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九千岁的心尖宠

九千岁的心尖宠

九千岁的心尖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嫣小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5 10:26:54

《九千岁的心尖宠》小说的主角是夙临风卿澜小说精彩试读:一天之内,父亲被斩,母亲自尽,长姐二哥被捕入狱。 逃出的她茫然无措,只能向青梅竹马未婚夫求助,得到的是无情拒之门外。 大雨磅礴,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羸弱的身体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倒下。 再醒时,她不是内阁首辅幺女,而是跟农家女抱错的侯府真千金。 血海深仇未报!仇人在逍遥!何能安眠!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属下明白。”松吹颔首。

风卿澜撇眉,“以后唤我小姐,自称名字便可。”

“隔墙有耳。”

松吹立马改口,“松吹领命。”

“洗漱吧。”

松吹立马去准备,风卿澜坐在桃木桌的梳妆台前,枯瘦的手指抚摸着干瘪枯黄的脸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眉眼微扬,“不枉费我这段时间虐待自己。”

里面已经备好沐浴的热水,风卿澜泡在里面松吹便转身去找新衣裳。

沐浴完的风卿澜看着她手里的新衣摇头,“别人的衣裳穿一件就够了。”

“把原来的那件给我。”

松吹虽是不解,但还是按照吩咐做。

华丽的衣裳松松垮垮完全不合身,一看便是别人的衣裳。

走到衣柜前,看着里面一排排宽大的衣裳风卿澜唇角扬起一抹冰冷,“我这是废品回收站吗?什么不要的东西就往这里送。”

将衣柜门关上回到梳妆台坐下,松吹挽了一个稍微正式点的发型,梳妆盒里一堆次品,她挑了支成色极差的玉钗,插在发髻上更加显得奇怪。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风卿澜满意的点头。

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夜幕降临,外面一阵声音响起是传去正厅用膳。

风卿澜应声就紧跟着出去,外面的丫鬟看到的一瞬,皱了皱眉。

风沧澜这身打扮怪异的很,越看越怪异。

丫鬟看着她的眼神几变,从刚开始的呆愣到后面的嫌弃最后是鄙夷,“二小姐你可快点吧,侯府准时用膳,可不是乡下有没规矩。”

听到丫鬟不恭敬的话,松吹忍不住上前。

风卿澜掀开眼帘,目光平静。松吹见之立马退回去。

看到松吹面色冰冷以为要教训,最后看到她退回去一声冷笑,“侯府二小姐是素律小姐,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

说完,丫鬟便自己离开。

风卿澜安静的跟在后面,丫鬟走在前面时不时不屑的回头看一眼,已经把风卿澜归类于好捏的软柿子。

一路灯火通明,来到正厅更是热闹,比下午多了好些人。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冷漠观察里面的其乐融融。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风卿澜的偷瞧在呵斥声中被打断,她立马颔首一副受到惊吓很害怕的模样。

男子的声音引起屋内人的注意,风素律往外瞧了一眼眸光微亮,莲步轻移、笑容款款,“大哥,你回来啦,忙不忙?辛苦不呀?”

既有大家闺秀的温婉,又有小女儿的俏皮灵动。

被关心的男子心情大好,抚摸着风素律的脑袋,一脸的宠溺,“素律越来越越体贴了,都知道关心兄长了,也不知道到时候便宜哪个小子。”

“哎呀!”风素律娇嗔一声,“哥,你怎么这样啊,你在这样说话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说了。”

兄妹二人感情好的不行,一旁的风卿澜完全是多余的。

她垂着头,看到两人相处,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以前跟长姐、二哥在一起的时候。

曾经,她有疼爱自己的爹娘,宠爱自己的姐兄,但是她没有守护好。

没有……

脑子里闪现父亲被杀,母亲自己的画面,风卿澜双手紧握成拳,清亮的双眸染上红血丝。

她一定会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你是新来的丫鬟?你怎么还在这?这么不懂事。”男子见风卿澜还站在那有些不悦。

他话音一落,周围顷刻间安静下来。

厅内众人齐齐看向这边,目光各不相同。

风素律眼底滑过一丝轻蔑,绕着男子的手腕,声音低软,“大哥,她不是新来的丫鬟,她是从农家接回来的卿澜姐姐。”

“她……”男子哽了声。

风卿澜低着头不说话,侯夫人呵斥道,“风砚南,你胡说八道什么,那是**妹,亲妹妹。”

亲妹妹这三个字如同一根利刺,扎入风素律的心头。

她搂着风砚南的手缓缓松开,察觉到这点的风砚南狠狠的瞪了一眼风卿澜,“我的妹妹是素律,也只承认素律。”

“臭小子,你皮痒了是不是!”侯夫人低骂一声,大多数还是站在旁边看热闹。

风卿澜抬头,清亮的杏眸里是黯然伤神,“没事的,若是我突然冒出来一个妹妹也接受不来的。”

言下之意便是,你不认我,老娘还不想认你。

但风卿澜声音小又故意软了些,加之一副伤神受伤的模样,听起来更像是给风砚南解围。

至少在场之人,除了松吹跟风卿澜,其他人都认为是在解围。

侯夫人果然不说教风砚南了,拉着风卿澜入正厅,在烛灯的照应下身上的衣裳发饰看的更是清楚。

“你这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换吗?”

“还有你头上带的是什么?”侯夫人看见忍不住说教起来。

风卿澜一双清亮的眸子如懵懂小鹿,“衣柜的衣裳都太好了,我舍不得换。头饰我挑了一件最好的呢。”

“什么最好的!”

“素律,不是让你准备卿澜的衣物首饰吗?”

众人这才想起来什么,目光落在风卿澜身上的衣裳上,之前就觉着眼熟一时想不起来。

这不是风素律去年的衣裳吗?

两人虽然同岁,风素律在侯府锦衣玉食长得是极好,而风卿澜瘦瘦小小的跟同岁的风素律差太多。

这衣裳套在身上就不伦不类的,这也是风素律没想到的。

面对四面八方炙热的目光,风素律只觉着如坐针毡,心慌意乱。

她眼神几经转变,最后面露自责,“对不起母亲,素律这几日一直在练琴,为燕侯夫人大寿做准备,所以把这件事交给了凉音。”

风卿澜听到燕侯夫人四个字时,垂下的杏眼微眯,渗着阴冷寒意。

旁边的凉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此事确实是凉音所为。”

“凉音见小姐因为二小姐即将回府郁郁寡欢,心里埋怨二小姐想为小姐出气。”

前有素律为燕侯夫人寿宴表演苦练曲子,后又苦情戏说她因为风卿澜的回归郁郁寡欢,怕被抛弃,很重视这份亲情。

这种话风素律跟丫鬟凉音说出来效果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风素律还有点头脑,不算太蠢。

厅内再次陷入安静。

风卿澜垂眸看着脚尖,欣赏着这对主仆的演技。

大家族对男子的血统可能比较在意,女子嘛……就是联姻工具,很明显风素律比她更有联姻价值。

“凉音罚银半年。”罚完凉音侯夫人就去安慰素律,“素律,是母亲没考虑到你,你不会怪母亲吧。”

“不会。”素律一副感恩的样子,“有幸做母亲的孩子是素律的福气。”

母女两人互谈心声,这时一道匆忙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侯爷……”

“好多……有人送来好多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