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的乡村发迹史

我的乡村发迹史

我的乡村发迹史

来源:微小宝 作者:江河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8 15:53:03

《我的乡村发迹史》小说的作者是江河海讲述了赵仁贤柳玉梅之间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傍晚的星光下,张玉初将头部靠在了我的肩上,她的眼睛却亮亮晶晶的,里面好像饱含着憧憬与希望!天边有流星划过,张玉初推了推我的肩膀,说道:“我们一起许个愿吧!”我说了声好,然后大声喊道:“这辈子我要成为我们村,不!我们镇上最富有的人,我要风风光光的娶玉初!”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在前面慢慢骑着,偶尔回头看看,远远的只见张玉初正和自行车奋力拼搏着。

看一个美女这么卖力,我心中好笑,在无人的地带,我将摩托车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张玉初才赶到,她脸上红扑扑的,显然骑得很快。

而她在追上我之后,立刻把自行车往路边的杨树上一靠,娇喘着说道:“你带我试试,坐摩托是什么味道。”

说着她拍了拍摩托车的后座位。

“上来吧!”

我一边说,一边先上了摩托车,‘欧耶’,张玉初欢快的叫了一声,我只觉的后座一沉,一股处子的清香潜来,我知道张玉初已经上来了,急忙发动了摩托车。

那时的路况很差,坑坑洼洼、起伏不平的,但却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福利!

疾驰的摩托给张玉初带来了新鲜的感觉,她兴奋的‘欧’、‘啊’的叫着。

从后视镜中我可以看到,每当在路况好时,疾风扬起她的长发,她便高兴的‘欧欧’着;而当走坑洼地带时,她便‘啊、啊’的搂紧了我的腰,也而紧紧地贴着我。

从背后传来绵软的弹压,在摩托车一快一慢的换速时更加明显,所以每一次颠簸,在我心里就炸出一个弹坑!

我的心欢呼雀跃着,为了寻求那两道电流,我故意一快一慢的开着,这一刻,我感觉我的摩托车成了玛莎拉蒂、法拉利。而我则在开着跑车载美女兜风!

张玉初很快觉察除了我的意图,她照着我的肩膀轻轻的捶了下,吐气如兰:“我们回去吧!我自行车还在后面呢?”,随后她就将身体紧紧地贴住了我!

转回后,又回到了老样子,我在前面慢慢骑着,张玉初在后面快速跟着,开车摩托车不好说话,我其实也沉浸在刚才的奇妙感觉中,有些神魂飘荡,到了盘山路口,我才记起还忘了一件事!

我急忙将摩托车停了,等玉初来到我身边时,我将两个盛衣服的袋子拿了下来。

当初我明明记得要回家后在分别送给两个人的,但是买完摩托车后,一激动,就把这茬给忘了!

“你看看我给你买的裙子,你要哪一件?”

“还有一件是给谁买的?”

张玉初很机灵,也很警觉,立刻反问我,脸上好像起了一层薄霜!

“玉梅婶子帮忙那么多天,我给钱,她不要,这不干脆也给她也买条裙子!”

说完这些,我突然间感到有些心虚,也有一瞬间的迷茫——我这仅仅只是报答吗?!

“哼!你小心点!要是被我发现······!”

张玉初说道这里脸色一红,那个年代古板,她意识到这不是大姑娘说的话,但她随即给了我一个大眼白!

我心里一喜,这说明玉初开始在意我了,但紧接着心里徒然一惊,心中告诫自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是该离柳玉梅远点了!

但我仍然强自辩道:“这没影的事,你想哪儿去了!”

“哼!你自己明白就好!”

玉初一边说着,一边翻腾着、拿着两件连衣裙比较着。

我讪讪的不在接话,而张玉初却比量着两件裙子,比划过来,比划过去,突然向我问道:“你说我穿那件好看!”

我一愣,我哪知道这两件哪个好看,我买这两件全靠店主的推荐,因此我模棱两可的说道:“我觉得你穿哪件都好看!”

“油嘴滑舌的!”

张玉初娇嗔的白了我一眼,脸上却溢出了笑容,然后她左挑挑,右捡捡,直到天色快黑了,她才拿起那件白的带腊梅花的裙子,说道:“我觉得这件好看,你以为呢?”

看她高兴地样子,我突然间灵机一动,说道:“你穿给我看看怎么样?”

“你,你想的美!”

张玉初雪白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嫣红,随即她小声说道:“我上哪儿换衣服去呀?”

女为悦己者容,果然不错!

她虽然声音小的好似蚊蚋,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像迎亲的鞭炮声,我往山坡一指,激动地的说道:“走!就在坡上边有个小山洞!”

我当时之所以激动,是因为在那个年代,男女间牵牵手,就意味着私定终身!而张玉初竟然愿意在我面前换衣服,这意味着什么,我就不用说了!

“转过脸去,你可别看啊!”,临进山洞前,张玉初嘱咐了句。

“你放心,我不看!”

我拍着胸脯保证着,心里却在想:“她以后会嫁给我,这早看也是看、晚看也是看,那就不如早看!”

听着张玉初悉悉索索的换衣声,我实在忍不住了,刚想回头,这时耳边却传来张玉初的惊喜声:“你看看!”

“呢吗,夏天衣服真是太少了,竟然换的这么快!”

我一边愤愤的想着,一边转过了头,一转头,我立刻惊呆了!

星光披洒之下,山风吹起,她就像一朵摇曳的白莲,超凡脱尘。简直就是一空谷佳人!

而此刻她欣喜中带着羞怯的模样,又让人想起一个词:明眸善睐!

我愣了,呆呆的望着她,眼睛根本不想动!

“呆子!”

直到张玉初羞怯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过神来,我讪讪的笑道:“我不呆,是你把我美呆了!”

“油嘴滑舌的!”

张玉初说着,在山岩上拍了拍······

傍晚的星光下,张玉初将头部靠在了我的肩上,她的眼睛却亮亮晶晶的,里面好像饱含着憧憬与希望!

天边有流星划过,张玉初推了推我的肩膀,说道:“我们一起许个愿吧!”

我说了声好,然后大声喊道:“这辈子我要成为我们村,不!我们镇上最富有的人,我要风风光光的娶玉初!”

喊完,我扭头一看,玉初正双掌合什,嘴里念念有词,一副小心虔诚的样子。

“你许的什么愿?”,我好奇的问了句。

“不对你说。”

玉初说着,脸却红了,但随即她“哎哟”了一声,说道:“天这么晚了,我妈一定急死了,都怨你!”

说着她使劲的跺了跺脚!

我知道这是在报怨我,惹得她忘了时间,因此,我不由得得意的笑了。

“你还笑,回家我怎么说呀!”

玉初一边下坡,一边发愁。

“你就说车链子坏了,又回镇上修好,才回来的!”

“嗯!这倒是个方法,那这裙子呢?”,玉初眼晴一亮,继续问道。

“你就说你自己买的!”

“嗯!好,你这人鬼点子挺多的,我要多留个心眼。”

我:“……”

回到家时,天己经很黑了,摩托车的轰鸣声,雪亮的灯光,立刻引起了村里人的骚动!

“这是什么东西?”

“这什么灯?真亮!”

听他们大惊小怪着,我心里甭提多得意了。

把摩托车放进院子后,我本来想把裙子给柳玉梅送去,谁知院外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我急忙把裙子藏进了屋里,刚藏好走出来,这时我大哥和铁柱他们也进来了!

“小叔,这是你刚买的!”

铁柱一边说着,一边跨了上去,神态既兴奋又好奇。

我点了点头,说道:“才买的,将近四千块!”

我刚说完,我大哥本来乐呵呵的脸,立刻耷拉下来了。

“这么小,还这么贵!有什么用?买了它,屋怎么盖了!”

“屋明年再盖,要盖就盖最好的!”

我不理会大哥的唠叨,豪气万丈的挥了挥手。

大哥“哎”了一声,便回去了,其后我其余几个哥哥嫂子,侄儿侄女也来品头论足了一番!

待他们散后,时间己经晚了,这时张玉初在我心里己扎根,我倒不敢去敲柳玉梅的门了。

“等明天再说吧!”

我心里想着,自己下了点面,凑合吃了一顿。

夜半时分,估计是面下的有点生了,我感觉要拉稀,急忙穿了衣服去厕所。

刚拉完,我肚子轻松了些,突然间我听到一阵‘嘤嘤’的哭泣声。

声音是从柳玉梅家传来的,声音好像是柳玉梅的!

“难道是刘福财要吃回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