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女的幸福田园

农女的幸福田园

农女的幸福田园

来源:微阅云 作者:风过无痕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6 09:20:40

《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的主角是赵小雅秦子琛小说精彩试读:她本是中医世家出身,自小家境优越,又颇有天赋,眼看前程似锦,一朝却遭遇了车祸。 意外过后,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被人嫁给了六十多岁的员外,愤而自尽醒来。 自小被领养,养大就是为了给自家亲儿子攒聘礼,更兼幼年时被开水所烫,毁了容。 赵小雅无语问苍天,还能再惨一点么? 一转头。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那人一边口吐白沫一边抽搐,人不受控制,被旁人扶着进来,一不小心就摔在了地上。

送他来的人一脸惊慌地求助:"大夫,快帮他看看吧大夫!"

里间出来一个素衣大夫,身形颀长,一张脸生得温润如玉,见状连忙叫人把他扶到了床上躺着。

医馆内出了这事,那掌柜的自然顾不上赵小雅,急急忙忙上前帮忙去了。

赵小雅也走上前去,细细观察了那人的症状,很快便下了结论,这是典型的癫痫啊。

她皱着眉,连着看那年轻医师把脉又扎针,很是忙了一通,结果竟丝毫没有好转。

赵小雅惊讶了,这个年代,连癫痫都束手无策的吗?

"项大夫,您是咱们这镇上最好的大夫啊,您快点救救他吧!"

项云墨眉头越皱越紧,眼看着面前那人的症状毫无好转,身旁忽然伸过来一只手,将一块纱布精准地堵到了病患的口中。

所有人都惊讶地回过头,掌柜的看清了她便骂道:"你这丑丫头怎么还不走,存心来捣乱的是不是!"

赵小雅却一把将他推开,顺道拿走了项云墨手上的银针,没好气地道:"由着他抽搐,然后把舌头咬断吗?"

她伸手松开了那病患的领口,嘱咐道:"帮他把吐出来的东西擦掉。"随后,对着他耳周的穴位开始扎针。

耳穴乃迷走神经聚集之处,刺激耳周穴位可以控制癫痫,这是她一早就学过的。

随着赵小雅的一连串动作,那病人慢慢停止了抽搐,到了最后,已经可以平静呼吸,恢复了神智。

"纸笔。"

赵小雅对项云墨道,项云墨递了纸笔上去,赵小雅却没有接过,"我说,你写。"

她不会写繁体字,若是这种时候露了馅,可不大好。

仔仔细细报了几个药名,赵小雅看着项云墨皱眉思索的样子,耐心为他解释了一二。

癫痫本是寻常病,但这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若是这里的人未曾遇见过这病,倒是也情有可原。

等送走了那病患,医馆内骤然安静下来。

脸色最诡异的,要数那掌柜了。

他向来狗眼看人低,骤然见这么一个丑丫头带着药草来卖,他是理都不想理的。

谁曾想,连项云墨都没有解决的难题,就被这么个丑丫头解决了,看她那架势,还颇为轻松。

项云墨却不是这么重颜面的人,他朝赵小雅深深做了个揖,道:"在下项云墨,今日得姑娘赐教,不知芳名几许?"

赵小雅摆摆手道:"赐教说不上,我叫赵小雅,今天是带了药草来卖的,正好碰上这事,顺手罢了。"

项云墨道:"哦?赵姑娘带了什么药草?"

赵小雅看了掌柜一眼,把那药草袋子递了上去。

项云墨细细看了一眼,连连点头,道:"姑娘这几味药草都是刚需,冯掌柜,劳烦你。"

赵小雅得意洋洋地看向那掌柜,只见那冯掌柜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还要憋出笑容来,"是,是。"

项云墨很是热情,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她的相貌,拉着她讨论了好久的医术。

赵小雅也来了性子,与他相谈甚欢。

等离开医馆,她身上已有了不少银两,当下心情更是愉悦,哼着小调就朝着最近的酒家走去。

秦子琛站在医馆门口,一直目送着她离开。

世事就是这么巧,他刚好来这里抓药,刚好就撞见了方才那一幕。这丑丫头所做的事他都看在眼里,到了此时此刻,已经不是惊讶二字可以形容。

他招手唤来手下,道:"去查查,她是什么人。"随后便跟了上去。

赵小雅一直走到了酒家门口。

一只脚还未踏进门,就被人拦了下来,"这里是吃饭的地方,要饭的不要过来碍眼!"

赵小雅看着那小二,一脸趾高气扬,与方才医馆那掌柜的没什么两样。

"狗眼看人低!"她骂道,见那小二变了脸色,作势要打,慢慢悠悠地自怀中取出荷包,又拿出一锭银子晃了晃。

那小二立刻变了脸色,笑得眉眼都挤到了一处,"客官里面请!"

赵小雅走到靠窗的桌旁坐下,硬是让小二把所有的菜名都报了一遍,这才点了一桌子菜。才喝了一口茶水,眼前一黑,却是一个男子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姑娘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不如我帮帮你?"

赵小雅定睛一看,这不是方才她遇上**时求助,非但没有帮她,还奚落了她的那个人吗!

赵小雅冷笑一声,"公子连一顿饭都吃不起?"

秦子琛不置可否,见菜端上来了,也不跟她客气,拿了筷子就去夹。

赵小雅却一把压下了他的筷子。

"公子一无钱财二无姿色,凭什么让别人请你吃饭?"

秦子琛一愣,觉得这话有些耳熟……等等,这不是方才他说给她听的话么!

秦子琛放下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本公子没有姿色?这位姑娘莫非眼神不好?"

赵小雅翻了个白眼,"本姑娘眼神好得很,这位公子没听小二说么,叫花子严禁入内!"

秦子琛道:"好啊,你最好不要后悔。"

他就坐在那里,也不走,伸手唤来了一个手下,耳语了几句。

那手下很快就退了下去,赵小雅见赶不走人,索性也不再白费功夫。等菜上来了,她才尝了一口,就忍不住食指大动。

昨天的她还在为那肉包子心动不已,今天这个跟肉包子比起来,简直是山珍海味好吗!果然有钱就是硬道理,她日后一定要多多赚钱!

秦子琛冷眼看着她吃得狼吞虎咽,毫无仪态,眼角瞥见酒家门口人影一闪,嘴角慢慢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