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

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

来源:掌中云 作者:西红柿炖奶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4-07 15:57:06

主角是宁晴傅北承的作品《傲娇傅总,小心被我吃掉》,这是一部总裁风格的小说,作者是西红柿炖奶。内容简介:会议持续了两个半小时。会议结束,傅北承坐在总裁椅上,指尖轻抚着眉心。男人一身宝蓝色高级西装,肩宽背阔,侧影挺拔而利落。见邱濂仍不走,傅北承懒懒掀起眼皮,声音略疲惫:“有事?”邱濂划开手机,点进新闻页面,递给傅北承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震惊!傅氏集团傅总夫人神秘现身寺庙,剃度光头疑似要出家!”

一夜之间,A市媒体头条被傅总夫人疑似出家的新闻屠版。

邱濂看了眼新闻,将手机收了起来。

推门走进偌大的会议室,在傅北承身边坐下,打开笔记本,开始做会议纪要。

会议持续了两个半小时。

会议结束,傅北承坐在总裁椅上,指尖轻抚着眉心。

男人一身宝蓝色高级西装,肩宽背阔,侧影挺拔而利落。

见邱濂仍不走,傅北承懒懒掀起眼皮,声音略疲惫:“有事?”

邱濂划开手机,点进新闻页面,递给傅北承。

傅北承接过,看了一眼,眉头微皱,“我不看八卦新闻。”

邱濂好意提醒:“傅总,新闻主角,是您夫人。”

傅北承一愣。

这才记起来,他已婚,家中有个妻子,叫什么来着?

看了眼新闻,哦,对,宁晴。

关掉手机,傅北承淡道:“她要出家?”

邱濂低着头,“不知道。”

傅北承沉吟半晌,像想起什么,问道:“邱濂,我结婚几年了?”

“五年。”

五年婚姻。

傅北承面无波澜的微微颔首:“找她问清楚,如果她想离婚,遵循她的意愿,拟好离婚协议。”

想想又道:“物质方面,尽量满足她的要求,不要亏待人家。”

邱濂点头,对傅总夫人心起一丝怜悯。

不亏待。

如果结婚五年,未曾回过一次家,更不曾见过一次面,这也不算亏待的话。

宁晴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早上保姆拿进来的报纸,上面大版面刊登着她疑似出家的新闻。

看了会儿,觉得没意思,随手将报纸丢到一边,拿起一颗苹果啃了起来。

打开电视,电视里也在播报她要出家的消息。

她的光头**照就这样被大喇喇的放在电视屏幕上,供人观赏。

宁晴不满的撇撇嘴,什么破媒体,也不给她拍好看点儿,美个颜总可以的吧?

苹果才啃了一半,门铃响起。

宁晴起身去开门。

“刘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门要记得带钥匙,不然下次我不在家怎么办……呀。”

打开门,门外的人并不是买菜回来的刘妈。

是傅司慧,傅北承的堂妹。

傅司慧看起来很生气。

“宁晴!”

宁晴被傅司慧尖锐的声音刺的耳朵疼,笑的略勉强:“那个,我听的到,你小声点儿。”

“我告诉你宁晴,韵韵姐马上就要回国了,你别想在这当口打什么鬼主意,破坏北承哥和韵韵姐团聚!”

宁晴被傅司慧指着鼻子骂了一通,回过神后,问了一句:“韵韵姐,是谁啊?”

傅司慧冷笑,“你别给我装傻!韵韵姐是北承哥的心头白月光,就是因为韵韵姐,这么多年北承哥才看也没看你一眼!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搞出要出家的新闻,就是想要北承哥多看你一眼吧?我告诉你,不可能!”

说到最后,傅司慧有些得意起来。

宁晴:“喔。”

傅北承的心头白月光……似乎不关她什么事。

看宁晴反应如此平静,傅司慧眼神有些奇怪起来。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我需要说什么吗?”

傅司慧:……

半晌后,傅司慧指着宁晴,丢下几句狠话。

“总之,不准你破坏北承哥和韵韵姐重聚!韵韵姐回来,就没你什么事了,你就等着从傅家滚出去吧!一个收破烂的,也好意思在傅家赖十年之久!”

宁晴没说话,看着傅司慧训斥完她心满意足离开的背影,想,原来,她来傅家,已经十年了啊。

宁晴出了神,恍惚中,感觉到有人在叫她。

“夫人?傅总夫人?”

宁晴回过神来。

说话的是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她。

“哦,你好,请问你是?”

邱濂答:“我是傅总身边的助理,是傅总让我来找您的。”

傅总,傅北承。

宁晴记起来了,他有个助理,叫邱濂。

好像还是三年前吧,那时候傅北承刚回国,邱濂来找过她一次。

他身边的人来找她,稀奇事。

宁晴摆出礼貌的微笑,“邱先生,有事吗?”

邱濂的目光先是落在宁晴光不溜秋的脑袋上,然后注意到宁晴清秀的小脸有些苍白。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宁晴,宁晴还跟三年前一样,只是似乎瘦削了许多。

其实傅总这位小夫人,长相挺精致的,即便是剃了光头,眉眼也依旧清丽动人。

可惜,从未被傅总多看一眼。

邱濂心生怜悯,正准备说话。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邱濂抱歉的示意宁晴稍等,然后接通电话。

“是邱濂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声音,邱濂听了脸色一僵。

“是。”

“邱濂,我是祁韵。”

邱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宁晴,见她没什么表情,正安安静静的等他打完电话。

邱濂有些结巴的回:“祁……祁小姐……”

宁晴眸光忽而闪了闪。

“邱濂,我下个月就要回国了,我想去找北承,可是他不接我电话……我知道,他一定还在为五年前的事情生气,这次我回来,是想跟他道歉的,我想好好和他在一起。你可以帮帮我吗?”

邱濂再次看向宁晴。

宁晴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见邱濂看向自己,也勾起嘴角。

那清瘦的小脸看起来,还有几分纯真无邪。

电话里不知还说了什么,只是邱濂挂掉电话以后,面对宁晴,脸色微微不自然。

“邱濂?”宁晴出声提醒。

邱濂哦了一声,原本要出口的那句“傅总让我问问您最近怎么样”变成了“傅总夫人,您……要离婚吗?”

宁晴愣了愣。

刚才傅司慧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他的心头白月光要回来了。

所以他派人来问她要不要离婚。

宁晴沉默着没有回答,直到邱濂顶不住尴尬开口:“我只是……”

“可以啊。”宁晴扬起一个微笑,语调轻松的打断了邱濂。

邱濂愕然。

宁晴又说:“我想通了,离异总比守活寡好。”

邱濂:……

“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于歉疚,邱濂表意诚恳:“傅总说了,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尽量满足?”宁晴挑挑眉。

“尽量满足。”

“那……让他陪我一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