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情深不知缘浅

情深不知缘浅

情深不知缘浅

来源:微阅云 作者:达达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3-31 09:21:40

《情深不知缘浅》由作者达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是白禾苏安莫羡白禾苏在妹妹婚礼前与妹夫春宵一度,致使妹妹悲痛欲绝跳楼,成为了植物人! 从这天起,她就成为了罪人,永远无法得到原谅。 她只能作为妹妹的替身活着,被伤得千疮百孔……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姐姐?你在干什么?”

“我?”白禾苏看了眼凑身过来的白绮芸,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账目,“啊,我在给爸爸清算账目呢。”

“这样啊,那我来帮你吧!”

一下子将白禾苏挤走,顺手将她手中的笔记本拿在手上:“我看看,啊~我会了。”

“啪啪啪。”白绮芸对着键盘就是一阵猛烈敲打,“哎呀!我不小心把数据都删掉了……”

“啊?这可是我总结了三个小时的,看看能不能恢复?”

回复她的只是白绮芸一脸的歉意:“要不让我男朋友来帮我们算算吧,她可是从国外经贸系留学回来的!”

“你男朋友?”

白绮芸对她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安莫羡啊!你为什么要设计把他从我身边抢走?现在我成了植物人,你高兴了吧!”

白绮芸的笑容瞬间变得惨白,一下子凑近不知所措地白禾苏,她的嘴角眼角不断流出血来,但口中的质问却不断传进白禾苏的脑海。

“绮芸!”白禾苏深吸一气从噩梦中惊醒,头顶洁白的天花板和身旁医护人员的身影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搭在肚子上的手不自觉地打起圈圈,平坦的小腹明明和以前没有丝毫变化,但她知道她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已经消失了。

那个孩子,还不足以顶起她的小腹;那个孩子,她还没有感知到他的存在。便这样消失了,仿佛不曾存在过。

一丝清凉滑过眼角,她将双眸闭上,眼泪便更加肆无忌惮地涌出。顺着鬓角,打湿耳下的枕头。

“白小姐,你刚做完手术,身体比较虚弱。最好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否则对身体不好。”护士抓起她的伤手,为她重新换上药,“这次是最后一次换药了,伤口也已经基本愈合,医生说手的功能会慢慢恢复的。”

另一只手将脸上的泪水擦干,长出了一口气后白禾苏看着窗外明媚的蓝天白云,心想:“老天不会因为谁而变得阴郁,就像安莫羡不会为了他不爱的人而花心思。现在唯一让我留在他身边的理由,只剩下昏迷不醒的绮芸了。”

安莫羡所做的一切,让她彻底绝望。而绮芸的事,尽管不是她策划了全部,但她同样有责任。

像是和她有了心灵感应似的,安莫羡隔天便来到了病房,迅速地办理了出院手续。尽管医生强烈反对,但他还是坚决地将白禾苏接回了住处。

“医院的床位不是留给闲人的。”

身体虚弱的白禾苏,无力反抗,任由安莫羡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扔上了车。重新回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家,白禾苏直接被扔进了厨房。

“把你那天没做的鱼汤做好了,给绮芸端过去。”扔下这句话后,安莫羡便潇洒地离开了。

第一次,对于他冷冰冰的态度她并没有感到任何伤心。对此,她竟然还感到了一丝平静。

按部就班地将食材处理好放进汤锅里,将橱柜打开时,看到木兰汤盅空出来的一片空间和自己的伤手。她停顿了一下,便把另一个木槿汤盅拿了出来。

双手端着满满的一碗香汤来到了绮芸的房间,不出意料的,安莫羡仍坐在熟悉的位置上。

绮芸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安详地睡着。

“绮芸,为了你,再苦再困难,姐姐也会在这个家待下去。”她心想。

“汤做好了。”

“喂给她喝。”

白禾苏依言走上前去,途中不知为何手上突然无力,托盘便从手里滑了出去。这次的木槿汤盅也步了木兰的后尘,鱼汤洒了一地。

她自己也有些站不稳,虚晃起了身子。

天旋地转间,只听到一声清冷的:“滚。”

“我……我不是故意的。”一手扶额,她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可能是手术后身体比较虚弱,再加上伤手因为反复的伤口裂开时不时会出现抓握无力——她意识到问题所在。

但还没来得及解释,肚子上便传来一阵剧痛,本就站立不稳的她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倒是让她的头脑清醒了一下:“莫羡,你听我解释。”

“不要再狡辩了,你非要害死绮芸才罢休吗?”

安莫羡再没有给她机会解释,直接将她再次扔出了门外。

第一次,因为打翻了鸡汤,被赶出门外,失去了孩子。

这一次,因为打翻了鱼汤,被扔出门外,她又将失去什么呢?

晚风不饶人,冷冷的清风吹了一夜,白禾苏就这样瑟缩着咬牙挺过了这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