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棺材匠

棺材匠

棺材匠

来源:奇热 作者:小鬼上酒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4-07 14:42:23

主人公是陈小毛小说叫做《棺材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我叫陈小毛,今年20岁,父母早逝,从小我便跟着爷爷长大,棺材匠一行,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禁忌。一般来言,新打造的棺材,需要点燃三炷香,称之为敬棺。否则棺材会出现裂痕,发生不祥之事。人死入棺后,禁忌黑猫老鼠触碰棺材和尸体,以免发生不祥诡变,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村口外的小树林的阴凉地里,修炼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这份道家的至高咒术,实在是太难了。

起初便是那九字的起手式,便是十分的烦琐和复杂,连续数天,我才慢慢掌握,显得渐渐熟练起来。

小树林里。

我站在一处空余的地方,口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手上的起手式也是烦琐迅速的捏印出来。

可是,让我失望的事。

无论我如何口念咒语,施展出来九字起手式,依然没有爆发出来什么道法的威力,甚至连地上的一个掉落的树叶子,都没法吹起来。

“哎,看来是我没有道行的缘由!”我有些垂头丧气道。

不能怪我了。

这施展九字真言,发挥出来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威力,是需要自身拥有一定的道行和功力的。

打个比方,电视里的武林高手,只要内功深厚,练什么功夫都是天下无敌。

换句话说,武林高手若是没有内功在身,作为支撑,那么能够施展出来什么威力?

现在,怎样修炼出来道行,才是我最为关键的想法,我真的需要先修炼出来道行和功力,才能够顺理成章的练成九字真言。

“算了,今天要去和小胖去后山掏鸟蛋的,先去他家。”我低声道。

想到,还要去小胖家,和他一起去后山掏鸟蛋的事。我便一阵的无奈和叹息。

道法没有了练成,还要时刻惊心胆颤,防备着那个红衣女鬼来袭,我陈小毛真是命苦啊。

“哗啦——”

当我走出小树林,进入村口的时候,小树林的一棵树上,突然多了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红色身影。

这道身影是个女子,穿着一双古代的布鞋,长的事貌美如花,但却是给人一种高傲冰冷的,远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若是我现在还在小树林里,那么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女子,这个女人便是那个要索命我的红衣女鬼!

我不知道的是,这个女鬼竟然追寻而来!

此刻,她隐身了,即便我现在还在小树林里,也是丝毫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好个小子,竟然这么难找!”红衣女鬼,站在树上,目光凌厉的看向村口的我。

红衣女鬼,貌美的脸蛋上,露出一丝笑意,低笑道:“想要逃出鬼***手里,还嫩了一些那!”

在红衣女鬼看来,我一个凡夫俗子,岂是他鬼***对手,绝对事逃不出她的手心里。

“簌簌——”

红衣女鬼,身影掠过树林,向村口方向极速的飞驰而去,场中的树林都是树叶震动,发出簌簌的声响,好像是来了一阵阴风,邪乎的很。

还好的是,此刻小树林里没有人,否则必定会被女鬼吸尽阳气,而亡!

“咚!”

红衣女鬼身影犹如在天上跳着优美的舞姿,来到了村口这边。

她是隐着身的,故此没有人能够看到。

“先进去,找到这个小子,然后将他吸尽阳气。”红衣女鬼声音很是优美和悦耳,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的狠毒,竟然要吸尽我的阳气。

之前,见了我的时候,还对苦海和尚说,是来报答我的,此刻竟然立刻便是变了脸,真是鬼话不能信。

实际上,我并不知道的是。

红衣女鬼,便是我在张家湾上山寻找老太爷尸体,搬弄了那个剩下骨头架子道士,从而破坏了阵法,后来从地底冲破封印,逃出来的那团黑色雾气。

“嘭——”

就在红衣女鬼,即将要踏着步伐走进村里的时候,村口的土地庙的破门突然自动的刮开了。

就像是一道强劲的力量,突然出手打开了。

土地庙,那张破桌子上的土地爷雕像,正对着门外,从外面刚好可以看到。

“哗啦!”

然后,整个土地爷的雕像,突然光芒大盛起来,发出无比柔和神圣的光芒,好似多了一丝仙气,雕像显灵了一般。

这是土地爷显灵了。

不过那充满了嫌弃的光芒,我们凡夫俗子却是用肉眼丝毫看不到的,除非是开了天眼才能够看到。

“土地!”

红衣女鬼,察觉到这突然的变化一幕,也是心中一惊,脸色错愕,身影优美的倒退,犹如一阵风般的倒退到村口十几米外。

“土地,你也要阻挡鬼奶奶!”红衣女鬼,站在十几米开外,几乎是全身警惕的盯着前方的土地庙里的土地雕像。

她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进入村里,还没有进去便被村口的土地爷给挡住了。

作为鬼王,红衣女鬼也是丝毫不惧怕土地爷。

土地爷虽然是神仙,但却不过是最低级别的地仙而已,真要拼斗起来,他们这些鬼王的道行实力,可是丝毫不逊色!

土地庙里并没有传出声音,但那雕像依然是透漏着仙气的光芒,很是神圣。

“哼!”红衣女鬼,重重的冷哼一声道:“故作悬疑,真以为鬼奶奶怕了你不成!”

“挡我者死!”

红衣女鬼的脾气十分的火爆,直接就是出手了,她伸出手便是出现一个用黑色鬼气弥漫凝聚而成的狰狞鬼爪,直接是狠狠的拍向土地庙的方向。

鬼爪拍落下来,颇有要一爪子便要将土地庙彻底溟灭的节奏。

“欺人太甚!”土地庙里,从雕像里面,传来一声怒喝的苍老声音。

这些景象,没有天眼和天耳,是听不到看不到的。

“嘭——”

土地庙前方,出现一个身影矮小的手持拐杖的老者,老者面色苍老凌厉,手里拐杖狠狠的劈了出去,顿时便将迎面而来,阴气森森的鬼爪劈成碎渣。

红衣女鬼见此,身影悬浮起来,周身阴气森森弥漫,阴风速速响起,冷声道:“哼,终于是舍得显化出来真身了,胆敢阻挡鬼奶奶吸人阳气,莫非你这土地爷找死不成!”

这个身影矮小,手持拐杖的老者,便是土地爷。

“少废话,你这女鬼在外面害人,或许是自有定数,但千不该到老夫所管辖的地方,害人!”这话可以听的出来,土地爷也是十分忌惮对方。

“决斗吧!”

“手底下见真章!”

紧接着,一道白色身影和一道红色的身影,便从村口打入天空里,然后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