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种田之艰难求生

种田之艰难求生

种田之艰难求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口玉不成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3 11:58:12

《种田之艰难求生》小说的主角是秦娅擎苍小说精彩试读:穿成种田文里男女主动不动上山就能抓到,比极品炮灰出场次数还多的感动种田十大人物之一——“野猪”。   秦娅撂下蹄子表示:滚你家苞米地了?  

在线阅读

“我们快走吧,要是有人发现就坏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青芽面上还残留着惶恐不安,拉着男人温热的手掌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本是想喊相公的名字壮壮胆,没想到相公真的出现了!”青芽庆幸道。

男人面色一僵,下颚的线条显得十分紧绷。

青芽窥着他这幅心虚的神色,嘴角微微一翘,身体更往男人处靠近。

“幸亏相公来得及时,不然青娘还不知道被那几个无赖怎么样呢,还不如一头撞死。”

男人顺着青芽的话设想,握着青芽的大手不自觉用力:“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又想着刚刚青芽没他在旁边还算本分,没有想着逃跑,这女人虽鬼精鬼精的,想来也是懂得为**的道理,或许自己之前是把她往坏了想。

虽然手被捏着有些疼,但还在青芽能忍受的范围内,看着男人眼里愧疚的神色,青芽心情更好了。

既然逃不走,那她便要把自己放于有利的位置。

这个大黑熊不久前还诓骗自己,等着自己逃跑被他抓住教训一顿好让自己老实下来,简直是奸诈滑头好一个畜生!

现在让他愧疚一会儿,青芽表示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青芽心底偷偷叹口气,自己发家致富的日期又得往后推推了,偷偷瞅了男人一眼,就是这个大汉阻碍自己,断人财路犹如**父母!她必须得想办法离开!

到了布庄,青芽先进去拿东西,擎苍就在外面等着,视线扫到一家首饰铺,估摸她一时半会儿出不来,这才提脚走了进去。

将布庄和粮店暂放的东西取出来,擎苍一个人扛着都不觉吃力,青芽乐得轻松,跟在男人身后走着,此时快到午时,太阳有些晒人,二人加快脚步,终是在一个半时辰后回了村。

几个村里的婆娘相约去河边洗衣服,见着青芽两人大包小包提着,围在一起小声嘀咕着:“这姑娘看着脸色好多了,没想到竟生得这般好看。”

“切~好看有个鬼用,也不看看她那柴火条儿似的身板,能顶得住大苍那壮实身板?”这是酸言酸语不看好的。

“买这么多东西可真舍得,大苍也由得她胡来?”这是平日里爱精打细算的。

“怎么由不得?长得那么好看,我若是大苍,便是星星也给她摘来。”有个大嗓门喊道。

“嘘,小声点,他们走过来了。”有人提醒道,众人纷纷散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青芽心里乐坏了,这群人怎么这么可爱,小声说还能震耳朵她也是服气。

在这个出门靠走说话靠吼的村里,村民平时都习惯大声说话,村东头的人能听到村西头的人说话。

因此哪怕是小声说,在青芽听来也格外震耳朵。

身旁的男人肯定也听到那群妇女的谈话,见他面色未变,青芽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

回了家让男人将东西放好,青芽替他打了水洗手,男人看了看旁边准备的皂荚没用,大手在水里翻搅几下就算是洗了手。

青芽见他敷衍的动作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将香料拿出来进了灶房,家里还有一副猪下水提前用盐腌着,青芽一直等着买回香料再做。

擎苍左右见没自己事便打算去山上砍柴,家里又是开火做饭又是烧水的,柴火用得很快。

看着自家婆娘切着猪下水,擎苍眉头一皱,毛发缠在一起使得本就不怎么友善的面孔显得更加凶恶,这东西能吃吗?他该不会带回个傻婆娘吧?

青芽见他一直在门口盯着自己,心头没由来的一虚,想着男人比自己腰还粗的胳膊腿,忙挂起虚伪的假笑:“饭马上就能做好,你快先去歇着吧。”

擎苍又是一哼,娶个败家婆娘,他哪能歇着?拿起砍柴刀正准备出门又返回来,有些扭捏地从怀里掏出一木盒,不由分说塞到她手里,粗声粗气道:“连个像样的簪子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亏待你呢!”

“大哥对我可好了,有吃有穿比当奴婢的日子不知好了多少,就跟掉蜜罐里似的!”青芽得了好东西自然嘴甜得不行。

“哼,油嘴滑舌。”擎苍看着她的笑脸只觉连空气都稀薄了,此时颇像只纸老虎的擎苍走之前撂下一句,“多做点儿,那点东西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

青芽忙卑躬屈膝将狗腿子演绎到极致:“是是是。”

看着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青芽好心情地摸着自己头上的木钗,原身虽曾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却是在被发卖的时候就让老嬷嬷撸了值钱的东西,所以只有一根最普通的木钗挽发。

打开木盒,青芽也好奇这粗犷的男人会给自己买什么样式的簪子。

入眼只见一根通体温润的花鸟白玉簪,簪身还刻有花纹,极大地将白玉本身的灵秀发挥出来,且清且媚。

想不到这大块头审美倒是不赖,青芽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将木钗除了换上玉簪,对着水盆左看右看,突然眼神危险地眯起,这簪子怕是不便宜,他哪来那么多钱?看来财政大权这个问题要提上日程了。

她手里没掌握着家里的经济,心里还真没底。

将大骨头洗净放入葱姜煮着,撇去浮沫小火慢慢熬,锅底抹上猪油,放入香叶桂皮肉蔻等香料炒出香味,倒入猪下水煸炒,香味几乎是立刻就出来了,幸亏自家周围没什么人,不然这香味还真是招人恨。

考虑到自家男人饭量大,青芽又在锅边贴了几个玉米饼子,这年头家里都是贴饼子吃,夯实耐饿最适合下地干活的人吃,只不过别人的饼子大多是用糠加玉米棒子磨得,而擎苍打猎不愁吃喝,去镇上买的玉米面都是磨了又磨的,口感比其他村民的玉米面不知好了多少倍。

大骨汤熬出白色就差不多了,青芽将面条擀得粗细均匀,丢到大骨汤里,临出锅时扔进去一把小青菜,小青菜用热汤一烫愈发青翠欲滴。

说到青菜,青芽想着下午还要去村里大娘家换些青菜种子,男人有本事家里不缺肉,但葱姜蒜小白菜这些家里就能种的她还是在院里撒点种子种吧,省得以后想吃点青菜还要到镇上买。

想到这里,青芽心里不由一笑,别人家都是吃不上肉,她家是吃不上菜,虽是这么想,却是让青芽清楚意识到她身为一个女子,如今在这个家里顿顿白面大肉地吃着已是最好的归宿。

面条捞出来,炒得焦酥的猪下水混着油花放在上面,玉米饼子摆到盘子里,青芽走到门口向外观望,只见一硕大黑影正朝这边走来。

青芽赶忙迎上去,男人肩上扛着一棵大树,手里还揽着一大捆干柴,青芽手足无措也不知能帮些什么。

男人径直绕开她,将木头放在院子角落,青芽忙把布巾湿了水递给他,好奇问道:“咋还带回来棵树?你自己砍的?”

你咋那么能啊,大兄弟!

擎苍接过她递来的湿布,知道她这是嫌弃自己,哼了一声擦去脸上的汗,声音闷闷地透过布巾传来:“管那么多作甚?男人的事少插手。”

青芽撅噘嘴也没继续问,心里却是不服气,哼,她倒是不想管,有本事以后自己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

擎苍看见她如墨的发丝间的玉簪,心情变得愉悦几分,第一眼见那簪子他就想到这狡猾的女人,现在一看果然适合她。

上了饭桌,青芽忙把筷子递给他,男人便“呼噜呼噜”吃起来,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显然吃得很畅快,吃完碗里的面就去拿玉米饼子吃,婆娘手艺难得,擎苍想她除了那张脸也就做饭手艺能拿得出手了。

青芽见他还能再吃几碗的架势赶紧又去给他添了满满一碗,男人接过依旧“呼噜呼噜”地吃得香,重复着吃上一碗的速度。

青芽贴心地用帕子擦去他额头上滚落的汗珠,试探地问:“要不要给你修剪下毛发,省得碍事。”说着还举着手发誓,“我保证不弄疼你。”

爷岂是怕疼的人!擎苍心里反驳,却也是好奇这女人能弄出什么花样来,喝下最后一碗汤道:“修坏了看老子不抽你!”

青芽早就摸透他这是在吓唬她,配合地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结结巴巴示弱道:“我,我肯定万分小心。”

擎苍端着空了的大海碗大爷似的说道:“敢不小心试试,再盛一碗多放点肉,家里是吃不起咋地?”

青芽又去灶房盛了满满的肉端给他,看着他狼吞虎咽,心里不可抑制地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