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九王妃恃宠生娃

九王妃恃宠生娃

九王妃恃宠生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二分之三夏天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1 15:36:01

《九王妃恃宠生娃》小说精彩试读:仿佛被“魔族”这两个字坏了心情,魏宁皱眉道:“下毒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过来保护你。”“用不着!”被下毒不一定会死,让魏宁天天晚上缩在寝宫里保护,被发现就是皇室丑闻,绝对死透了!孰轻孰重,南宫妍当然拎得清。但让她郁闷的是,当魏宁化作一团看不清的阴影,从寝宫里消失前,扔下的话是——本王要不要

在线阅读

“这……”

看着那碗参汤,小桃问道:“主子,要不……奴婢去找条狗来?”

“为什么要找狗?”

不想吵醒女儿,带着小桃和那碗参汤出了屋,南宫妍笑着说道:“狗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本宫心善,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我可不想做。”

“那主子您的意思是?”

“先……”

按南宫妍的意思,她本来是想吩咐小桃,先把侍卫给召来,然后再去膳房,把那个熬参汤的厨子给叫来,看他敢不敢把这碗参汤喝下去的。

但是转念又一想,又忽然觉得这样挺没意思。

如果真是厨子下毒,他怎么可能有胆子来?

甚至,他可能已经跑了。

“主子?”

“嗯,直接叫人,把那厨子给抓来……不,不用抓来,要是能抓到的话,直接送到殿下那边去。”

有人要给你正室下毒,这也是在打你的脸,就算你再怎么渣,总也应该查一下吧?

正妃都敢毒,何况是侧妃?

毒完了妃子,下一个毒的可能就是你这个六皇子,我看你查不查!

这件事,交代小桃召集侍卫去办后,南宫妍便不再理会。

但让她所万万没想到的却是,等到小桃带人去而复返后,给她回上来的消息,竟然是……那个熬参汤的厨子,已经死了,一刀断喉。

咝!

听到这个消息,南宫妍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因为,这件事,明显有点不大对劲。

如果那厨子是喝参汤死的,那他肯定不是下毒的人。如果跑了,必是无疑。

但是现在,他人就死在膳房里,可却是被人用短刀所杀,这……是**灭口,还是栽赃嫁祸?

厨子死了,指使下毒的人还活着。

可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白月光这个名字,首先在南宫妍的脑海中浮现,但是很快又被她给排除掉了。

应该不会是她,这个碧池现在受魏贤专宠,跟自己抢女儿,所为的也只不过是固宠而已,还不至于这么狠。

最后,厨子的死,还有下毒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南宫妍没下什么禁口令,因为上辈子的各种影视剧,已经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这皇宫大内,人实在太多了。

人一多起来,自然也就守不住秘密。

更何况,这件事扩散出去,还能顺带着恶心一把白月光,让魏贤也怀疑怀疑她,何乐而不为呢?

厨子和毒,就此打住。

但让南宫妍意外的是,也就在处理完这些杂事后,重新回到屋内准备休息时,她竟猛的发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

谁?

刚想叫人,嘴就先被捂了住。

“嘘!”

看清眼前这个穿得一身黑的家伙,居然是魏宁这个混蛋,南宫妍愤怒的打开了对方捂在自己嘴上的手。

“你来干什么?”

一句话出口,才反应过来这话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南宫妍怒道:“身为当朝九王爷,擅闯你侄子正妃寝宫,你不觉得自己太荒唐,也太放肆了吗?”

“怎么,你这是在关心本王?”

“我关心你个大头鬼啊!”

朝宫门指去,南宫妍强压着心头一股邪火:“你给我走,立刻、马上走!”

“哦?”

看着南宫妍那一脸愤怒的模样,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魏宁竟是忽然笑了起来。

说真的,自从南宫妍穿越至今,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家伙笑。

秀眉微蹙,她没好气儿的翻了个白眼:“你还是别笑了,好难看!”

“呃……”

“发什么愣,我让你走,你没听清楚?”

“好吧。”

耸了耸肩膀,魏宁看向寝宫正门,道:“你确定让本王从那里走?”

“我……”

从正门走,但凡被一个人看到,她跳进黄……不,这个世界好像没这条河。

但这不重要,只要被发现,跳进黄泉都特么洗不清了!

当朝九王爷,皇上第九子,夜里鬼鬼祟祟的从六皇侄正妃寝宫离开,然后会怎么样?

用脚趾想,南宫妍都知道,不管她和魏宁这混蛋有没有事儿,只要这件事让皇帝知道这种皇室丑闻,那她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白绫、匕首、毒药,三样东西摆在托盘里。

你死定了,自己选一样吧,你不选我们帮你选。

那种画面只是在脑子里想象一下,南宫妍都觉得吓人。

“九王叔,你别害我行不行?”

南宫妍有些抓狂:“我拜托你,从哪儿来就从哪儿走,悄悄的离开,我还没活够呢!”

“小声点,你不希望被别人听到我在吧?”

“我……”

“主子,您还需要参汤吗?要不,奴婢去亲自为您熬一碗?”

小桃突然走进寝宫的时候,南宫妍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怎么办?

我要不要杀她灭口?

“主子?”

“啊?”

见小桃站在原地望着自己,好像完全没看到这屋里还有个大活人似的,南宫妍不禁下意识朝魏宁所站的方向看去。

然而,她却什么都没看到。

哪儿有人?

人呢?

算了,魏宁那混蛋藏在什么地方,南宫妍根本不关心,只要没被人发现就好。

随手朝小桃挥了挥,南宫妍竭力保持镇定:“不必了,小桃你先出去,我身子乏了,要睡一觉。”

“好的,奴婢告退。”

小桃离开后,南宫妍左右四望,但仍是找不到魏宁的藏身地。

当魏宁的身影,突然从地上一团阴影中浮现出来后,她真是被吓得不轻。

脑中猛的闪过一段在藏经阁看到的记录,南宫妍有些不可思议道:“这是魔族的敛影术,你怎么会,你……你是魔族吗?”

“当然不是!”

仿佛被“魔族”这两个字坏了心情,魏宁皱眉道:“下毒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过来保护你。”

“用不着!”

被下毒不一定会死,让魏宁天天晚上缩在寝宫里保护,被发现就是皇室丑闻,绝对死透了!

孰轻孰重,南宫妍当然拎得清。

但让她郁闷的是,当魏宁化作一团看不清的阴影,从寝宫里消失前,扔下的话是——本王要不要保护你,你说了可不算!

“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