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唯有情深渡流年

唯有情深渡流年

唯有情深渡流年

来源:掌文 作者:我有一根辣条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1 10:23:21

主角玄影墨,苏轻柒唯有情深渡流年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苏轻柒嗫嚅着道:“两个月……”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忐忑地等着男人的回答。可男人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长久没有给她一句话,苏轻柒的一口气悬在喉头,上不上,下不下。他说过,他们不会结婚,更不会有孩子。“你不想养的话,我来养,我一定不会麻烦你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夜风卷起窗帘,窥探着房间的内部。

“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苏轻柒祈求的声音夹杂着外面的风声消失殆尽,她光着脚站在地上,暗红色的地毯衬得她的脚趾珠圆玉润。

男人站在对面,大衣上还裹挟着夜晚的寒气,他眉头紧皱,薄唇紧抿,下颚绷成了一条直线,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像是一座大山般给人压迫感,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他微微震惊,确实没想到她突然会说这个,随即便是冷眼看着她浑身颤抖,眼泪无声地滴落,在脚边晕开一小团,又慢慢洇成一朵花,他动了动,仿佛是在等她的解释。

“我怀孕了。”

房间死一般的寂静,风铃的清脆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多久了?”男人终于开口,冰冷的语气像是一条毒蛇,慢慢沿着她的小腿往上爬。

苏轻柒嗫嚅着道:“两个月……”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忐忑地等着男人的回答。

可男人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长久没有给她一句话,苏轻柒的一口气悬在喉头,上不上,下不下。

他说过,他们不会结婚,更不会有孩子。

“你不想养的话,我来养,我一定不会麻烦你的,所以,我们留下他,好不好?”

苏轻柒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男人的神色,伸出手去想要拉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她的泪水打湿了卷翘的睫毛,像是碎钻似的点缀在睫毛上,那双带水的眸子,又像极了江南的烟雨,可是不自觉抽搐的微笑的嘴角,却是暴露了她不安的内心。

男人后退了一步,拒绝她的触碰。

“打掉。”男人的眸子眯起,眸中一丝温度也无,眼睁睁地看着穿着睡裙的纤细人影因自己的话而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苏轻柒想要摸摸自己的小腹,却又像是怕自己手指的低温吓到腹中的孩子一般缩了回来:“可是——”

“没听到我说的吗?”男人的语气不耐烦起来,他转过身去,只留给苏轻柒一个冷漠的背影,“打掉。”

“玄影墨!”像是做着最后的挣扎,苏轻柒抬起手来,手中的验孕棒怒指着男人的背影,“我之前已经打过四次胎了!”

“你知不知道,我如果这次再打掉,以后可能再也怀不上了!”

男人的身形动了动,却是没有转过身来。

苏轻柒满心绝望,狠狠地闭上眼睛又迅速睁开:“如果是林芷溪——如果是林芷溪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冷漠了?你是不是——”

“啪——”

玄影墨在听到“林芷溪”三个字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快步上前,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你凭什么提她的名字!”

苏轻柒没有防备,径直被他打倒在地上,洁白的睡裙在地上铺散开来,像是在彼岸花海中开出的白莲。

她捂着被打红的半张脸,满脸的泪水在灯光下反着光,又带着同归于尽的决绝:“你再打我两巴掌就不用去医院了!”

男人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跟泼妇没有两样的女人:“你说够了吗?”凶狠的态度,完全没有对方还怀着自己的骨肉的自觉,“我们之间的关系,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苏轻柒愣了半晌,又像是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似的,肩膀颤抖着,轻轻地笑了起来,在空荡的房间中回响着,十分诡异。

“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呢……”她悠悠地叹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又因为没有站稳,踉跄了一下,要不是因为这张脸,他怎么可能跟自己在一起,她却奢望,他能够爱上自己。

玄影墨的眉头皱得更紧,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又笑起来的女人。

房间中,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玄影墨像是忍受不了房间中的氛围,深吸了一口气:“你今晚早点休息。”四平八稳的语气,像是刚刚歇斯底里的人,不是他一样。

苏轻柒的眸中突然染上了些许光彩:或许,或许这件事情还会有转机。

“我明天陪你去医院。”撂下这么一句话,玄影墨径直离开了房间。

苏轻柒的希望幻灭,狠狠地把手中的硬物丢了出去:“滚——”

东西砸在墙上,发出一声脆响,又咕噜噜滚出去好远,碎渣散落一地。

苏轻柒捂着脸,无声地哭泣着,跟他在一起三年,他终究还是对自己这般的狠心,这一切,终究是她一厢情愿……

玄影墨说到做到,第二天真的陪苏轻柒去了医院。

这里是私立医院,院长和玄影墨的私交甚好,定然会给他们最好的资源。

就像是之前每一次一样,苏轻柒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等着她的手术时间。

玄影墨坐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披着一身阴暗,看着那个套着松松垮垮病号服的女人。她已经没在哭了,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倒是让他有些心慌,觉着,她要是大哭大闹,都比现在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般好。

护士的眼睛在玄影墨的身上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停留在苏轻柒身上:“苏小姐,请跟我走。”

苏轻柒突然抬起头来,那张漂亮的脸蛋在能够看到悬浮颗粒物的阳光中白到没有丝毫血色。她犹豫了半晌,伸出手去轻轻拽住了男人的衣袖。

“昨天是我不好……”苏轻柒说着说着,泪水便掉落下来,砸落在她另一只抠着病号服的手背上,“我不该发那么大脾气……”

“不该提不该提的人……”

“不该那么任性……”

“我们,我们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玄影墨看着眼前哭得凄惨的苏轻柒:她昨天肯定没睡好,眼下的乌青十分明显,被自己打的那半张脸上还有些浮肿……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中闪过那么一丝心疼,可是又很快被她那张与某人相似的脸拉回了现实。

——终究是像,不是她……

玄影墨慢慢地扯开了她的手,站起身来背对着她,不再去看她满脸的泪痕。

“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声音浅淡,被吹散在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