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晋婉莹轩辕曜小说

完整版晋婉莹轩辕曜小说

完整版晋婉莹轩辕曜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芙岚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1 15:40:32

完整版晋婉莹轩辕曜小说的书名是《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故事简介:她是二十世纪著名的医科圣手,一朝穿越成古代不受宠的越王妃,刚睁眼就惨遭验身,惨不忍睹。 王爷不疼,侧妃陷害,一个现代二十四孝好青年被迫开启了宫斗副本? 但晋婉莹会怕?且看她医术在手,天下我有。 婚宴送孝服! 婚后断幸福! 人欺我一尺,我还人十杖,侧妃,你可还敢来战?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到底是香寒期待已久的婚礼,在她的张罗之下,这场婚礼显得比当初迎娶晋婉莹时还要庄重、热闹得多。

王府的请帖已尽数发到了高官权贵的手中,一时间个个都议论了起来,一个侧妃的婚礼,布置得竟比娶正妃时正式庄重得多。

听着传遍大街小巷然的议论,香寒的心里也是十分得意,然而到了婚礼的当天,王府娶亲,这样的盛事,收到请帖来的是却没有几个人。

望着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再看了看不知所措的下人们,香寒气得咬紧了牙,直接命令道:“不管来的有多少人,都给我照办,一个都不可以怠慢!”

下人们都知道香寒得宠,自然是不敢违令的,于是个个也都硬着头皮,让婚礼如期举行,很快地,一阵欢天喜地的敲锣声就响彻越王府了。

晋婉莹本还在睡觉,却也硬生生被这阵震耳欲聋的敲锣声给吵醒了,恍惚间才想起来,今天是香侧妃的婚宴。

“环儿。”

捂着被吵得隐隐作痛的脑袋,晋婉莹一边下床,一边道:“替我梳洗吧。”

“王妃要去?”环儿应声走了进来,听见晋婉莹的话后,虽是不敢违抗,却也不满地嘟囔道:“王妃要是去了,正好给她长脸了!这口气,环儿可不想咽下去!”

“不气,我去,自然是我去的道理。”

望着环儿气鼓鼓的神色,晋婉莹不禁觉得好笑,“有些东西,今天还给香侧妃正好。”

环儿不解地皱起了眉,虽还疑惑着,但见她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好多问了。

才准备好,晋婉莹正要去前院,却在路上被吸引了注意力去——

“婚礼再庄重又如何,也不看看越王府如今什么情况!”

越王府如今是什么情况?

她还真就不清楚了!

远远瞥见在议论此事的是几个年轻的公子哥,晋婉莹赶紧拉着环儿躲到一个离他们较近的角落里,伸长脖子,聚精会神地继续听了——

“这里肯定有什么猫腻!越王的父亲可是先太子,先太子当年多受宠啊,可先帝临死前竟然以舍不得先太子的为由,让先太子陪葬了!”

“这还不算完,和太子义结金兰的大顺栋梁镇国将军,在当今圣上登基不久后被查出了谋反,满门抄斩了!”

“要我说啊,先太子指不定就是当今圣上害死的!”

“嘘!说这种话你是想掉脑袋!”

“切,怕什么这又没有外人,总而言之,谁都知道当今圣上是容不下越王的,动越王也是早晚的事儿......啧啧啧,我就纳闷了,就这尴尬的地位,越王府纳侧妃,是怎么敢如此声张的?”

“但也因为这般声张,个个都不好得罪,这不,我们才能到这里的。”

......

听着公子哥的窃窃私语,晋婉莹总算猜到了几分轩辕曜对原身那么差的原因了。

正因为越王的地位尴尬,那些老狐狸们为了不跟越王走得近被牵连,又不好得罪兵权在握的越王,于是纷纷称病不去,只派了家中几个闲到发慌的公子哥来应付一下。

而轩辕曜把一个侧妃的婚宴搞得这么轰动,目的无非是打皇上和丞相的脸。

毕竟从原身是被皇上逼着赐婚给轩辕曜的,所以当初原身结婚的时候,他可是连面都没有露,倒是委屈原身和一只公鸡拜了堂。

“轩辕曜......很好!”

猜到了缘由,晋婉莹不禁冷笑出声:“你打皇上和丞相的脸可以,但就是不能打老**脸!”

毕竟那香侧妃可是她的阶级敌人,如今他这么做,除了打皇上和丞相的脸以外,也打了她的脸,从而涨了那香侧妃的势!

这口气,她怎么能忍?

“走!环儿,姐带你砸场子去!”

听着晋婉莹咬牙切齿的话,环儿还是一脸懵就被拉着走了。

大厅里面,香寒穿着漂亮的喜服,正享受着众人的惊叹,手里还挽着心爱的男人时,所有幸福的神色,都在看到晋婉莹那一身粗布麻衣的瞬间呆滞住了。

晋婉莹刚一进场,场面陷入了凝固。

片刻后,此起彼伏的疑问响起。

“这是什么人,越王大婚怎么随便放人进来。”

“是啊,外面杂役怎么看门的?”

有人突然轻呼一声,“你们看那斑,那般诡异的不就是越王妃么?”

“对啊怎么穿成这样。”

一人还没回神来,略撇去一眼,就被晋婉莹的脸给吓到了。

他恍然大悟,这位就是丞相的庶女。也是越王的正妃,京城第一丑女,晋婉莹。

自打她进来之后,身边都是一阵悉悉索索,小声谈论的声音。

这些人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晋婉莹眸光淡漠的扫过那些人,毫不在意。

她今天来可是为了让香寒好好长个教训,越乱越好,反正她的初衷也就没准备让这场婚礼好过。

正堂里面,众人看着侧妃身上的绫罗绸缎,再对比一下身为正妃,身上却身着粗布麻衣的晋婉莹。

一种喜宴上出现了一个戴孝人的冲突感扑面而来。

倏忽之间,婚礼上那股喜庆的感觉就被打破了。

“难道王爷平日一直薄待正妃?瞧这穿的衣服,打眼一看还以为那个丫鬟跑进来了。”

晋婉莹一位正妃,身上的穿用竟然比之侧妃还不如吗?

这倒叫众人有些哑然了。

就算是王爷再怎么宠妾灭妻,也断然不可做到如此地步吧。

眼见着婚礼上的气氛都不对劲了,众人都是面色古怪,全然不见方才道贺时乐呵呵的样子,轩辕曜手紧紧攥着,青筋毕露。

他再一看到晋婉莹的穿着,脸色顿然黑了,黑色似乎是能够滴出墨汁来。

一想到晋婉莹之前都是伪装,轩辕曜在心中冷笑了一声。

果然,这就是一个心机深重的女人,根本不该对她抱有什么期待!

穿成这幅样子来到正堂,是想让其他人都知道,他轩辕曜一直都在亏待自己的正妃?

“晋婉莹,你来这里做什么?”轩辕曜冷声说道,一双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