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上善若水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5 16:17:24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小说的主角是路貂蝉,曲意故事简介:职场小透明竟和帅气总裁曲意流落荒岛?!路貂蝉,患有社交恐惧症的宅女一枚,本以为踏实在公司做个小透明就可以混吃等死,不料却卷入了一场惊悚浪漫的荒岛之旅,食人喝血的疯鸟、操纵尸体的蛊虫、惊人的宝藏,还有嘴硬心软的总裁、背后插刀的经理、身世成谜的师傅更是让她们的归途满是疑惑……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几人在山洞里休息了一会儿,开始互相安慰起来,希望早点被找到,或者有办法走出这鬼地方之类。

说着话,也不知是谁,肚子里发出了一阵咕噜声。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眼,都是饿得很了。

刚喝完水的时候只顾着幸福了,忘了肚子还没填饱。

白痴李见状,对我微微一笑,说:“小路呀,你看大家都饿了,给出个主意呗?”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这件事,只是刚才一忙活,登时给忘了,于是赶忙说自己的想法。

“内什么,咱们趁着天还没黑,可以到海滩那边挖点蛤蜊去。”

于是中了圈套……

听到有吃的,众人都来了精神,目光灼灼的,就要起身去行动,白痴李却突然说:“海滩?那里刚埋过死人呀!”

她这样一提,韩萌和刘思莼顿时瞪大了眼。

“而且还有干尸,天一黑,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哎呀好恶心,还不如去树林里找。”

“就是就是,不如去树林抓只兔子烤一下!”

水生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置可否。

周勇猛也是左顾右盼,不置一词。

白痴李显然早就算计好了,又说:“路貂蝉,你呀,还是太年轻!有点小特长要虚心,还得多学着点,别忘了自己是实习生!”

我去,我是实习生跟这事儿有一毛钱关系么?分明是故意要踩我。

虽然知道白痴李是要报一箭之仇,但我天生就不会勾心斗角,登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是实习生?”韩萌讶异地问,“可是看你的样子,好像都三十多了呢,还以为你是曲意家受到奖励的老员工……”

刘思莼说:“哇,刚发现原来你叫貂蝉啊?嘻嘻,好好玩……”

于是话题开始绕着我,逐渐变了味。

我虽然很郁闷,但也不能和她们一般见识,只能解释说:“林子里乱糟糟的,天都快黑了,我怕有毒蛇……”

“啧啧,瞧你这胆子,什么毒蛇不毒蛇的,你傻?不会躲着它走?切!”

我从小就怕被围攻,登时差点哭出来……

突然,一只手,温柔第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一僵,此时,离我最近的,只有曲意一个。

猛然抬头,果然,看到是那张帅的没天理的脸。

他小声对我说:“没事没事,看你这玻璃心。”

然后对着大家说:“我们分两路,你们几个去树林找,我和小路去海边,什么鬼不鬼的,都是迷信,要相信科学!”

水生一怔,想说些什么,却被总裁打断:“我看树林里灌木丛挺多的,咱们对里面的情况也不了解,水生,你跟勇猛,陪三个女士一起去,安全第一!”

他这么说,水生立刻点了点头。

突然之间,我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我只以为他是要帮我说话,想不到他竟要自己陪我去海滩。

白痴李和水生带头率先走了出去,两个女生扯着手跟在后面,周勇猛娇嗔一声,嘟囔着也走了。

我僵硬的看了一眼他:“曲总,内什么,谢谢……”

没等我说完,他便对我一皱眉:“以后叫我名字!”

我一愣,又僵硬地看了看他。

就是因为这一刻,才导致了我后来的万劫不复……

我和曲意来到海滩,我便四下踅摸起来,看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可以挖。

当我找到两根树枝后--

回头一瞧,看到我们的总裁大人,正吃力的蹲在海滩上徒手挖沙子,吭哧,吭哧的好不努力……

我顿时愣在当场,啼笑皆非的赶脚。

他已经挖出了一个挺大的坑,累得满头大汗,用胳膊蹭了蹭脸,一张完美的俊脸,顿时被添了彩儿……

手指头全是倒刺皮。

我心下一紧,有些不忍直视,又觉得有点喜感,想不到,这个商场上叱诧风云的人物。

居然在这,徒手原地挖蛤蜊!

我抽搐着嘴角,看了看手里的两根树枝。

递给他一根:“喏,蛤蜊不是这样挖的!呐,用这个,像这样,挖,要像耕地一样,范围大一些,这里划拉两下,没有就换地方再划拉,看!”

我拿起挖到的一颗大螺贝,对他眨了眨眼睛。

总裁一看,有些惊奇,扯开嘴角,尴尬地笑了,跟着我学起来。

或许是他智商太高吧,只这么简单的一个教程,就让他学会了。

很快,挖到好几个大的。

冲我天真一笑:“看。我挖到了!我挖到了!还很大只呢!”

像个孩子一样。

我正想对他竖大拇指,拍拍马屁什么的,他突然说:“小路,你可真棒,什么都会。”

“我们继续,多挖一些,他们那边还不知道收获如何呢。”

我点点头,突然发现这个海岛的风景好美。

这么大的沙滩,只有我和他两个,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拖成了长颈鹿,一边挖蛤蜊,一边说笑,海浪又卷来了一层细沙。

谁知这时,树林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我们俩一怔,声音听着,好像是白痴李!

曲意一下站起身,急慌慌往树林跑去,我赶忙跟上。

白痴李几人的惊叫仍在响,很快,便看到密林里一阵颤动,她们几个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蛇!”我问。

她们的衣服已经被挂成了拖把,脸色煞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再一看,周勇猛脸上还挂了些彩,样子特狼狈。

“怎么还受伤了,到底怎么了?”总裁急切地问。

“不是……是……树林……那里面……有……有……那个。”

两个女生显然吓坏了,愣是那个了个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曲意转过头看向周勇猛。

他嘴唇发抖,身子僵直,两腿哆嗦着,同那二女一样,吭哧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鬼鬼”的嘟囔。

总裁大人眉头一拧。

白痴李终于镇定下来,说:“有鬼,树林里有鬼!”

我愣了愣,和曲意对视一眼,嗤笑说:“什么有鬼啊,是不是没找到吃的,才故意这么说?”

周勇猛翻了个白眼儿,身子发软,若不是曲意扶着,怕是要坐在地上了:“真的有鬼,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