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妄生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23 13:47:52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小说主角是沈念汐慕君染小说精彩试读:她上一世,前半生风光,后半生人鬼不如,从北周最夺目的一颗明珠,变成了地上的污泥,人见人嫌。 一朝身死,再次睁眼,却是重头来过。 她该报仇的报仇的,该报恩的报恩。可是这其中的爱恨情仇,真真假假,让她一再崩溃。是他突然出现,来到了她的身边,用他的一颗炙热之心,温暖了她。

在线阅读

当年圣上登基后,将他的一众兄弟差不多都处死了,但这成安王因为自幼不受宠,又没有什么外戚,便留了他。封了王,养在京都,虽无实权,却也是尊贵的。

成安王妃与皇后曾经关系不错,晋阳郡主也因此与长公主关系亲厚些。

长公主早在亭子里的时候,就看见这边发生的事了,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差不多清楚。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将沈知婉从头到脚的细细打量了一番,她脸上刚被沈念汐扇红的痕迹也被收入眼底,见她衣着姿态,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厌恶,面上却是不显。

看完她,目光这才落到她身边沈念汐的身上,目光一顿。

少女衣着简单,却是难掩盖她那出众的容貌,小小年纪,容貌便如此不俗,待过几年,身段完全长开了,怕是一个让天下男人为之痴迷的尤物。

思及至此,脸色冷淡,“本宫设宴,是为了美景,大家都好好的,为何就你们二人闹事,莫不是,将本宫不放在眼里?”

这话,可就说重了。

不敬长公主,便是蔑视皇权,真要论起来,那可是**之罪。

沈知婉面色一下子白了下去,身子摇摇欲坠。

沈念汐倒是淡定如常,提起裙摆,淡然自若的跪下请罪,“长姐对晋阳郡主出言不逊,扰乱了花宴,惊扰了长公主殿下,臣女代她向长公主殿下请罪,事因长姐而起,臣女虽然冒犯长姐,动手打了她,可是晋阳郡主乃长公主之表妹,身份尊贵,长姐她以下犯上,还是请殿下责罚。”

一旁扶着婢女站着的沈知婉听到沈念汐此番话,也反应了过来,心里暗恨沈念汐不为她求情,还火上浇油,却是面色惶恐,忙跪下请罪,“臣女言行无状,扰了殿下兴致,还请殿下恕罪,臣女并非有意。”

其实这件事,不过是少女之间的口角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事。

只是晋阳郡主动了手,又告了状。晋阳郡主与长公主关系亲厚,她也算是长公主的脸面,若是旁人欺负了她,长公主不做点什么,有失她的脸面身份。

再者,长公主看了眼那跪在地上的沈知婉,一派矫柔造作的姿态,让长公主想到了宫里的一些人,心情很不好,小事也变大事了。

“本宫素来听闻丞相大人极重规矩礼仪,还以为他的子女也是如其父,却没想到……”长公主顿了一下,“既然认了错,本宫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沈知婉出言不逊,以下犯上,念在是无意为之,便打二十下手心,以示惩戒吧。”

“至于你。”长公主看了眼老实跪在地上的沈念汐,“你虽没有参与此事,但是你身为沈知婉之妹,没有好好的拦住她,尽到为人姊妹的责任,本该受罚,只是看在你被郡主误伤的情况,便免了吧。”

这惩罚倒是不重,但是对于沈知婉来说,却像是要了她的命。

二十下手心,她的手怕是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拿笔!

她一想到在她养伤期间,沈念汐出席各种宴会,凭借诗画出了名,那还有她什么事?

一张小脸白的如纸,没有了一丝的血色。

想开口求长公主从轻处罚,却是在抬眼触到长公主那冷淡的眼神后,所有的话,不敢吐出来。

只能老实认罚。

能让沈知婉当众丢脸,沈念汐心底是十分高兴,红唇微不可察的扯了一下,掩去眼底的笑意,谢了恩。

“多谢长公主殿下开恩。”

长公主的冷淡的目光在她身上停了一下,便带人走了。

很快,沈知婉就被当众处罚了。

那竹板子打在沈知婉的手心,一下子就红了,火辣的痛感,传遍身体,让她眼里含了泪,咬紧牙关撑着。

她敢确定,她叫一下,长公主还会加罚。

沈念汐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沈知婉被打,漆黑的瞳孔底,神色诡谲,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里,若不是死死的掐着手心,怕是要当场大笑出声。

虽然如此,但是她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兴奋打颤,这幅模样落在旁人眼里,便是害怕。

处罚完了之后,长公主便散了宴会。

众人离去。

估计不到明天,沈知婉出丑的事就已经在京中各家大臣家眷中传遍了。

一想到这个,沈念汐的眸色里就有笑意溢出来。

坐在沈念汐对面的沈知婉无意间瞥见她眼底的笑意,顿时像被刺激到了的刺猬,炸了毛,

“你笑什么?刚刚你为什么突然打我,是不是想看我丢脸?!”

沈念汐见她看见了,也不慌,淡然地将眼底的笑意敛去,扯出一抹自认为关心的弧度,“长姐,我也是为你着想,那晋阳郡主的身份,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若是我当时不动手的话,晋阳郡主说不定会心里会十分恼怒,一气之下告诉了成安王妃,再传到宫里,到时候,不是妹妹那一巴掌的事了。”

沈知婉刚出了这么大的丑,虽说沈念汐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她心里还是记恨着她,“刚刚长公主罚我,你为什么不帮我求情?害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

沈念汐眼底闪过一丝讽刺,“长姐,长公主是什么人,她要罚你,是我一个下臣之女随便说几句话,就能改变她想法的吗?若是因此触怒了长公主,让长公主记恨丞相府,到时候不仅没有减罚,反之,我们丞相府三百六十口人,都得出事。”

语气渐渐冷了下去。

“再说了,晋阳郡主明明要打的是长姐你,你偏偏在她耳光落下来的时候,躲到了我身后,害我受了无妄之灾。我还没问长姐你是什么意思呢?”

沈念汐的一连串问题,让沈知婉成功的住了嘴。

看了眼目光闪烁的沈知婉,她就知道当时她是故意的。

心底冷笑一声,将头转开,不再看她。

两人一路无言,马车行驶到了丞相府前。

一下马车,沈知婉就急忙带着人回了自己的院子,叫了大夫。

沈念汐抬头望了眼熟悉的门匾,压下心头复杂的情绪,带着人快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屏退了所有人,把自己关在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