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妻奴王爷请自重

妻奴王爷请自重

妻奴王爷请自重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秦笙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3 18:18:00

《妻奴王爷请自重》小说精彩试读:前世,她为一人征战沙场,手捧盛世江山,可最后那人以谋逆罪灭了她叶家满门忠良! 而她,则死在另一个男人的毒酒中。 再次睁眼却正值年少! 重来一世,她怎会让自己再被外表迷惑?! 今生,她要夺了这权!逆了这天!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要这天下,为之战栗! 只是,怎么故事发展不对? 那个男人,不是恨她入骨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叶竟看了看叶莫笑,又看了看苏伊莲,算了,只当她不小心。

饭毕,叶竟看著站起身来,用完饭准备回房的叶莫笑,想与她说几句话,嘴唇嚅喏,终的没说出口。

此时的叶莫笑却没功夫去注意叶竟纠结的心思。她发现南雀特别的能吃,自前厅回来,不过是走了一刻钟的路程,南雀便扁了扁小嘴,摸著她那未吃饱的肚子,又不好意思与她说。

“饿了?”

她轻笑,揉了揉南雀的脑袋。

“我房间有糕点。”

南雀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朝叶莫笑一个劲的点头。

叶莫笑看她这可爱的模样,也跟著笑了起来,不管前世南雀如何对她,在这一世,在此刻,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可人的小姑娘。

各为其主,她能理解。以后,南雀便是她的人。

回到房间,休息了不过片刻,叶莫笑便换了身简便的常服准备习武。

她前世本不喜欢习武,上一世因初遇容华便倾了整颗心,以至于疯狂习武,只为帮他打下江山,可到头来不过换了个身死情消。

这一世她习武,同样也为了容华,只不过,是为了让他血债血偿,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今生一定要保护好爱她的人,守护她的家族,她的地位,属于她的一切。

“你吃完休息一会,和我一起习武。”

叶莫笑敲了敲南雀,后者一脸懵懵的。

“我也要吗?”

“对,你也要。我们昨天不是遇到危险了吗?若是无人相救,我们是不是就没命回来了。”

南雀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且力气比寻常人大的多,若是习了一身武艺,必是上乘。

但她现在不过是个十岁的孩童,与她说这些无用,所以叶莫笑搬出了昨日遇险的事,让这个傻丫头开开窍。

“对!对!我一定要好好习武,保护好小姐!”

南雀想起昨日惊险万分,握著拳头,小脸皱起,信誓旦旦。

小姐对她这么好,买下她不让她再受苦,她吃的多也不嫌弃,她一定的好好保护,好好报答小姐才行!

“好,刚吃了这么多,休息一会再来。”

叶莫笑轻笑,寥寥几句,便能察觉南雀将她放在了心上,心中自然没由来的愉悦。

“姐姐……”

叶莫笑刚拿起剑的手,伴随这一声‘姐姐’,便下意识的握紧。

这个人,还敢来,又想整什么幺蛾子?中午的亏咽不下去,非要找回来吗?

“姐姐?”

见叶莫笑未理会她,苏伊莲又凑的近些,再次叫出声来。

“你来做什么?”

叶莫笑利落的挽了一个剑花,负手而立,抬眸,眼神清冷的看向苏伊莲。

“姐姐不想见莲儿吗?”

苏伊莲见她如此冷落,心中暗恨,兀自盘算着,表面却还是那副无辜的模样。

这叶莫笑不过昏迷了一阵,怎么自醒来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尤其对自己的态度……以往,她是什么东西都愿意分一半给自己的,虽然苏伊莲并不屑与她分享,更想直接独享,但是姐妹情深的表面功夫还是要装一装的。

难道,是发现了她做的手角?

不可能!

苏伊莲直接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件事是她亲自做的,而且手法隐秘,当时叶莫笑并不在府中,所以她不可能知情!

“确实不欢迎你,所以,请吧?”

叶莫笑完全没有给苏伊莲半点面子,下巴对著门扬了扬,示意她可以走了。

苏伊莲站在那里,半天下不来台,她绞著自己的手帕,低著头,目光阴沉。

这个叶莫笑,她总有一天要让她跪在自己的面前求自己!

叶莫笑无心理会她在想什么,总有一天,她会连本带利找苏伊莲讨回来,现在的苏伊莲还不足为惧,不需要她费心思。倒是自己练剑的思路被打断,很是不高兴。

不再去理会她是如何想的,叶莫笑依旧照著自己的路子,练了起来。

南雀站在叶莫笑的不远处,跟著她的动作,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谁也没去管,站在门边进出不是的苏伊莲。

苏伊莲气不过,刚要转身离开,便看到不远的转角处正往这边走来的叶竟。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提起裙摆,踏入了叶莫笑的院子。

“姐姐练了许久,停下来歇会儿吧?”

苏伊莲不管叶莫笑练的是什么,也不管能不能伤到自己,不管不顾的往她身边凑。

叶莫笑皱眉,退了两步,但苏伊莲似是不知道她在练剑一样,还是硬往她身上凑。

“呵!”

叶莫笑冷笑一声,见她不怕死的模样,便举起剑,直直的往她刺去。

“姐姐!”

苏伊莲突然向后倒去,叶莫笑挑眉,一个侧腰,剑转了一个方向,回到了剑鞘中。

她淡淡的看向倒下地上的苏伊莲,完全没有要去扶的意思。

“叶莫笑,你在干什么?”叶竟的爆喝从她身后传来。

叶莫笑了然。

叶竟扶起苏伊莲,见叶莫笑还在那站著,无任何动作,气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他本想来找她,与她说说中午的事,是他误会了,结果刚到门外,就看到叶莫笑的剑直指苏伊莲。

“义…义父,无碍的,姐姐也不是故意伤到我的。”

苏伊莲扯著叶竟的衣摆,身子也往他的身后缩了缩,显然一副怕极了的模样。

“莲儿,你不要为她开脱,她今日伤了你,还这般作态,我必要罚她!”

叶竟护住苏伊莲,声音放轻,细声的宽慰她。

苏伊莲抵著头,躲在叶竟身后,嘴角勾起。她倒要看看,叶莫笑现在还有什么本事。

顶撞叶竟也好,被叶竟惩罚也好,都是如她所愿。

叶莫笑闭了闭眼,轻叹一口气。

她这个爹,从小到大总是护著苏伊莲,不管是自己的错,还是苏伊莲的错,他总是要先责罪自己一番!

前世如此,今生亦如此!

“我不过是挽了一个剑花,离她有些距离,是万不可能伤到她的。”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让叶竟听的明白,语气没有丝毫的情绪。

叶竟心中疑惑,这与平时的叶莫笑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