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沈之乔拓跋御小说叫什么名字-沈之乔拓跋御小说

沈之乔拓跋御小说叫什么名字-沈之乔拓跋御小说

发布时间:2020-10-14编辑:小编

  《捡个相公是暴君》沈之乔拓跋御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沈之乔拓跋御by沐沉沉小说完整章节。蓦地,她抬头,清澈的双眸中燃着两团熊熊火焰,她大步绕在他的身前,咄咄逼人的盯着他,“齐暮景,六年前我嫁给你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此生只会有我一个妻子,现在我只问你,此话还当不当真?!”齐暮景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六年前我以为她已经死了……”

  捡个相公是暴君小说试读:

  “阿景,你来了。”沈之乔像平常一样,如一只翩飞的美丽蝴蝶迎向他,笑着拉着他的手往餐桌带,“看看,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你爱的莴苣竹笋和木耳冬瓜汤……”

  “知……我吃过了。”齐暮景反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按坐在桌前,看向南玥道,“不知端王妃也在,暮景失礼了。”

  南玥冷哼,“齐侯爷贵人事忙,我一个小小的端王妃岂敢让侯爷多礼!”

  齐暮景唇角沉了沉,没有接话,而是拿起桌上的箸子夹了一块竹笋放在了沈之乔的餐盘上,“今日送南临王出城之事,晚些还需进宫回禀皇上,晚膳不必等我。”

  沈之乔手抖了抖,垂眸,“好!”

  “吃吧!”齐暮景说着,又往她餐碗里添了些肉丁。

  看着餐碗里逐渐堆高的菜肴,沈之乔有片刻的恍惚。

  记得上一次他为她布菜,还是她第一次为他下厨的时候。

  现在想想,他俩已经好久没在一起用过膳了。

  闭了闭眼,稍稍稳了稳心神,沈之乔捻起一块冬瓜递到他嘴边,“阿景,你也吃点,我做了好久……”

  齐暮景面露难色,却还是张嘴咽下。

  沈之乔就笑,另一只在袭上的手却瞬间握了个紧,“阿景,你再尝尝我做的红烧鲢鱼……”

  “砰”

  南玥一掌拍在桌上,从凳上站了起来,怒得脸颊都红了瞪着沈之乔。

  她不明白,她到底要强装到什么时候?!

  明明事情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她以为,她就算不大闹一场,再起码她也不必卑微至此,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替他洗菜做饭。

  并且苦苦等了二三个时辰,竟换来他已经吃过的回答。

  她怎么可以还这么无动于衷?怎么可以……还笑得出来?!

  突如其来的巨响没能阻止沈之乔的动作,她甚至连眼角都没有折一下,还是笑着捻了一片鱼肉,细心的挑掉其中的小刺,喂到齐暮景嘴边。

  齐暮景深深的看着他,她喂给他的,他便吃下。

  南玥盯了他二人一眼,嗤笑。

  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

  她可不想再继续当傻子!

  于是一脚踢开脚边的凳子,气冲冲的往门口走去。

  “哐当”一声巨响从屋内传出。

  刚踏出院子的南玥听见,心头一惊,连忙折身。

  快步走到厢房门口,提腿准备踏进去,转念一想,又收了回来。

  他们毕竟是夫妻,若是她现在走进去,说不定还会坏事。于是,她翩身站在了门侧。

  地上是一片破碎的白瓷,以及他刚刚亲手为她布的菜,凌乱、散裂。

  沈之乔浑身发抖,一双大眼通红,她努力扯了扯嘴角,“阿景,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她现在就像一只濒临崩溃的小狮子,虽然她极力压制怒意,可是她一双漂亮的眸子却布满了警惕,好似随时会奔上来咬他的脖子。

  齐暮景抿紧唇瓣,从位上站起来,背对她,“知儿这么多年流落在外,吃了不少苦,现在她好不容易回来,我想把她安置在侯府,照顾她。”

  没有商量,只是通知!

  沈之乔咬唇,“照顾她可以,但是不必非要将她留在侯府。我们可以在东陵城给她购置房屋,甚至可以请几个丫鬟照顾她的起居……”

  “知儿在东陵无亲无故,她在外面住,我不放心。”齐暮景转身看着她,眼里全是坚决。

  沈之乔握着拳头,仰着头盯着他,“你若是不放心,我们可以雇一些护卫保护她!”

  “……”齐暮景俊颜冷了下来,“我曾答应过知儿,要照顾她一辈子……”

  “够了!”沈之乔抱着头堵着耳朵大吼,“知儿知儿知儿,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两个字!”

  蓦地,她抬头,清澈的双眸中燃着两团熊熊火焰,她大步绕在他的身前,咄咄逼人的盯着他,“齐暮景,六年前我嫁给你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此生只会有我一个妻子,现在我只问你,此话还当不当真?!”

  齐暮景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六年前我以为她已经死了……”

  他话里的意思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因为她死了,她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而现在她回来了,她就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还给她是不是?1

  那么,她这个侯府夫人的位置要不要也一并给她?!

  脑中还回荡着在凉亭时齐暮云跟她说的话。

  原来她阜城知县女儿的身份是属于那个叫沈书知的女人。

  原来他从小算命先生就说过,他必须远离父母方能活下去,所以他从小就住在阜城知县府里。

  原来他与沈书知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原来他十八岁返回侯府之后,便对薄家下了聘礼,与她订了婚约,并许诺在她十八岁即满便迎娶她。

  后来,沈书知十八岁刚满,他便马不停蹄的去接她。

  去了之后,又因为临时有事提前回了侯府。

  在他走之前,曾留下数十名精兵护她进城。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沈书知在赶往东陵城的路上遇到了一批杀手,据说当时先皇还在,前侯爷所属***下,其他势力想削弱太子的势力,便想杀了齐家二少爷未进门的妻子,给齐家一个教训。

  她明白齐暮云对她说这番话的意思,不就是提前给她打预防针,提个醒而已。

  或许,从一程度上来说,这个侯爷夫人的位置,他心里更想的是沈书知来坐吧。

  只是当时她心里虽震惊,却还是不尽信。

  心里始终还抱着一丝希望。

  她可以当做在侯府门口,他对她的忽略以及对沈书知超乎寻常的关心都是为了惩罚她的离家出走,她尽量去相信,她的阿景不会骗她,一切只是大家合起火来开的一个玩笑,一场恶作剧而已。

  可是,当他亲口告诉她,他想将沈书知留在府内照顾的时候,她心里最后一点点的相信崩塌了。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全文阅读



关注方法如下:

搜索,点击关注

复制名字关注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