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仙道我为尊

仙道我为尊

仙道我为尊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海月明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8 13:45:22

《仙道我为尊》小说的主角是秦川若曦故事简介:他的身世也渐渐的浮出水面,竟然牵扯一场修真界的万古轶事……如此,人类修士、夭修、夭兽、天魔,上仙等等人物纷纷出现,为情为爱,为重宝、为成仙、为制霸天下、为撕裂仙界、为领悟生命真谛、为堪破漫漫天道。一幕幕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逐一上演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终于不用再饿着肚皮了。”

秦川骑着白熊,肩膀上扛着一根长长的木棍,上面串着五六条二三斤重的鲤鱼。

白熊冰窟里打出不少的鱼来,秦川四处找了些枯败的树枝,用火石点燃,烤了几条,美美的吃了一顿。

剩余的则一根看起来还算笔直的枯木串起,留着饿了再吃。

秦川年纪虽小,但是因常年行乞,身上自然要时常带着火石和食盐,有时候弄到生物,便要生火烤熟再吃。

当然这些都是雪娘手把手教他的,与同龄人相比,他已经是个小大人了。

果腹之后,秦川便骑着白熊,穿过冰原,来到了奇峰雪山脚下。

奇峰雪山绵延数千里,终年积雪。只有在春夏季节,山脚下才会有些冰雪融化,以供百姓们种植作物。

到了冬季,这些百姓便结伴山上狩猎,日子倒也过得十分的滋润。

秦川来到山脚下,赫然看到一座小小的村落现在视线里,影影绰绰的还有人在活动。

稍微想了一下,便翻身从白熊背上跳下来,拍拍它道:“大白,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去村子里面打听一下,咱们再进山。”

一路上无聊,秦川便经常和白熊说话,顺便给它其了大白的名字。

秦川带着大白,找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地方,将之藏好,这才向那座小村子走去。

说是村子,其实不过二十几户的人家,房屋也是搭建的稀稀落落的,这样大雪的天气,只有几个人在屋外忙乎,也多是弄些木头,取暖之用。

秦川身材瘦小,衣衫单薄,慢慢的从雪地里走进了村子,顿时便引起了村中人的注意。

两三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丢下手中的伙计,跑了过去。

这些汉子,都身穿着兽皮衣衫,脚上的鞋子也是用?S兽的毛皮所制,看起来十分的笨重,实际上却格外的轻盈,也非常的暖和。

“喂,小家伙儿,从哪里来?”其中一个汉子大声的道,中气十足,一看便知道是个练家子。

“望月镇……”秦川不假思索的道。

“嗯。你一个人?”那说话的汉子,有些好奇,他有些不敢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在这冰天雪地里,竟然一个人独行,真是不可思议。

说话间,他的目光在秦川的身上来回的打量,待见到他腰间别着的短刀,和挂着的葫芦,最后落在他纠着布条的手臂上,心中一动,暗想:“这小孩儿只一个人,而且身上有伤,还带着武器,难道是被人追杀,才逃到此处的吗?”

想到这里,那汉子扭头看了看其他的几人,大家都是神色疑惑,似乎和他心中所想的一样。

秦川察言观色,见这几人脸上充满了疑惑,甚至神色间还带着一丝担心,于是并不回答那汉子的话,而是自怀中取出一块碎银子来道:“不用担心,我只是到这里讨两件棉衣,顺便买些盐巴。”

几个大汉都是一愣,啧啧称奇,这哪里是个小孩儿啊。说得尽是大人的话。

犹豫片刻,那大汉道:“那就好,我回去取些衣物和盐巴来,你便赶紧离开吧。”

他们都是极为普通的村民,心思简单。眼看这小孩儿处处透着怪异,生怕惹到什么麻烦,还是赶紧早早的打发走算了。

秦川把银子送到那汉子的手中道:“谢谢这位大叔了,还有你们村子里有郎中吗。我手腕断了,想找人给接上。”

“郎中?”那汉子怔了怔,然后向身后的一个刚三十出头的汉子道:“老王,你给这孩子看看,我回去拿东西。”

那老王点点头,有些彷徨的看了看秦川,才走到他跟前,将手臂拿去,把用来固定的枯枝和布条取下,仔细的端详了半天,说道:“还好固定的及时,没什么大碍。“ 说完转身向一处比较低矮的木屋跑出,半晌才出来,手里却是取了两块木板,和一捆细麻绳,还有一只朱红的葫芦。

重新把秦川纠正了腕骨的位置,自葫芦中倒出些药酒,轻轻的拍打在其上,然后又仔细的用木板固定好,使麻绳捆牢。

忙完这些,将那朱红的葫芦递给秦川道:“这葫芦药酒是俺自己泡的,能消肿化淤,舒筋活血。你收好了。”

秦川默默的看着大汉做完这一切,直到对方将葫芦递给他,才轻轻的松了口气。眼前的这些陌生人,看似粗犷凶恶,但是却极其的善良。与梅姑娘那般虽然美丽,却手段毒辣。两厢比较,使他心灵深处,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来。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与秦川搭话的那个汉子已经拿着衣物和盐巴回来了,令秦川意外的是,对方还拿了一大块的腌肉和几个馒头,用布包裹着。

秦川鼻子微酸,将棉衣穿了,把包着腌肉和馒头的包裹,背在背上,望了望眼前的几人,忽然跪倒在地上,说道:“我叫秦川,我娘亲说,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以后我要是出人头地了,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的。”

说完,一连磕了三个头,起身向村外而去。

几名大汉被秦川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尤其是那回去取衣物的汉子,掂着手中的那块银子,砸吧着嘴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那村子里的人,一到冬季,穿的都是用?S兽皮毛缝制的衣衫,卖给秦川的那件自然也不例外,穿着身上,即舒服,又暖和。

此刻的秦川,远远的看起,就和一个小小的猎人没有什么名别,尤其是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在雪地里分外的大人。

躲在暗处的大白,见秦川返回,便嗷的一声鸣叫,飞扑出来,围着秦川的身边转了好几圈,才肯罢休。

稍做休息,一人一熊,便开始向奇峰雪山而去。

刚才在那座小村子,秦川本来想打听一下雪山的情况。可是那个大汉显然对于他这个不速之客有些担忧,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反正都是要进山的。只要向前便是了。

大白本来就是山林中的霸者,驮着秦川,在山地里穿梭,如履平地,使秦川顿时打消了雪山里难行的担心。

奇峰雪山里到处都是苍松和怪石,人一旦入进其中,便显得极其的渺小,仰望天空,似乎天地间便只此一山似的。

走了四五个时辰,已经入进了雪山的深处,天色也开始渐渐的暗了下来,一人一熊便寻了一处松树林,也不敢深入,就在边缘地方停下来休息。

大白不畏严寒风雪,在雪地拱出个雪窝来,便蜷着身子趴下,秦川则躲进他的肚皮下面,将手脚缩起,便打算这般挺过一宿,待明天天亮在继续赶路。

昏昏沉沉的刚要睡去,忽然天空中出来一阵隆隆的声响。

秦川顿时一个激灵,跳起身来,仰头向天空望去。顿时惊得膛目结舌。

只见漆黑如墨的天空中,一道青色流光忽然飞至。这道光芒长有百丈,将整个天空都照得绿森森的。

它不断在雪山的上空盘旋,如同一条蛟龙一般,那隆隆之声,正是它所发出。

“青光?”秦川心中一跳,这青光与白天时候的那道青色气体极其的相似,只不过此刻如蛇如龙似的横在空中飞舞罢了。

“难道是修士所发出来的?”秦川暗暗的想,这时他身边的大白也已经被惊醒,仰着脖子,看着天空,口中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来。

这时,那到青光开始缓缓的向下降落,似乎想要降得更低。

“如果是那些修士的话,就一定是来找我的。”秦川低声自语道:“如果它在低些,就可以轻易的发现我的踪迹了。大白,我们得赶紧离开。”

“呜呜……”大白会意,将秦川甩到背上,向松林的深处望了望,便冲了进去。

嗖。就在大白离开的一瞬间,一道犀利的剑芒忽然破空落下,直接刺在他们刚刚呆过的地上。

接着,一个青衣的少年便落了下来,一招手,那剑芒便飞回到手中,仰头望天大声道:“大师兄,他们逃进了松林里。”

“无妨。”天际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然后便只见那道蛟龙似的青光,一下子俯冲下来,贴着松林的上方,翻滚着光华而去。

那青衣少年则嘿笑一声,持着手中的剑芒,一闪身飞进了松林里。

与此同时,天空中数十道流光一起飞来,目标也是这边松林,只不过先后有些差距罢了。

“大白,快爬。他们追来了。”

秦川忽然感觉到一阵阵强大无比的压迫感,从天空中落下。整个松林,忽然变得绿莹莹起来,知道这一定是那青光照射的结果。

到底是那方的人在追踪,他一无所知,但是他却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在他们的手中,否则定然是要吸他的血的,或者便是逼问他李全真的东西所在。

大白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口中连连的发出咆哮,四足发劲,风驰电掣一般的向前奔驰。

“哈哈。小子,不错啊。居然骑着一头大雪熊。”

那个清朗的声音在秦川的头顶响起,竟然已经发现了秦川的踪迹。

轰。

忽然前方青光乍闪,大白狂奔的身形,竟然被一道无形的气墙印生生的挡住,撞在其上,直接被弹了回去。

“嗷。”秦川和大白摔得飞出老远,重重的撞在松树上,大白顿时发出一声狂吼,一个翻滚起身,人立而起,居然张口冲着前方便喷射出一道海碗口粗细白光来。

抖落掉满脸的积雪,秦川这才看清楚,只见前方不远,一名气宇轩昂的青年站在那里,左手托着一面铜镜,右手背在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而大白喷出的那道白光,竟然已经被那铜镜悄无声息的收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