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传闻中的江皇后

传闻中的江皇后

传闻中的江皇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红蝶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22 10:48:51

《传闻中的江皇后》小说的主角是江暄文萧景默小说精彩试读:看着江暄文离去的背影,萧景默脑海里浮现起方才在那个被称之为手机的东西里看到的那些画像。 无论是她口中的高楼大厦,还是什么飞机,甚至连那些人身上穿的衣着,都是如此奇异。这一切,皆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这个女子,究竟是从何而来?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线阅读

虽然模样与现在有几分差别,但也不过是因为江小姐才十五岁。等过几年长开了,两者长相也就相差无几了。

她的背后是当地的地标性建筑,足足有66层之高。

怕萧景默不相信,江暄文又往后划了一张。

这是她在机场拍的照片,没有出现她的身影,只是一张风景照。

“这一层透明的叫玻璃,我们那儿的窗户就长这样。外面那些长得奇奇怪怪的是飞机,可以在天上飞,是我们的出行工具,和马车一个意思。”

萧景默从始至终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屏幕上的照片。

只是在江暄文讲解间隙,偶尔会用余光打量她。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国度,竟能有用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东西。

萧景默不禁想了想,若是对上这么一个国家,恐怕联合他们五国之力,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江暄文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又往后划了几张照片,无一例外都是风景或是美食。

一边划,一边还附带声情并茂地解说。

见萧景默在看着自己,眼里的凌厉之色异常分明,江暄文不由得有些不自在。

“你、你干什么?”她咽了咽口水。

萧景默收回视线,淡淡道,“继续。”

不多会儿,萧景默已经无师自通,学会了翻照片。

他从江暄文手中拿过手机,自行翻看了起来。

原本江暄文并未在意,想着她手机里的照片都是要放到网上分享给广大网友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照片。

直到萧景默划到了一张她在海边的照片……

“啊啊啊!”

看着手机屏幕上只穿着比基尼的自己,江暄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扔进了高压锅似的,浑身滚烫。

她尖叫一声,连忙抢过手机,果断黑屏。

但尽管如此,那张照片也还是被萧景默给看到了。

这一刻,萧景默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

江暄文偷偷瞄了一眼萧景默,发现他的脸色可谓是精彩纷呈。

不过最终,还是回归了黑脸。

“方才那是何物!”

江暄文莫名心虚,虽然那张照片早就被她分享到微博上过。

“那、那是……”

“还有旁人见过那幅画?”

画?

哦!是照片。

“不不不!没有没有!”求生欲告诉江暄文,千万不能承认还有别人见过那张照片。

闻言,萧景默的脸色稍微好了些。

江暄文见状,试探性道,“其实……我们那和你们不一样!”

萧景默递来死亡视线。

江暄文连忙闭嘴,一脸心虚地低下头。

“有何不一样?”

“啊?”

江暄文被问得猝不及防,一脸问号地抬头迎上了萧景默的视线。

几秒后,江暄文回神。

“不一样的地方很多啊!就比如我们的穿着。”

说着,她又掏出手机,解锁,打开相册翻出了几张自己的日常照。

“或许在你们看来,这样的穿着会令人难以接受,不过我们那儿的女孩子都这么穿。”

江暄文指着照片上自己穿着的短袖短裙。

果不其然,萧景默紧紧地皱起了眉。

见状,江暄文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就在她等待萧景默的下一步指示时,她看到萧景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己,随后对着紧闭的大殿门外喊道,“赵德!”

赵德应声进殿。

“送她回去。”

闻言,江暄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江暄文离去的背影,萧景默脑海里浮现起方才在那个被称之为手机的东西里看到的那些画像。

无论是她口中的高楼大厦,还是什么飞机,甚至连那些人身上穿的衣着,都是如此奇异。

这一切,皆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

这个女子,究竟是从何而来?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有此前手机突然亮起,上面一行行的字符……

“阿远。”

一个黑影应声而入。

“派人去盯着江暄文。”

……

回到未央宫中,她便屏退了众人,抱着手机窝在床上研究了起来。

手机什么的,果然还是实物*作比较舒服。

悲痛的收起手机,江暄文直直地倒在床上,四仰八叉的摊开了手脚,一脸生无可恋。

她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还有,她要怎么才能让天元王朝变得繁荣富强啊?

“彩芝!”

“小姐,怎么了?”

彩芝应声而入。

“你快给我讲讲咱们天元的现状,和其他几国比起来如何?”

“小姐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嘶!”江暄文笔直的坐起身,瞪着彩芝,“让你说你就说,哪儿那么多废话!”

“哦。”彩芝委屈的低下了头,开始将自己所了解到的形势统统讲给江暄文听。

虽说江小姐的记忆里也有相关信息,但她毕竟不关心这些事情,所以知道的东西也都有限。

还是彩芝了解的比较多。

“也就是说,按目前来看,咱们的经济实力并不落后,只不过是由于建国时间不长,根基不稳,各方面都要比其余四国弱一些。”

得出了结论,接下来要忧心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了。

江暄文顿时干劲十足。

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早,天还是灰蒙蒙的,江暄文就被彩芝给叫醒了。

“小姐!快醒醒,该起了!”

经过彩芝的一番摇晃,江暄文总算是有了反应。

她一把扯下被子,露出了半张脸。

睡眼朦胧地睁眼看了眼被子外的世界,江暄文一度以为是自己瞎了。

乌漆嘛黑的,能见度感人。

她在脑海中唤醒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好嘛,这才五点不到!

“这么早叫我起来干什么!”

一声怒吼,深刻的揭露了重度起床气患者内心的狂躁。

彩芝被江暄文吓了一跳,连忙跪地求饶,连声音都染上了哭腔。

发完火,江暄文也清醒了一些。

听到彩芝的抽泣声,她有些烦躁的抹了把脸,脸上带着几分懊恼。

磨蹭了一会儿,她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盘腿而坐,看向彩芝。

“行了行了,别哭了,谁吵醒我我都这个样子,你别放在心上。”

江暄文的解释有些别扭,不过好在效果还不错,彩芝一听,就止住了抽泣。

“小姐,今日是您和皇上大婚,该起来准备了。”

“……”

“嘭”的一声,刚坐起来半分钟不到的江暄文就又倒了下去,整个人都卷进了被子里。

彩芝见状,略显无奈,最终找了几个嬷嬷一起合力将江暄文给抬下了床,愣是把她按到了梳妆台前。

被按着脑袋捯饬了一通,江暄文的睡意也彻底没了。

她抬头看了眼铜镜中的自己,见到自己顶着一脸不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妆容,立即跳了起来。

“走开走开!我自己来!”

好歹也是她人生中的的日子,她得美美的,至少得让自己看的顺心。

“小姐……”

“少废话,边儿呆着去。”

说罢,江暄文十分豪迈的洗掉了脸上上了一半的妆。

铜镜不好用,她想了想还是将众人都赶出了大殿,掏出手机当镜子用,对着手机划起了妆。

不知过了多久,江暄文终于化出了满意的妆容。

当她焕然一新的出现在宫女们面前是,所有人都震惊了。

“小姐,您……好美!”

听到彩芝夸张的语气,江暄文不禁笑着挠了挠她的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