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盛宠祸国皇子妃

盛宠祸国皇子妃

盛宠祸国皇子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灰小可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01 16:46:11

主角是任盈歌沐臻的小说叫《盛宠祸国皇子妃》,本小说的作者是灰小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地牢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旁边的牢笼里躺着一个人,鲜血淋漓,全身没有半点皮肉,却还能苟延残喘得发出来痛苦的哼叫。血腥味儿让任盈歌不住的干呕。她拖着圆滚滚的肚子,小心翼翼得爬向另一个角落。笼子里传来一声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盛夏之夜,大雨滂沱。

庄严肃穆的高墙之内,弥漫着一股阴沉沉的气息。黑云压空,让原本金碧辉煌的宫殿变得暗沉下来,灯火昏黄,活像一个巨大的牢笼,闷的人喘不过气来。

“皇上驾崩……”

尖利凄怨的嗓音透过重重宫门,一声接一声传下来。

顺着乌黑的雨,伴随着六宫哀钟,渗进阴暗的地牢。

任盈歌缩在幽深滑湿的角落,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多了些许笑意,苦涩剧痛。

原来,这就是他想要的……

地牢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旁边的牢笼里躺着一个人,鲜血淋漓,全身没有半点皮肉,却还能苟延残喘得发出来痛苦的哼叫。

血腥味儿让任盈歌不住的干呕。

她拖着圆滚滚的肚子,小心翼翼得爬向另一个角落。

笼子里传来一声冷笑,紧接着就是暗哑如鬼魅得声音,“堂堂太子妃,现在也沦落到和我一个下场,我死也瞑目了,哈哈哈哈……”

断断续续的笑声阴森可怖,任盈歌大口喘着粗气,汗湿得长发遮住了绝色得容颜。

她没有反驳,因为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当初委身与二皇子,答应他替皇上续命之时,结局就已经注定。

如今皇上驾崩,二皇子改立太子,顺利登基,那么她,这个作为棋子存在得太子妃,也就没有任何活着的必要了。

只是,她从没有想到,自己拼尽性命也要护他周全安稳的男人,竟会如此的狠心,偌大的后宫,竟没有她一丝一毫的容身之地。

为了成就他的大业,她一生殚精竭虑,到最后,费尽心思却知道的如此下场……

可怜,可悲……

任盈歌的唇边勾起一抹凄冷的笑意,抱着膝盖,不断的蜷缩着身子。

倏然,铁链碰撞,带出沉闷得声响,微弱的灯火下,一个娇俏的女子出现在牢笼门口。

她微微抬起得俏丽眉眼,尽是得意之色。

“妹妹在这里过的可还舒坦?”

轻柔得嗓音从头顶传来,任盈歌抬眸看着来人,没有半点得意外。

她的姐姐任云贞,和二皇子沐星行,也就是当今圣上,从小青梅竹马,早有私通,自己当初阴差阳错的成了皇子妃,估计也少不了她的手笔。

“你想要做什么?”

任盈歌动了动身子,清冷的脸上终于多了几分惊恐之色。

任云贞挑了挑眉,居高临下看了一眼,“我能做什么,还不是圣上说的,他与妹妹相处这么多年,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先帝驾崩,妹妹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气呢,所以殿下特意交代了,给妹妹网开一面……”

说到此处,任云贞故意停顿半刻。

任盈歌的眸子骤然亮起,一汪死水般的心里又涌出着微渺得希望。

她紧紧得护着肚子,不想错过任云贞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她的孩子,可以活下去吗……

看着昔日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处处压自己一头的妹妹如今匍匐在地上,仰自己的鼻息而活,任云贞不禁有些得意。

步步生莲的裙摆轻轻晃了晃,任云贞樱红色的唇向上一挑,“留妹妹一具全尸。”

话音落下,任盈歌的眸中光芒骤然消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瞳孔紧缩。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对我的,这是他的孩子……”

任盈歌猛地扑上来,拽住任云贞的裙摆,却在下一秒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了出去。

后脑狠狠的磕在了满是青苔的墙壁上,粘湿得液体说着脖颈流下来,带着已经麻木得痛楚。

提到孩子,任云贞的脸上划过一丝阴狠。

她冷笑了一声,“孩子?你身为太子妃,暗地里与三皇子私通,丢尽了我们任家的脸面,现在还敢说孩子是皇上的?任盈歌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三皇子……

这个称呼让任盈歌得思绪有片刻的恍惚,她在这地牢里待了太长时间了,已经记不住那个俊朗男子的眉眼。

趁着任盈歌呆愣的片刻,任云贞突然话锋一转,开口说道,“提起三皇子,他倒是个痴情的人,死到临头了,都对你念念不忘的。”

“三皇子……死了?”

任盈歌不敢相信,那个总是笑得潇洒邪气的男子,就这么从这个世间消失。

“是啊,死了,还是为了妹妹你呢,”任云贞用洁白的手帕堵住秀鼻,“所以,妹妹就下去陪他吧,活在世上不能在一起,我就送你们再九泉之下相会……”

任云贞低垂着头,怜悯又高傲的看了一眼荒唐一生的姐姐,幽幽的声音让地牢更加的阴冷,“妹妹,你该知足了,这太子妃的位置,你做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该轮到姐姐我了。”

“沈家二小姐,欺君罔上,此罪当诛,死后不得入皇陵,扔进乱坟岗,任狼吞虫蚀,以赎她滔天罪恶……”

伴随着逐渐远去的声音,任盈歌看到了泛着寒光的利刃不断的朝着自己靠近。

宫人如鹰爪一般强劲的手狠狠的钳住她的下颌,巨大的毫不留情的力道将她压制湿潮阴冷的地上,动弹不得。

冰冷的刀刃贴在伤痕累累的皮肤上,任盈歌似乎在某一刻听到了腹中胎儿的哀嚎,她挣扎着……

最终还是倒下了。

腹部刀割一般的疼痛一阵阵传来,任盈歌匍匐在地上,满是泥污的指甲在地上划着,直到鲜血淋漓。

她瞪大了眼睛,恍惚飘渺之中看到了腹中的孩子,被宫人毫不怜惜的拿在手里,随意的扔在了地牢最阴暗的角落。

任盈歌拖着满身的血腥,挣扎着,爬向那个模糊的肉块。

指尖还未触及,剧烈的痛苦和无尽的黑暗就将她包围,死神站在她的身后,拿着一把镰刀,神色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知道最后一刻,收割掉她的生命。

虚无的半空中,任盈歌看到了自己一声戎**父亲,看到了一心忠君的**,看到了衣袂飞扬的三皇子,还有那未来得及出世的孩子……

女子猛的瞪大了眼睛,在心里暗暗许下毒誓。

若有来生,她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