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喜

  “长乐公主薨后四年,准驸马爷为她守了四年,呕心沥血的辅佐太子,今日终于要纳妾了。”

  “一个血气方刚,正值壮年的男人,守身四年,不近女色,真不容易啊!”

  猪圈里的一头野猪,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都赤红了。

  它,或者说她,就是下人口中死了四年的长乐公主!

  当年被封驸马的叶从容,将她头顶削开一块,连皮带发揭下来,灌入水银……活生生将她的皮剥下来,她叫声惨绝人寰之时,他亲手割了她的舌-头,喂了狗。又将一张热乎乎的野猪皮贴在她身上。

  叶从容斩断她膝盖以下的双腿、双手……她只能跪趴在地,形状真如野猪。

  “这野猪养了三年多了,今日大喜,也该拉出来宰了。”一身大红嫁衣的侯思晴来到猪圈外的青石道上。

  仆人慌忙行礼,拘谨客气:“郡主今日大喜,别叫这里污秽,玷污您的眼。”

  “这野猪乃叶相亲自猎获,今日叫她也沾沾喜气。”侯思晴拿出几枚喜钱,狠狠砸在长乐公主的脸上。

  “唔唔……”野猪行动不便,用头撞着栏杆,双目中迸发滔天恨意。

  “嘶……这猪的眼神,怎么看起来像人……”

  一道沉冷的男声传来,“你们退下。”

  仆妇慌忙行礼,“见过驸马爷,恭喜驸马爷。”

  下人退走,侯思晴立即缠在叶从容的身上。

  “从容,今日我就要嫁给你了……”

  圈里的野猪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在嘲弄她“嫁娶”与“纳妾”的不同。

  即便她长乐公主死了,侯思晴也休想成为他的嫡妻。

  侯思晴内心敏-感,抓起一旁的鞭子,“啪——”狠狠抽在长乐公主的身上,“你如今不过是头猪!马上你那痴呆父皇,和哑巴弟弟也会来陪你!”

  长乐公主心头一惊,她用头狠狠撞着门栏。

  “咣咣”的响声,反而叫这对男盗女娼的人更加兴奋。

  叶从容掀开侯思晴的裙摆,站在她身后,叫她趴伏在猪圈的石栏杆上……亲密而疯狂。

  “长乐公主高洁,即便我被封驸马,大婚之前,也不许我碰你一下……嗯……如今怎样?”叶从容当着她的面,与侯思晴做着最下流的动作,语气却温柔得可怕,“猪头猪身,在公主府三年,昔日仆婢来来往往,就在圣上与太子的眼皮子底下,却没有一人认得你就是公主,滋味如何?”

  长乐公主怒火滔天,喀嚓一声,她竟撞断了门栏。

  她愣了一下,立即一头撞向疯狂运动的两人。

  叶从容反应快,一脚踢在她头上。

  她头脑嗡的一声,四肢着地的身体轰然倒下。

  叶从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怎么?着急了?”

  侯思晴笑道:“昔日你故作高洁,不许从容碰你,今日你就是跪着求从容,他也下不去嘴呀!不如我给你找只公猪?也叫你被宰上桌之前,快活快活?”

  梁长乐强忍着恶心,翻身朝前扑,她抱住侯思晴的腿,一口咬下去。

  “何需找呢?如今不就有个现成的?”叶从容轻笑,“梁帝痴傻了,正好用他的女儿,试试他是不是真傻。”

  梁长乐闻言一惊,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的疼……

  她爹当年究竟救了怎样一个白眼狼?

  梁长乐被绑着塞进轿子,抬进皇宫。

  叶从容将她送进她父皇的寝殿,屏退宫人。

  她曾经英明睿智的父皇,如今却坐在尿湿的褥子上玩儿泥巴……

  梁长乐止不住泪流,口中“唔唔”却说不出话。

  “父皇,您瞧,谁来看您了?”叶从容将她牵到父皇面前。

  梁帝迟疑抬头,看着梁长乐,痴痴的笑:“猪,猪,野猪……”

  “这是长乐公主薨的那年,臣猎获的野猪。臣猎获她的时候,还在她身上发现了这个。”

  叶从容从怀里拿出一只玉佩,玉佩一面是雕琢的凤凰,另一面是父皇亲自刻上的“长乐”。

  “您猜她是谁?”叶从容笑着把玉佩挂在野猪的脖子上。

  梁长乐不想哭,她害怕父皇认出她来。

  眼泪却不听话的越流越多。

  父皇痴傻的眼眸忍不住微微一凝……

  叶从容立即发现,他一把钳住梁帝的脖子。

  梁帝也在这时,猛地从袖中拔出一把匕首,捅向叶从容心窝!

  “你果然是装疯卖傻!”叶从容一掌劈在梁帝肩头。

  “你这畜生!”梁帝肩头喀嚓一声,骨头折断,握刀的手无力垂下。

  叶从容冷笑:“还以为你是昔日的梁帝呢?你筋脉断裂,武功尽废,早就是废人一个了!”

  梁帝怒骂:“当年朕看你孤苦可怜,收留你,与皇子同住……你竟……”

  叶从容冷冷打断,“交出传国玉玺和兵符,否则……我有的是办法,叫你同这头猪在这寝殿里苟合!”

  野猪口中发出“唔唔”悲鸣。

  梁帝脸色铁青,他咬牙切齿……却说了句:“对不起,长乐。”

  他猛地扑在那匕首上,刀刃穿破他的喉管……热乎乎的血蹿出,溅了梁长乐满脸。

  这是她父亲的血?

  梁长乐以为剥皮之痛,已经是世上最痛……没想到,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自己面前,会更痛……

  “晦气……”叶从容拔出匕首,在帕子上抹了抹。

  他嘲弄的看着梁长乐,“你也不会说的,对吗?而且没手没脚,没舌-头,你就是想说,也没法儿说了,对吗?”

  梁长乐手脚并用,艰难爬向父亲。

  叶从容却轻哼一声,“没关系,不是还有太子吗?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

  梁长乐猛地回头,不要!她心里大喊,不要,少博才将满十岁,他还是个孩子呀!不要加害他!

  “放火,把这里烧得干干净净,不要让人看出任何痕迹,”叶从容走出大殿,吩咐太监,“就说宫人没留意,痴傻的梁帝不小心玩儿火,烧死了……”

  大火舔上梁长乐的身子,即便覆了一层野猪皮,却也痛的那么彻骨……她似乎听到自己皮肉骨骼燃烧的噼啪声……

  “叶从容……你恩将仇报,不得好死……”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大喜 第2章 获救 第3章 冤家路窄 第4章 处境艰难 第5章 仇人就在身后

设置X

保存 取消