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老公,有空离个婚?

老公,有空离个婚?

老公,有空离个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叶知秋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2 11:14:04

《老公,有空离个婚?》小说主角是苏浅殷琛小说精彩试读:前世她深爱深信的人,抢走她的孩子,雇凶害死她……到临死前,她才猛地发现,竟然只有那她日日夜夜想逃离的男人,才是唯一不曾伤害她的……重生一世,她发誓,这辈子要抱紧老公的大腿,打倒渣男贱女!前世的仇她日夜铭记,一刻都不敢忘!

在线阅读

入了夜。

苏浅却还在厨房里忙活着。

家里的佣人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苏浅这又是唱的哪出戏。要知道,以前苏浅在家里几乎是个破坏大王,每天都在大吵大闹砸东西,给她做好了饭总是能挑出毛病了,可偏偏先生却一直惯着她。

不论是管家还是佣人,亦或是保镖等,全都对苏浅没个好印象。

如今苏浅突然变了。

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不知道苏浅究竟想做什么。

只是苏浅没功夫去琢磨这些人的心思。

她第一次下厨,从手机上找出食谱,按着上边的步骤,认认真真做了一道鸡蛋羹,还特意放了虾仁,严格按照时间和用量,可不知道为什么,出锅的时候,那鸡蛋羹颜色发暗,黏连着碗沿,用牙签扎了一下,硬得要命。

应该……能吃吧?

苏浅端着托盘上了二楼的书房,敲了敲门。

“进来。”沉着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苏浅局促地把鸡蛋羹放在桌上,拿着小勺子递给殷琛,道:“你这几天……因为我不懂事闹自杀,搞得你这几天也没休息好,这么晚了还在工作,我有点过意不去,所以给你煮了宵夜。”

管家紧跟着进来,面色不善道:“夫人,这么晚了,先生是不吃东西的,容易积食,对身体不好。你先放在这里吧,别打扰先生工作了。”

唉,谁让自己以前作孽呢?

错把鱼目当明珠。

苏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殷琛接过了勺子,尝了一口,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道:“还不错。”

管家满脸的痛心疾首,却又不敢说话。

看他那样子,像是恨不得把鸡蛋羹连着碗和托盘全都扔出去似的。

苏浅忽然有些鼻酸,自己以前只记得他强迫自己结婚,于是将他对自己的好统统抹杀掉。她把鸡蛋羹做成这样,就算是她自己恐怕都难以入口,没想到殷琛居然真的吃了……她原本只是想带过来表个忠心,让殷琛看到自己的改变而已……

“老公,以后我一定洗心革面。”苏浅坚定地道。

吃了黑暗鸡蛋羹都没变过脸色的殷琛,此时忽然脸黑了,他周身的气息忽然变冷,转而看着苏浅,问道:“你又想做什么?嗯?”

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是这样的。

苏浅叹了口气,不过她的确有求于人。

“我想,能不能让我去上学?或者出去工作?我不想每天待在家里,像个**一样,只知道吃吃喝喝,很无聊……也很压抑……”苏浅拉了张椅子坐在殷琛身边,托着下巴抬眼望向他。

殷琛脸色难看至极:“你想离开我?!”

“不,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苏浅奇怪地问,“你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有钱,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要离开你?那我不是有病吗。”

“您也知道自己有病啊……”管家在一旁小声嘀咕。

所有人都觉得苏浅有病。

放着殷琛这样的老公不要,偏偏喜欢着许墨那种男人。殷家的都是人精,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许墨不怀好意,可偏偏苏浅就像是个没脑子的,又蠢又坏……

苏浅垂头丧气。

前世她一直都被殷琛圈在家里,每天活动的地方就是这大大的房子和院子,只有极其偶尔的时候,殷琛才会带她出去旅游,可那个时候她满心都想着怎么才能逃走,根本无心游玩。

自从父母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看过外边的世界。

她想,像个正常人一样,在阳光下生活着。

不知殷琛是被苏浅的话讨好了,还是什么,只见那黑沉的面色稍微缓了缓,道:“理由。”

苏浅双眸一亮,像是看到了希望的光芒一般,连忙道:“我绝对不是想离开你,我发誓。我只是不想像个宠物一样被圈养,我是个人啊,我需要社交,需要工作和学习……”

“你确定?”殷琛压着眉,眸光晦暗不明。

苏浅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她一直待在这里,还怎么报仇?总不能要靠殷琛,或者等他们那对狗男女送上门来吧?!

“那……”

突然一道巨响打断了殷琛的话。

苏浅心里暗骂一声,看向窗外寻找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窗外突然炸起了璀璨的烟花,在漆黑的夜幕之下显得格外耀眼纷繁。不多时,那烟火变幻,忽然成了一行字——“浅浅,许墨爱你。”

苏浅:???

她看着殷琛那又重新沾染怒色的俊脸,内心慌张的要命,心里把许墨骂了个狗血淋头!前世害她失去了一切,甚至害她性命,这辈子这个狗东西还想害她?!苏浅连忙安抚殷琛:“老公,你……”

“又让我相信你?”殷琛冷笑,“我差点就同意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殷琛霍地起身,靠近了苏浅,那双黑眸变得危险,蕴含着无尽的怒意,“你想说,你跟许墨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他为什么敢上门来找你,为什么敢放烟火!竟然对我**!难道不是你给他的底气?!”

苏浅欲哭无泪。

“真不是。”苏浅硬着头皮解释道。

“出去!”殷琛冷漠道,“从今天开始,你待在家里,半步都不准离开!”

苏浅拉住殷琛的衣袖,楚楚可怜地道:“老公……你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他会搞出这些幺蛾子,我发誓……”

“你说的话能信么?”殷琛冷笑道。

造孽啊。

苏浅心里火急火燎,逃出牢笼的机会近在眼前,可却因为许墨这个王八蛋给搞没了!苏浅千百个不甘心,同时脑子在不停转动着,拼命想着办法。

对了!

“老公,今天那许墨来找我,你也看见了,我都被他恶心吐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苏浅放软了语气道。

殷琛眯了眯眼,不作声。

“最近我总觉得身体不太舒服,而且……”苏浅附在殷琛耳边压低声音道,“这个月我生理期还没来,我是不是怀孕了?”

话音刚落,就见殷琛面色一变。

先前的暴怒和黑沉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神色。前世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直接让秦玉媛预约了医院,她半夜爬墙偷偷出去,想打掉孩子,却被殷琛抓回来。

根本没看到殷琛的喜悦,反而只看到了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