在翻腾地叫了。

周侗带着夏伯龙出了医馆,临走时向医馆的掌柜的道了声“谢”,然后径直朝对面的酒楼走了进去。

如今正午刚过没有多久,酒楼里的人还是那么多,大厅里已经坐的满满的一厅人了。店小二看到周侗和夏伯龙走了进来,急忙低头哈腰地迎了上来,对周侗说道:“二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周侗看了一眼大厅内坐的满满的,各色的行人都有,声音有点吵。他便对店小二说道:“楼上还有位置吗?”

店小二一脸喜悦地说道:“有有有,客官,您只管上楼,楼上转左走到尽头,正好有一间雅间。”

周侗“嗯”了一声,双手背在了身后,径直朝楼上走了上去。

二人按照店小二说的位置,走到了尽头,果然有一间雅间。

周侗伸出一只手,刚推开了一扇门,便看见雅间里四个打扮妖艳的女子一起朝他们施礼,并且齐声喝道:“奴婢们参见两位官人。”

夏伯龙看了看这四个女子,见他们都是粉黛薄纱,样貌虽然不丑,但是也不怎么漂亮。透过她们身上穿着的薄纱,还能依稀看见他们穿着的肚兜,四个人的肚兜颜色各不相同,紫色、粉红色、红色、绿色,色彩斑斓。不仅如此,四个女子穿的裙子也是薄纱做成,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们双腿之间诱人的部位。

“这到底是酒楼还是妓院啊?”夏伯龙看的眼花,心中不禁暗暗地叫了起来。

周侗看都没有看一眼,一步踏进了房间里,然后将身子一侧,冷冷地说道:“出去!让小二上来!”

那四个女子脸上本来还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听到周侗的这声叫喊,立刻拂袖而去,恨恨地说道:“真不知道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