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古医妙术

古医妙术

古医妙术

来源:掌中云 作者:星空野狼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23 14:16:59

小说《古医妙术》是作者星空野狼以徐振东、苏以珂作为主角执笔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讲述了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出社会就可以大展宏图。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连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别说赚大钱了。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最绝望的时候获得神农传承,成为神医,踩纨绔子

在线阅读

应天市!

下午六点,黄昏来临。

两名快递员抬着一个大箱子,走出了电梯。

箱子内,徐振东捧着一束红钞票折叠成的一束玫瑰花,心情紧张。

他刚从大学中医系毕业,上学的时候有个女朋友,叫李青萝。

本来两个人在外面租了房子,可她实习的医院离住处太远,为了上班方便,李青萝便到医院附近重新租了一个房子。

而他则继续寻找医院进行实习,他这个成绩优异的学生,却被硬生生得拦在了面试的第一道关卡。

但是中医势微,不少医院都裁撤了中医部门。

徐振东这个中医系的优秀学子,就业反倒成了大问题。

因为工作的问题,外加分开三月有余,女朋友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

今天是女朋友的生日,徐振东耗费心力将红钞叠成一朵朵玫瑰花,做成了一个花束。

随后找了个大箱子,把自己打包成快递,请快递小哥将自己当成快递送上门。

准备给对方一个震撼人心的惊喜。

希望可以凝聚一下两个人的感情。

敲门声响起,徐振东心头一紧,额头不禁布满了冷汗。

“这谁邮寄来的快递?”

听到熟悉的声音,徐振东紧张地情绪缓和了不少。

“是位先生给您邮寄的,请签收一下。”

李青萝接过笔,签完字后,快递员便离开了。

“唉,你们……”

李青萝看着庞大的箱子,气得直跺脚。

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搬得动?

徐振东在箱子里鼓足勇气,正要破箱而出,给他一个大惊喜。

就听李青萝喊道:“亲爱的,出来帮我抬一下箱子。”

亲爱的?

徐振东脑子嗡得一声。

难不成她出轨了?

不,不可能!

说不定是她在医院结交的闺蜜。

闺蜜之间这么称呼没什么。

对,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可下一秒,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徐振东呆滞了。

“宝贝,你这是买了什么?”

男……男的……

徐振东蹲在箱子里,身子忍不住的发颤。

一个女人管一个男人叫亲爱的。

他要是在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真是个大**了。

“不是你买的?”

李青萝看着男人摇头,无语道:“我打开看看。”

“算了,一个破快递等会儿再说,你个小妖精都快馋死本少了。”

“哎呀,烦死人了你……”

外面调情的每一个字眼儿,都宛若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他正在流血的心脏。

徐振东两只手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

**!

徐振东双眼猩红,抑制不住的咆哮,嘶吼。

一拳打破纸壳箱,从里面跳了出来。

“李青萝,为什么?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说搬出去是为了上班近,我看你是为了跟这个混蛋搞**。”

徐振东双目赤红,手中红钞叠成的玫瑰花束被他紧握的拳头,捏变了形。

正在床上缠绵的二人吓一激灵。

李青萝回过身,看见徐振东近乎发狂的表情,立马钻进了被窝里。

“你你你,你有病吧你?”

被捉奸在床,李青萝有些心虚,不敢直视徐振东的目光。

“到底是为什么?”

“说!”

徐振东喝问道。

“你就是那个叫徐振东的**?”男人知道徐振东的身份,立马放下心来,给自己点了根华子,不屑道:“从今天开始,青萝就跟你分手了,滚!”

“没错,徐振东,从今天起,我们正式分手了,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天易集团的公子彭仁怀,他能给我想要的别墅,豪车,花不完的钱,我习惯了城市的繁华,不愿意在回到乡下。”

李青萝满眼爱意得看着一旁抽烟的男人,冲徐振东嫌弃道:“而我们都是外地人,你不过是个学习中医,被十几家医院拒绝找不到工作的**而已,到死了你也不一定能在应天买一套房子,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在一起?”

“你也别摆个臭脸,就你这经济条件,我离开你,那也是为你好,换做别人都得说我句体贴,不给你增加负担而离开你,你应该知恩图报。”

此刻的李青萝也不心虚了,话说到这里,反而觉得自己没做错。

人活得现实一点是完全应该的。

在你经济条件可以的时候跟你在一起,但你落魄的时候离你而去,不给对方增加负担。

这世上去哪里找她这么好的女朋友?

“钱,钱,钱,钱就这么重要?”徐振东不甘心,继续说道:“这几年我对你视若珍宝,宁可自己吃馒头也要让你吃好喝好,当初说好了一起赚钱付首付,一起还房贷,一起开个诊所,一起……”

他话未说完,躺在床上的彭仁怀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扔在了徐振东的脚下。

随后冷笑道:“这卡里有一百万,拿了赶紧滚。”

“混蛋,你觉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徐振东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

“亲爱的,你给他钱干什么?这钱够买辆好车了。”李青萝有些心疼钱。

不过男人做的决定,她不敢多说什么,见徐振东杵在原地喘着粗气,不耐烦道:“还不拿钱滚啊。”

男人戏谑得看着他,眼中充满了蔑视。

徐振东慢慢地弯下腰,将卡捡了起来。

“这就对了,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只要钱够,本少爷可以睡……*……”

彭仁怀眼中满是戏谑,可说未说完,徐振东沙包大的拳头猛地朝他脑袋砸了下来。

“混蛋,我杀了你……”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哪个都不是一个男人能忍,或者该忍的。

都是这个混蛋,若不是他,李青萝岂能变心?

徐振东用被子盖住了彭仁怀的脑袋,一拳又一拳用力地砸了下去。

“徐振东,你疯啦。”

李青萝脸色狂变,顾不得身上只挂着一身黑丝,上前疯狂地拉扯着他。

“你个**,他可是天易集团的公子,打了他你就等死吧。”

“松手,我让你松手啊……”

李青萝心急如焚。

徐振东却置若罔闻,每听到被子里传出来的哀嚎惨叫。

他的恨意就少一分。

啪!

徐振东顿觉后脑一痛,拳头顿时悬在了半空。

滚烫鲜红的血液顺着脖子流下,渐渐染红了衣襟。

徐振东转过身子,四目相对。

就见李青萝惊慌失措,手中拿着鲜血淋漓,看着比她手还大的烟灰缸,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徐振东意识逐渐模糊,扑腾一声倒在了地上。

“亲爱的,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我们快去医院吧……”

李青萝连忙将被子里鼻青脸肿地男人拉了出来。

“我草**!”

彭仁怀从李青萝手中夺过烟灰缸,一下又一下的砸向徐振东的头颅。

“老子就睡你老婆了,你能如何?”

“你就是个一无是处学中医的**。”

“老子今天就他妈弄死你。”

“好了,我们先去医院吧,回头在收拾这个**。”

李青萝连忙穿好了衣服,带着男人赶去医院。

至于徐振东宛若一条死狗一般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

徐振东头晕目眩,剧痛传遍全身。

没人注意到,血水透过衣衫竟然全都有意识般汇聚到了胸口的暗黑玉坠之内。

就在他认为自己要死的那一刻,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脑海中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说话。

“此乃我神农毕生心血,希望有缘人能将其传承下去,继续弘扬中医博学,悬壶济世……”

刹那间,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强行灌输在他的脑海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