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嫡女谋

重生嫡女谋

重生嫡女谋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24 10:04:12

《重生嫡女谋》小说的主角是武茗武霄云小说精彩试读:重生一世,残害她的,她要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舍命护她的,她要他们平安顺遂!可偏偏,亏欠最多的那个人,她却怎么都偿还不清,他说:那便用你自己来还吧。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武纯儿一声惊叫,二十几个大汉从树丛后面窜出来,立刻将武纯儿团团围住,周围的婆子丫鬟见这些人穿的破衣烂衫,杀气腾腾,吓得纷纷尖叫逃窜。

刀疤脸皱了皱眉,不是说这次只有两只羊吗,怎么多了这么多?

而且雇主要他们等的是下山的人,可这些女人是上山的。

刀疤不确信的俯身掐住武纯儿的脸左看右看,天色朦胧,加上画像上的女人跟武纯儿至少五分像,刀疤脸便不再怀疑,一声大吼:“都他妈瞎了,看不见羊跑了?都给我圈起来!等会有你们玩的!”

宋氏和武纯儿这一行除了车夫之外都是女眷,还不等这些土匪围过去,就已经有几个吓晕了过去,剩下的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束手就擒。

宋氏更是吓的不敢动弹,生怕自己身上上好布料的衣裳被土匪当成肥羊,于是赶紧把外袍脱了,抢了身边婆子的粗布袍子裹在身上,缩在地上不敢出声。

土匪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得手,心里得意,晃着白森森的大刀欣赏着女人们战战兢兢的模样,因为雇主早就知会他们另一只要宰的羊要晚些才到,所以他们也不急于对她们下手。

有几个迫不及待的,已经开始撕扯武纯儿的衣服,准备往死里玩这女人,他们可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又能赚大钱又能舒服舒服的生意!

武纯儿哭着尖叫:“娘!救我啊娘!”

宋氏在人堆里死死的低着头不敢出声,武纯儿不过是她短命相公的小妾生的女儿,也不是她亲生的,他们要糟蹋她,她有什么办法!她要是出头,那不就是把她自己也搭进去了吗!

武纯儿死死捂着自己的衣服,忽然想通了什么关窍,急声道:“几位大哥,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你们做生意不是都有画像吗,你们怎么能不按规矩办事!”

刀疤脸兴奋的咧着大嘴一边撕武纯儿的衣服一边道:“画像上画的清清楚楚,老子逮的就是你!乖乖听话,哥哥们爽够了说不定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武纯儿双眼瞪圆,这些人根本没碰到武茗!那武茗去哪了?春荷那个死丫头不是说武茗下山的时候被土匪杀了吗!怎么半山腰一点血迹都没见着,而且这些土匪怎么还在这里,武霄云呢,他怎么也不在?不是说他三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快马加鞭赶来了吗!

宋氏也同时在想:为何既没看见武茗,又没看见武霄云!若是这两个人都平安无事,那今日这一场苦心谋划,不就白白泡汤了吗!

不,不仅是白白泡汤,而且可能还会把她们母女搭上!

怎么会变成这样!

“画像上的人不是我!你看清楚那画像上的女人比我好看许多,你们定是认错人了!”

若不是为了保命,武纯儿绝不可能承认武茗比她美,可刀疤脸却不信:“你与画像上的人长得至少五分相似,还想狡辩?”

武纯儿气的浑身发抖,怪只怪她和武茗是堂姐妹,难道就因为这五分相似,就要叫她替武茗受死吗!

“我有钱!我给你们钱!求求你们放过我!”

武纯儿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摘下来扔过去,结果这些土匪笑的更狰狞:“钱我们要,人,我们也要!”

武纯儿惊慌的后退,哭着哀求,希望他们能大发慈悲放过她,明明该受这个罪的是武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她!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替武茗被人糟蹋!

都是武茗这个**!当初把她拽进冰湖怎么不干脆淹死病死!若是她早点死,武纯儿又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此时此刻,武茗就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等着欣赏武纯儿和宋氏的下场。

听闻武纯儿求那些土匪大发慈悲放过她时,武茗讽刺的笑了,武纯儿打算借这些土匪之手除掉她时怎么没想过发发慈悲?等到被害了成了自己,武纯儿倒是希望别人能放过她?

果然刀不割在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

这一次,武茗便是要狠狠的割下这一刀,让武纯儿好好的知道,什么叫疼!

刀疤脸粗粝的大手攥住武纯儿的脚腕,一把将武纯儿拖到跟前,接着便是斯拉斯拉布帛撕碎的声音,伴随着武纯儿凄厉的哀嚎,二十几个男人一个轮着一个过,嚣张刺激的笑声夹杂着女人绝望至极的哭声回荡在整个山林中,武纯儿的手在雪地里无助的乱划,划断了指甲,雪地里浸染了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宋氏和婆子丫头们缩在一起,死死的闭着眼,心里一遍遍念着只糟蹋武纯儿一个就够了,千万别盯上她,希望这次能逃过一劫,等回去再收拾武茗这个小**!

武茗一双沉冷的眸子映着雪地里冰冷的白芒,看见那些土匪一个一个压到武纯儿身上,又一个一个起身,武茗的心中没有丝毫快意,因为这一点点伤害,远不及她曾经所受的十分之一!

她只等着,等这些土匪玩够了之后,然后一刀砍下武纯儿的脑袋。

恶人终究要靠恶人磨,武茗不会对武纯儿和宋氏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如果这一世她敢掉以轻心对她们有半分心软,那现在,躺在那些男人身下的,便是她。

这些人,只有一脚踩死,才能永绝他们算计她伤害她的可能!

害过她的人,她不会再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

护着她的人,她要他们平平安安无人敢欺!

武茗抬头看着清冷的月光,此时春荷应该在客栈里睡着了,而武霄云,应该在军营里看着兵书吧。

总归这一世,她在乎的人都还平安无事。

以后等春荷到了及笄之年,她便给春荷许个好人家,让春荷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度过她本就该顺遂的余生。

而武霄云,凭他那一身武艺,没有重伤拖累,不日定会成为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成为爹爹最器重的左膀右臂。

武茗的思绪忽然顿住,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武霄云的武艺不说数一数二,但至少不是土匪莽夫能比的,况且上一世武霄云还带了大队兵马前来剿匪,照理区区二十几个土匪怎么都不至于将武霄云伤到重伤难愈的地步,但武霄云确确实实是因为被匪徒重伤导致身体衰弱。

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其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风寒发作,武茗抑制不住的捂嘴轻咳了一声。

已经享受过一遭,正背靠大树笑着欣赏武纯儿痛苦表情的刀疤脸耳朵忽然动了动,下意识站直了身体,危险的眯起眼睛,提了刀缓缓往武茗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