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纯风一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7 10:27:08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小说的主角是夏林凌异洲故事精彩试读:夏林觉得凌异洲这人特别不可理喻,还真是奸商,要他点骨髓他就要回报,立马开车门下车,“不用了凌先生,根本没有考虑的价值!”说完便走了,毫不犹豫。凌异洲在车内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里的亮光忽明忽暗,这个世界有现实和虚幻,但更多的人愿意沉浸在虚幻之中,浪漫,甜蜜,堕落。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幸好他很快降了车速,夏林也放下心来,“凌先生就算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为家人考虑一下吧,这种速度真的很容易出车祸。”

凌异洲侧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这是我买的地,未开发,没人。”

“呃……”夏林被噎住,对自己刚刚说的话感觉有点尴尬。

刚要开口再提他说的另一个选择,仪表盘上凌异洲的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亮了。

凌异洲看了一眼,没接。

第二次震动的时候,夏林忍不住提醒他,“你的手机有来电。”

凌异洲把车速调到最低,终于拿起手机,“奶奶。”

夏林在一旁忍俊不禁,只要一想到这么个冷酷高傲的人是别人孙子,她就觉得挺有喜感。

一旁的凌异洲看了她一眼,夏林连忙收住笑。谁知他下一秒竟然把手机放在她耳朵上,一个字:“接。”

接**啊!夏林真想骂他,你奶奶电话干嘛让我接!

但是电话里传来一个极其慈爱的声音,“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夏林瞬间酥了。

“我,我叫夏林……嗯,双木林。生日?8月13日。”夏林求救地看着凌异洲,他却只顾开车,看也不看她一眼。

“小姑娘有没有小名啊?”电话那头的奶奶还在盘问。

“嗯,我小名叫木木,那个,凌奶奶,我先把电话给凌先生了。”

“等一下。”凌奶奶在那边嬉笑着问她:“木木啊,你现在在异洲车上是吧?”

“嗯是的。”

“坐在哪个位置?”

“副驾驶。”

“哈哈好,不用给异洲了,让异洲有空回家来看我。”

夏林挂掉电话,还给凌异洲,“你奶奶说让你有空回家看看她。”

“跟我结婚。”凌异洲突然开口。

车里立刻安静地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夏林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幻觉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凌异洲这才侧头观察她的表情。

下一刻,夏林暴怒地要下车,“凌异洲,你给我停车!太过分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再说了婚姻大事,你肯定是流连花丛久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凌异洲面对她的暴躁却是格外安静,“我家里逼婚,刚好你缺我一个说服我的捐赠骨髓理由,另外补充一点,我对花丛从不留恋。”

“你家里逼婚关我什么事,你奶奶那么好说话你不会劝劝吗,让你乐于助人一次就那么难?再说了,你愿意跟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结婚过一辈子吗?”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试试。”凌异洲终于把车停了下来,“你考虑一下。”

夏林觉得凌异洲这人特别不可理喻,还真是奸商,要他点骨髓他就要回报,立马开车门下车,“不用了凌先生,根本没有考虑的价值!”说完便走了,毫不犹豫。

凌异洲在车内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里的亮光忽明忽暗,这个世界有现实和虚幻,但更多的人愿意沉浸在虚幻之中,浪漫,甜蜜,堕落。

夏林回到宿舍,扑倒在自己床上,这几天追着凌异洲风里雨里的,累,特别累,没想到到头来他竟然提那样的要求,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肚皮上被猛地一按,夏林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捂着自己受伤的肚子,“菲菲你快别闹了,我这小身板经不起你折腾。”

好闺蜜贾菲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变态的打招呼方法,但夏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真的是经不起折腾的小身板了。

“木木,你还在为赵嘉言那混蛋难过呢?”贾菲把她的小身板往怀里一扯,“你这几天每天都早出晚归,是不是躲到什么地方偷偷哭去了?躲到哪里了?为什么我找不到你啊?”

夏林在她怀里差点被她的大胸给闷死,但被贾菲再次提起又伤起心来,索性闷在她怀里逃避。

没错,就在检查到血癌的第二天,她亲眼看见交往了6年的男朋友赵嘉言抱着她现任室友秦婧,在她们宿舍楼底下,吻得轰轰烈烈。

楼上楼下一片欢呼喝彩。

她这边塌陷得一塌糊涂。

直到贾菲冲上去帮她狠狠扇了赵嘉言一巴掌,她才意识到自己连上前质问赵嘉言的勇气都没有。

他们从高中相识,还有半年就大学毕业,甚至调皮地一起约好在毕业那天把初吻和初夜都交给对方,然而赵嘉言却连半年都等不及了。

“赵嘉言明天就要出国了,跟秦婧一起。”贾菲说了一句,然后看着她的状态,“我靠我当时就应该多揍那渣男几下,把他的脸揍成猪头,让他过不了海关出不了国!”

这时宿舍门开了,秦婧进来,见到夏林,有些心虚地撇过头,没说什么,开始整理东西。

他们编导系女生少,秦婧应该算是最文静的一个了,赵嘉言那种酷爱热闹摇滚的人,夏林没想到,他会喜欢秦婧这种类型。

“哟,我还以为是谁回来了呢,这不是未来的海龟吗?”贾菲也是一路从高中跟着夏林上来了,看着赵嘉言和夏林的感情一年胜似一年,突然出这事,她是最气愤的旁观者!

再加上火爆性格,嘴上心里都不饶人。夏林没拉贾菲,她也想听听,秦婧到底是怎么解释的。

秦婧咬着下唇,突然转过身来,“夏林,对不起!”

“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了?”贾菲指着秦婧,“秦婧你摸着良心说夏林这几年对你怎么样?你发热那天,她大半夜的把你背到校医院,你对比一下你们俩的身高体重,我真不知道她那天是怎么把你背走的,还有平常一起上课聊天的,你怎么就一声不吭地跟赵嘉言厮混在一起了呢?你考虑过夏林的感受吗?”

秦婧闭着眼睛流眼泪,只是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夏林也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把贾菲拉回来,“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秦婧一愣,抖着唇,半天才答:“一年前。”

“什么!”贾菲蹭地蹦起来,夏林却没了力气往下滑,脸色苍白,一年,呵呵,她现在真想找个地方狠狠嘲讽自己三天三夜!

“木木,你怎么了?”贾菲抱着她,已经来不及责骂秦小三了。

“菲菲,你刚刚说赵嘉言明天就出国了?”

“嗯。”

“我想见他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