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沈先生,我没那么喜欢你

沈先生,我没那么喜欢你

沈先生,我没那么喜欢你

来源:掌文 作者:雨久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8 17:47:43

安染沈世林是小说《沈先生,我没那么喜欢你》的主角,它的作者是雨久花,内容简介:景冉淡淡的扫了一眼,快速的走离沈妍,刚走几步,身后再次传来沈妍的声音:“这是我和世林的孩子,月底是我和他的婚礼,欢迎你来喝我们的喜酒。”景冉停顿半秒,随即,她加快了步伐。远处,沈妍望着景冉背影,拿出手机:“做得干净一点,我不想她再活再这个世上!”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初冬早晨,海市精神疾病住院部17号病房,景冉穿着单薄的病服站床边,额头上的伤疤明显。

景冉发愣时,开门声传来,随即响起了女人的娇柔声:“哥,嫂子在精神病院的疗养没什么用,听医生说没好转,昨儿闹着杀护士呢!嗯,好的哥,你别上来了,我送完了鸡汤,立马下来,一会儿见。”

她转过身,见挂掉电话的沈妍顺势反锁了病房的门。

而这个女人,便是她丈夫沈世林的妹妹沈妍,因不是亲妹妹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对沈世林别有用心。

望着她不安好心的表情,景冉心中微紧。

“你弄翻了家里的祠堂,要放火烧我,我哥也不和你离婚,看来哥有点在意你的。”

沈妍话语中带着的刺,听懂其意,景冉抬起手,比划着哑语的手势:“你每次出现,都会掀起血雨腥风,今天又想做什么?”

沈妍呵呵两声:“看不懂你晃悠什么。”

她冷笑着拉开拉链,从包里掏出来把水果刀。

“想着今儿你和我哥的结婚纪念日,你说我这个做妹妹的,送你们什么礼物比较好?”沈妍邪魅的笑着,拿着刀快速发了短信。

内容是什么,景冉无从知晓。

但景冉肯定不是什么好内容。

果然下一刻,出其不意的刀口比上了她自己的手腕儿:“下午去民政局,和我哥离婚!”

她居然拿刀自残?

可景冉很快反应过来,她在威胁!

景冉看了沈妍一眼,淡定摇头:“凭什么?我让了你三年了,三年来,我一直忍耐你,让着你,我已经受够你了!”

她严肃的脸色让沈妍感觉到了不爽,“嫂子,你居然拒绝了我!妹妹这红色的血,就拿来祭奠你和哥哥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好吗?”

提及结婚纪念日,景冉才想起,往年的每个结婚纪念日都是景冉主动*办,沈世林看在儿子份儿上给了她几分薄面,却未曾给过她一秒钟好脸色。

景冉转瞬失神,沈妍的刀已割上她手腕儿,鲜红的血流出,沈妍笑得变态又丧心病狂的问她:“嫂子,你看这血,好看不好看,真红啊,适合嫂子和我哥的结婚纪念日吗?”

景冉见沈妍的刀又要落上手腕儿,来不及想,上前抢夺水果刀途中,她手心被刺了一刀。

“咯吱。”门被重重踹开,站在门口的沈世林,穿着黑色大衣,里配白色西装革履,黑色围巾,还有皮手套,发型更是一丝不苟。

只是那张菱角分明的脸,冷厉得像来自地狱里的阎罗王。

他冷愣了半刻,一步上前,推开拿着水果刀的景冉,望着沈妍手腕不断流出来的鲜血,他快速取下围巾用力裹上沈妍的手腕儿。

沈妍顺势痛苦倒进他怀里:“哥别怪嫂子,她精神有问题,嫂子不是故意的。”

“……”沈世林抬起头,咬牙切齿的瞪着摇头的景冉:“装疯也装够了!滚回去收拾东西,下午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冷厉的说完,沈世林一把抱起沈妍,大步流星的走出病房。

“哥,你和嫂子离婚了,小年怎么办,他才三岁。”女人娇柔的声线中夹着隐忍的痛苦,却又随即传来男人漠然的声线:“她配不上咱们家!”

景冉顾不上流血的伤口,快速的奔出病房,她想率先争取到孩子的抚养权。

可天公不作美,一路堵车,折腾到下午才到家。

打开别墅一楼门,打扫卫生的佣人纷纷站站起来,“少奶奶回来了?小年少爷下午发高烧,被送去医院了。”

“发烧了?哪个医院?”景冉着急上火的比划着手势,佣人看不懂,她赶紧拿手机打了一句话,佣人说了市人医。

景冉一路跑出去,顶着大雨打车到了医院,人刚跑向抢救室门口,医生从里走出摘下口罩,淡淡的看了景冉“我们尽力了,进去见孩子最后一面吧。”

“怎么可能!你在骗我!”景冉比划着手势,医生摇头:“我看不懂,进去看孩子最后一面吧。”

景冉不可置信的冲进去,趴在急救床上摇晃着小年的身体,面目哭到整年……可她却说不出一句话,她好想亲口叫一声儿子……

前后半个小时不到,沈世林赶到市人医,进急救室确定了孩子真无气息……他双手捏成拳头,一把将景冉摁在了墙壁上:“佣人说你上午10点到的家,小年一点发的烧,为什么刚刚才送他来医院?”

“……”景冉一边哭,一边摇头,表示她没有。

沈世林死死的握着她的肩膀,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捏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景冉!”

随即愤怒的转身,对门口的人说:“带她去民政局。”

两名保镖走进来将她一路带出去,景冉的眼泪和目光却一直在病房的方向。

半个小时不到,景冉的助理前后赶到民政局,将离婚协议打好摆在了景冉面前,上面的条款很清晰,她净身出户,从此和沈家无半点关系。

望着条款上的每一个字,以及离婚此刻出现的助理,她知道,这三年来,她坐在沈家沈太太的位置,所谓母凭子贵。

如今,她对沈世林来说已无任何用处。咬咬牙关签下字,景冉起身,接过沈世林助理拖过来的行李箱:“少奶奶您的私人物品都在这儿了,您看看还缺什么,到时候发信息给我,我给您寄。”

景冉摇头,含泪走远,一路走到十字路口,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她面前,车窗摇下来,嘚瑟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张单子,扔在了景冉面前:“你看到这上面的字了吗?怀孕五周。”

景冉淡淡的扫了一眼,快速的走离沈妍,刚走几步,身后再次传来沈妍的声音:“这是我和世林的孩子,月底是我和他的婚礼,欢迎你来喝我们的喜酒。”

景冉停顿半秒,随即,她加快了步伐。

远处,沈妍望着景冉背影,拿出手机:“做得干净一点,我不想她再活再这个世上!”

几分钟后,景冉在过马路时,一辆车开过,横冲直来,景冉猛然闪躲,车头撞在耳根,反弹时,又撞在了脸上。

景冉趴在地上摸着满脸的血,想看看是撞她的人是谁,那个驾驶位上的身形,人虽戴着帽子墨镜,可也能认出来,他是沈世林助理……

所以,要杀她的人是沈世林?

景冉心底一个声音浮上来:“沈世林,我和你夫妻这么多年,就算你不爱我,也不至于如此待我,你为什么这么心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