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无删减萧婉娴夏弈辰小说

无删减萧婉娴夏弈辰小说

无删减萧婉娴夏弈辰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乔酒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3 18:24:52

无删减萧婉娴夏弈辰小说试读:没走两步差点撞到眼前身影,抬头正准备致歉,没想到眼前的身影看着她,却是满眸得意洋洋。“姐姐,怎么从父亲书房出来还红了眼?难不成父亲说了什么重话?”听出她话间的幸灾乐祸,萧婉娴索性将错就错,“妹妹何出此言。”萧婉柔信以为真,差点没忍住当面笑出声来,“姐姐也不必如此伤心,父亲他还是心疼你的。”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在她心里,这样的人压根配不上小姐!

“来人。”

看到小慧的身影上前,林言之自不会让她坏了自己的好事,一声令下身后黑暗处再次走出来几抹身影,将小慧的身影拦了下来。

“娴儿身体不适,我将她带回休息,你们不必担心。”

不必担心?就是因为被他带走才要担心好吧!小慧瞪大了双眼看向林言之的背影,眸中满是担忧,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而小姐又为何在这时晕了过去。

“小姐!”

自从跟萧婉娴再次遇到之后,夏奕旸一直不愿回去,眼看夜色更浓,脚步依旧不自觉去到先前的小巷中打了壶酒来。

耳边喧闹于他而言只觉聒噪,下意识拐进一条清净些的巷子,不曾想却猛地听到一熟悉的声音,定睛看去还真是萧婉娴的身影。

趁着夜色很快藏匿其中,夏奕旸一动不动观察着眼前的情形,没想到萧婉娴竟真的中了招,被那男人带走,定是没有好事。

看着她身后丫鬟无可奈何的样子,夏奕旸并未多想,直接从暗处走了出来。

“站住!”

听这声音,不仅林言之愣住了,就连萧婉娴也愣住了,他竟然会在这里,难不成这次又是巧合?

“什么人?”

林言之压根不知道他眼前究竟是何人,开口毫无惧意。

“把你怀里之人放下。”

闻言林言之看了看怀里的萧婉娴,不自觉勾起嘴角,“她?有本事你就来抢。”

“这是你的选择,别后悔!”

夏奕旸也不再犹豫,直接欺身而下,对准了他怀里的萧婉娴出手了。

林言之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好在他也料定今日之事不会这般简单,带来的人手并不少。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她交出来。”

再次听到这声音,身后他带来的手下已经全倒在地,不觉瞪大了双眼看向夏奕旸,“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愿再听这废话,夏奕旸再次出手,把林言之一并放倒在地,将他的手在地上狠狠撵了几下才肯罢休。

让小慧和秋华带上萧婉娴,三人身影相继从这里离开。

而一旁暗处,有一人的身影也匆匆离去。

几人相跟走出不远萧婉娴是真的装不下去了,这般被旁人看到也不好。

咳嗽了两声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看到夏奕旸的面容,忙不跌开口,“放我下来。”

看萧婉娴确定无事,夏奕旸转身离开。

小慧和秋华才走上前去,扶着小姐打道回府。

夜色已深,萧青岸坐在桌边脸色不太好看,身旁几人更是不敢开口。

“父亲,姐姐或许有事情耽搁了也说不定。”

萧婉柔不过是想要在这个时候说说风凉话罢了,她如何不知究竟出了何事,不过面上的焦虑还有要有的。

“是吗?那便多谢妹妹关心,只是不知我的行踪,妹妹是如何得知?”

刚走进大堂,就听到萧婉柔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萧婉娴面上更加不悦,若非她同林言之狼狈为奸,自己又何必这么晚才回来。

萧婉柔眸中的笑意尽退,却是忙站起身来,“姐姐回来就好,不然父亲该更加生气了。”

说着就要上前来挽住萧婉娴的胳膊,却被她侧身躲过,“多谢妹妹担心,不过我之所以没能及时回来,是中了他人圈套,若非好友搭救,只怕现在压根无法回来。”

萧婉娴说的言之凿凿,一时间大堂内大家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萧青岸面上的怒气也渐渐转为担忧。

“今日本不该拿这种事情惹得父亲不悦,实在是女儿心中后怕不已。”

越是这般说出口,萧青岸面上越是在乎,萧婉柔在一旁更是坐不住,“姐姐或许太过大惊小怪了,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妹妹说的轻巧。”

她今日要借着此事,让父亲看清林言之的真面目,不过不能在萧婉柔面前。

“父亲。”

被萧婉娴大声呵斥,萧婉柔扭头就看向萧青岸,两眼一眨便是泪目盈盈,再加上几声矫揉造作的咳嗽声,成功令萧青岸心软下来。

这些年对萧婉柔她们母女的亏欠终是占了上风,“先吃饭。”

只说了三字,却是让萧婉娴无法继续开口,这样也好,只是这事绝不可能这般轻易翻篇。

用过晚膳后,萧婉娴就被父亲叫到书房中。

“娴儿,你莫要怪为父……”

只是刚开口,萧青岸的声音就被打断,萧婉娴附身行礼过后,“父亲,女儿不怪您,此刻前来也是有一事要同父亲说明。”

“哦?”

隐隐间觉得萧婉娴好像有什么地方变得不同,可她还是她,萧青岸只能听她继续说了下去。

“今日晚归,实则有人欲行不轨之事,将女儿在外面的巷子拦下,为保成功,还用上了**。”

“岂有此理!何人如此大胆?”

光是听着,萧青岸只觉双手青筋暴起,不知道谁敢如此大胆,在将军府外如此猖狂。

“此人父亲也认识,正是林言之。”

听到这名字,萧青岸只觉诧异,怎么可能会是他,要知道那可是娴儿的未婚夫婿。

“娴儿所言,自不会做假,只是天色昏暗,你可曾看清楚了?”

“父亲,娴儿敢保证绝无半句假活。”

看到萧婉娴面上坚定的神情,萧青岸知道她没必要在这时编造出这样的谎言,握紧双拳就要往外走去。

将军府的嫡女,怎可容得下他如此对待?

“父亲。”

看着父亲面上神情,萧婉娴知道父亲这是信了,“女儿此次能够逃过一劫,不愿再去计较,现将这话说出,不过是想要父亲知道他的为人罢了。”

萧婉娴有意往父亲书桌旁走了过去。

听着这些,萧青岸心中触动颇深,要知道林言之可是娴儿哭着闹着非嫁不可的人。

萧婉娴看着桌上有些凌乱的书信,明白为何前世会如此轻易就叫林言之仿出父亲的笔迹。

“怎么了?”

看到萧婉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站在书桌旁,萧青岸开口询问。

“没什么,父亲这桌上都不收拾收拾。”

听到身后父亲的声音,萧婉娴知道这次她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敛下眸底深深的担忧,抬头面上已经笑魇如花。

“我来替父亲收拾。”

“好。”

察觉到娴儿心思转变,萧青岸只觉得娴儿长大了,面上露出欣慰一笑。

得到父亲应允,萧婉娴这才动手开始将桌上的一些东西收了起来,只是刻意留意着其中内容,看到几封书信的内容略有不对,已经趁父亲不备悄悄收起。

待这里的“证据”整理完后,萧婉娴才看向眼前父亲的背影,“父亲,在朝为官,只求无愧于心,不可卷入那些纷争之间,这话可对?”

猛然间听到萧婉娴嘴里吐出这般话语,萧青岸回身眸中带着丝丝震惊,“你从何处听来的话语。”

“父亲只管回答女儿的话就好。”

看出萧婉娴眸中坚定,萧青岸只好抬脚往她的身边走来。

“谈何容易。”

身处朝堂之上,就已身处乱流中,又何谈远离纷争,又如何远离纷争。

“娴儿不过随口一说,父亲只需将这话放在心上就好。”

萧青岸能从萧婉娴的眼中读出浓浓担忧,“只求尽力做到无愧于君,无愧于心,保卫家国平安!”

“既如此,女儿先行告退。”

不再多言转身往外走去,临走前又加了一句,“今日之事,父亲莫同他人提及,女儿的事情,女儿另有打算。”

“好,莫要受了委屈,出了任何事情,为父都在你身后!”

“是,女儿记下了。”

有家人站在身后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久违,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没走两步差点撞到眼前身影,抬头正准备致歉,没想到眼前的身影看着她,却是满眸得意洋洋。

“姐姐,怎么从父亲书房出来还红了眼?难不成父亲说了什么重话?”

听出她话间的幸灾乐祸,萧婉娴索性将错就错,“妹妹何出此言。”

萧婉柔信以为真,差点没忍住当面笑出声来,“姐姐也不必如此伤心,父亲他还是心疼你的。”

“真是不知道言之他今天夜里为何要闹这么一出,妹妹,你说他这究竟是何意?还让自己受了伤,岂不是得不偿失?”

“你说什么,他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