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锦绣农女有点田

锦绣农女有点田

锦绣农女有点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梨花落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3 11:20:59

《锦绣农女有点田》小说的主角是莫君离李寻桃小说试读:一不下心被泥石流冲去了古代,从没有爹娘的孤儿摇身一变,有了双亲,可爹却是个丑八怪瘸子,娘亲是个哑巴,弟弟是个体弱多病的早产儿。 这对于农业界大佬的李寻桃来说都不是事,因为她在自带一个牛逼系统,医药种田统统都不在话下,   她只恨自己为什么要进山采药,还把那个该死的白莲花野男人捡

在线阅读

滴血认主?

李寻桃脑子里千百转回,算是明白了。

这不就是她在现代看过的那种玄幻小说的剧情,没想到她不仅穿越了,还能体验到玄幻的剧情。

看来她也不算倒霉,能得到一个大能留下的空间的。

“这里的东西都是你前任主人留下的?”

李寻桃指着房间里的东西问着小精灵。

“不,是我的第一任主人昆仑药仙真人,也是当时人间的最后一位修仙者,这里原本是个秘境被他融合到了空间戒指里,后来有了器灵,便是我,取名为小芝,他飞升成仙的雷劫来的突然将我遗落在人间,这四百九十五年来捡到我的人都可以与我签订契约,我获得了足够的信仰值便可以去仙界找我的主人。”

李寻桃摸着下巴,大致是明白了小芝的意思,她们就是暂时的互惠互利的关系,

“那你现在还差多少信仰值?”

“不多,也就五千万而已。”

不等李寻桃惊讶这惊人的数字。

小芝突然抱臂上下扫视了着她,眯着眼睛有些疑惑,

“我发现你的灵魂好像并不是这个身子的原主人,你是夺舍来的?”

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在修仙的人观念里,夺舍是一向很邪毒的法术,只有邪门歪教才会学的法术。

李寻桃赶紧摆手解释,她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她不是坏人。

小芝跟着昆仑药仙一起修炼了数千年,还是有见识的,

“原来你是意外从三千世界里来到这里的,那你怎么不回去?”

“还可以回去吗?”

一听到这个,李寻桃原本对回去的希望又燃烧了起来。

“自然可以。”

小芝抱臂有些高傲的看着她,

“我主人就可以随意的穿梭在三千世界里, 你若是帮我攒够了剩下的五千万信仰值,我便带你去找我的主人送你回去。”

李寻桃也不傻,她这是在诱惑她帮她卖命,不过在这样的条件诱惑下她甘心。

“好!”

她爽快答应。

“我先带你熟悉下环境。”

小芝在空中转了个圈,衣带飘飞。

李寻桃默默跟在她身后。

一开始她看到的那些种植药草的地方是药田,那些树木是灵树,结出来果子吃了可以强身健体,在远处的那些山上长着不少的好东西,和奇珍异兽。

不过小芝说现在李寻桃的能力不够,走不到那边,信仰值增高了才可以解锁,目前能活动的范围就是茅草屋为中心的方圆一百米内。

李寻桃还看到茅草屋外面有一条流动的溪水,小芝说那是灵泉,泉眼在深山里,这里的植物都是靠着它活。

就是整个空间的灵气也都是来自泉眼里的泉水。

李寻桃叹为观止,她以前看的小说里,那主角的灵泉都是一潭而已,她这是坐拥了整条河啊!

“这里的空间存在的时间很长,我也不知道多少万年,已经是至宝秘境的级别,修仙时代还未结束时这可是很多大能门派争夺的东西,你绝对不能将空间的存在告诉别人,不然引上杀身之祸,我可帮不了你。”

小芝一脸严肃的警告李寻桃。

李寻桃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将这种好东西告诉别人,她打了哈欠,算着时间很晚了,得出去睡觉了。

“我怎么出空间?”她问着。

“意念一动就行。”

小芝见她要走,也飞着回了茅草屋。

李寻桃感觉小芝有点看不起她这个凡人,她耸了耸肩,她对于她的确是个蝼蚁般的存在,互相依附罢了。

她学着小芝告诉她的,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出去,在睁开眼睛便回到了床上。

可时间却只过去了一会。

这时小芝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空间里的时间很慢,现实的时间流逝了一个时辰,空间里也不才过了四分之一的时间。”

李寻桃表示自己了解,却警惕她这么知道自己的内心想法。

“你不用害怕,我现在就住在你的识海里,所以能看到,你若是有想法不想让我知道,屏蔽我就行。”

李寻桃这才放心下来,看着刚刚带戒指的无名指,问她戒指哪去了?

“戒指你也只需要用意念它便会出现和消失,不过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建议你还是让它隐身的好。”

李寻桃试了一下,的确可以出现和隐身,便也不在折腾睡觉去了。

早上闻着晨露的味道,李寻桃在床上悠悠醒来,身边安宁的被子已经叠好,那块桂花糕他放在枕头下还是没舍得吃。

她顿时有点心酸,想穷苦人家的孩子最是懂得东西的珍贵,一旦得到点好东西就总是舍不得吃。

想着安宁小小的个子,面黄肌瘦的样子,她想着一定要努力赚钱,将这个小家伙养的白白胖胖的。

李寻桃下了床,就看到安宁垫着脚在猪圈跟前喂着他们家唯一的一只母猪。

母猪是先前李庆贵在镇子上买的,后来养的不错,前段时间又花钱配了种,现在就等着怀孕生猪崽子,他们家就可以扩大猪圈,以后就可以杀猪卖肉,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以前猪都是李寻桃养着的,但她昏迷那段时间,这重担就到了安宁肩上,他也很乐意喂猪,每天早上都背着筐子去割猪草回来。

“姐,你醒啦?”

安宁看到李寻桃从屋里走出来,将手里最后一点猪草全扔进去,冲她咧嘴喊着。

“嗯,我先洗漱去,你给猪喂完食,别忘了把猪圈清扫干净了,免得猪生病。”

李寻桃回忆着原主的记忆给安宁提醒着。

“放心吧姐,以前你喂猪我可都是在旁边看着的,我都记得。”

安宁说着就去拿扫把扫猪圈。

看着他抱着比个头还高的扫把,艰难晃悠进猪圈的样子,李寻桃忍不住笑了。

寻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放在厨房的柳条,古代人都是用这个来刷牙的。

李寻桃有点想哭,她一个用了二十几年牙刷的人还真不习惯用这个。

可没办法,她得刷牙。

厨房里刘氏正在做饭,看到她醒了,就将她快点收拾吃饭,不然一会得凉了。

李寻桃也没工夫伤春悲秋,将柳条的根部撇碎成丝状,沾上青盐,颤抖的塞进了嘴里慢慢的挪着,然后漱口,洗脸,算是完成了洗漱。

但真正让她奔溃的是厕所。

农村里的厕所都是村子里隔着几家盖一座,有钱的可以自己单独盖个自家用,但李寻桃家明显属于后者没钱,得用公共的厕所。

这厕所还不分男女,一进去那臭气熏天的劲,差点被把李寻桃熏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